首页 悬疑侦探 幽情奇缘 我的鬼神郎君

二十一、惟愿君生,惟愿君安(二)

我的鬼神郎君 平戈 3065 2019-02-11 08:01:00

    鬼神定定的看了会染灵开口道:“再坚持一会。”

  染灵乖巧的点了点头,心中知道这条路必是为自己所求,所以得心怀虔诚,再者鬼神如此受累为自己都未曾发过一语,自己更是应该心怀感恩,不应有任何的杂乱的情绪。

  鬼神有些怜惜的伸手理了理染灵额间的碎发,对着染灵轻轻笑了笑,便伸手拉起了染灵的手,带着染灵缓缓的继续踏上了台阶。

  染灵有些惶恐的任由鬼神牵着自己,脑中却是空白一片,鬼神冰冷的指尖轻轻捻着自己的手指,不觉得越了界限和规矩,倒给染灵一种备受怜惜的感觉,仿若自己是鬼神愿意怜爱之人。

  染灵就着鬼神的手步伐也轻快了许多,跟着鬼神有意放慢的步子缓缓的走着,偶尔眼神转过抬头看向鬼神的侧颜,虽是同往常一样面无表情,但染灵却觉得鬼神不似从前冰冷,眉目之间的寒冰也融化了不少。

  距离服下药已经过去二十日,台阶终还是没有尽头,染灵的气息已然不稳,每一步都异常艰难了起来,一股极度疲惫之感席卷全身。鬼神的灵力一直从指尖传来,但还是抵挡不住药力的流失,终于染灵跪倒在了不知已是第几个台阶之上。

  鬼神伸手抚上染灵的后背,源源不断的灵力注入染灵体内,染灵感觉到鬼神的灵力只在自己体内循环一周便消失。这样下去,即便是再多的灵力也虚耗不起,染灵伸手拉住鬼神的手臂对着鬼神笑着摇了摇头,自己努力着从石阶上爬了起来。

  染灵努力运气稳固住魂魄,借着鬼神扶着自己的手臂之力,艰难的一步一步迈着步子。其实染灵心中已经深知自己经受不住,想要就此放弃,但见着这些日子鬼神为自己这般,实在是不愿让其失望,便由着这股心力一直坚持着。

  染灵在心中默数到第一百零八个台阶时,终于是见着眼前的场景有了变幻,前方的台阶不过数十个便已是到了尽头,心里有些欣喜的加快了脚步走上了台阶。

  终于登顶的染灵此时才算是见到了昆仑的风貌,此时不过是站在昆仑山脉其中的一个小山峰之上,而整个昆仑山脉绵延磅礴,让人望而生畏,仿佛一座尊神坐落在大地之上,延绵的山峰此起彼伏,山峰之上白雪皑皑,仿佛将人间美景尽收于此。

  而染灵所处的这座山峰之巅,有一座纯白的大殿,殿外有一颗约莫十人环抱那般粗的大树,树根伸进地底深处,绵延至五洲大地。

  染灵还在感慨昆仑的气势之时,突觉喉中气血翻涌,急忙撇开鬼神退到一边背对着鬼神用锦帕捂着嘴咳嗽了起来。感觉鬼神似乎朝自己走了过来,染灵急忙用锦帕擦干净了嘴边的血迹,回过头抿着嘴笑道:“山上风大,染灵实在是不小心失态了。”

  鬼神并未揭穿染灵的话,只是点点头带着染灵进了殿。

  此处与鬼神殿不同,刮的不是阴风而是寒风,四处装饰皆是纯白。跟着进了正殿外,才看见正殿内不过半个鬼神正殿之大,但除了殿中央的一个青鼎便再无别物。鬼神示意染灵留在殿门处,自己走进了殿内绕过青鼎冲着殿内上方跪了下来:“墨请见师尊。”

  染灵见状急忙也在殿外跪了下来,垂着头小心的看着殿内。

  不一会一团白烟化形,一个仙风道骨的老者出现在殿上。染灵悄悄看向老者,见其周身白光环绕,面上眼睛精光闪烁,神情却淡漠异常。

  “自数千年前开始,本尊便不是你的师尊。”老者的声音清亮,犹如一口洪钟撞在染灵心上,染灵一个没忍住,又是一口气血翻涌,染灵急忙扯出锦帕捂着嘴,不敢出声的擦着血迹。

  鬼神似乎向后转了转头说道:“既然师尊愿见墨,便知墨的心意,还请师尊成全。”

  老者似乎不以为意:“地界的鬼神大人,哪里还需本尊成全。”

  “师尊避而不见数千年,到了如今不也是见了墨吗?”

  “那是本尊怕你让这个灵死在我昆仑,平白添了晦气。”

  染灵有些无措的跪在原地,用衣袖仔细的擦了擦嘴角才缓缓抬起了头,看那老者有些怒意的瞪着鬼神,而从未见过鬼神低头的染灵,见着鬼神跪着的身影,一时觉得有些难过,眼泪不自主的掉落了下来。

  在染灵心中,鬼神是神,即便是自己如此大胆守在鬼神身侧,也未敢对其有过逾越之心,如同鬼神总是一身白衣一般,那是自己不敢随意触碰的纯洁所在。如今瞧着这场景,染灵觉得就算死在那太咸也是值了。

  老者见着鬼神固执得跪在原地不发一语,只好放缓了语气,慢慢踱步到鬼神面前:“就是殿外那丫头?”

  “是。”

  “你可知那丫头做了什么?”

  “知道。”

  “你可还知你妄加恩德是有违天道?”

  “知道。”

  “……”

  老者失语的看着鬼神,半晌都未说话,而鬼神也跪着继续沉默着,而后老者冷哼一声拂袖而去。

  鬼神缓缓起身出了殿门扶起染灵问道:“你跟着跪什么?”

  “大人的师尊,染灵自然也是该跪的。”

  染灵跟着鬼神出了殿门走到殿外空地之上,见着鬼神似乎有心事般站在悬崖边上静静看着远处的山脉。染灵也不打扰,只是靠着那颗大树坐下来,安静的看着鬼神的背影发呆。

  从前觉得鬼神的背影总是冷漠疏离,此刻却觉得有些清冷孤独,染灵竟是生出了保护欲,想以自己这孱弱的身躯去护着,纵是只有绵薄之力,也想为他挡一些荆棘和风雨。

  待日头高照,鬼神才缓缓转过了身,看着染灵面上一片平和之色看着自己,不由自主的走到了染灵身侧坐了下来:“身子可还好?”

  染灵点点头:“昆仑仙气充沛,大人也在身侧,觉着已经好了许多。”

  “你可知自己的处境?”

  “大人之前说染灵时日不多,想来即便是大人的半身灵力,也护不住染灵的魂魄了吧?”

  “如若最后结局如此,你可会后悔当初来到地界?”

  “不会。”

  “为何?”

  “染灵浑噩时日太久,已经记不得太多往事。但染灵在遇着大人之后,终于是知道一生所求。”

  鬼神有些不自然的别过头看向远处轻声问道:“所求为何?”

  染灵笑了笑,偏过头专注的看着鬼神:“惟愿君生,惟愿君安。”

  鬼神伸手用灵力摘下一片树叶拿在指尖看着:“你可知生命有多脆弱,便是同这树叶一般,轻手便可拧碎。但如果一开始便远离这个可被采摘之地,便能安然待在那枝干之上。”

  染灵看了看鬼神手中的叶子,再看了看鬼神的侧脸,心中感慨之意渐生:“只是染灵不是那树叶,大人也不是那采摘之人。染灵不后悔到地界,也不后悔去了太咸,只是上苍给染灵的时间的太短,染灵还舍不得离去。”

  “你究竟是哪里学来的这执拗的性子?”

  染灵感觉这山上的寒风吹得鼻头都有些舒润了,便抬手擦了擦了鼻子笑着道:“染灵也不知。”

  染灵见鬼神看着自己的眼神突变,便抬手又擦了擦湿润的鼻子,这才发现竟不是山风吹冷了,是鼻中有血流了出来。急忙慌乱的扯出最后一方干净得锦帕捂着鼻子笑着道:“染灵又失态了。”

  笑着笑着好似是眼泪笑出来了一般,染灵感觉到眼角温热,便又用另一只手去擦拭,却一把被鬼神拉住。鬼神眼神有些黯淡的掏出自己的锦帕给染灵擦着眼角,染灵有些晕乎乎的任由鬼神擦拭着,却觉得自己似乎被鬼神这个举动感动一般,眼中的眼泪也跟着鼻中的血一样停不下来了。

  不一会,染灵的视线之中已经是腥红一片,耳边也听不清鬼神在说着什么,只是傻傻的笑着,想要起身躲开,不愿鬼神见到自己这般狼狈的模样,刚一起身脚下一软,直接摔了回去。

  染灵一下摔倒在鬼神怀中,觉得有些狼狈又有些欣喜,鬼神的怀中好似有些温暖,让人不想离开。鬼神也未推开染灵,只是,低着头说了几句话便一把抱起染灵向殿内走去。

  鬼神怀中的染灵此时已经是七窍流血,沾染得鬼神胸前的衣衫皆是血迹,而意识已经迷糊的染灵只觉得眼前似乎见着了璀璨的烟火,漫天皆是绚烂。

  “师尊,还请您救救她!”鬼神抱着染灵跪倒在殿内。

  老者捻着胡子慢吞吞的走出来瞧了一眼鬼神怀中的染灵:“七窍流血,为时晚矣。”

  鬼神忽然冷笑了一下,眼神有些凌厉得看着老者:“师尊若没办法,那墨只好逆天而行了!”

  “你……你这孽徒,从前便是如此,如今还是如此!”

  “墨既然能封神,便也能起死回生。”

  “罢了,罢了,既然你如此在意这个丫头,成全你一次也未尝不可。”

  鬼神缓缓将怀中的染灵放下,抬手用灵力擦干净了染灵脸上的血迹才堪堪起身:“墨先行去换个衣衫,染灵便拜托师尊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