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侦探 幽情奇缘 我的鬼神郎君

二十二 爱而不得莫强求

我的鬼神郎君 平戈 3057 2019-02-12 08:01:00

    “孽徒啊孽徒!”老者口中虽然骂着鬼神,心中却是一直格外心疼这个得意弟子,要知道这地界之人能封神,那得是多大的神威。只是这鬼神一向不大顺从自己心意,即使从前封神,也是他自己的功德和修为,自己未曾帮上半分。

  数千年前和那个华的争斗,搅得天翻地覆,再后来性情越发古怪,非要回那地界,不肯留在昆仑,所以自己这才冷落了他,哪知许久过去了还是这个性子,也吃准了自己心疼他这个高徒,最终都不会拂了他的意。

  染灵在青鼎之上受了老者的百年灵力和三道天雷、五道荒火,这才算是逆天续命捡回了一条小命,只是醒来时染灵有些不解,看了看一旁站着气得胡须都有些颤抖的老者,再看了看一脸冷漠的鬼神,一时有些无语,这气氛是怎么了?

  染灵缓缓起身从地上爬起来,活动了几下感觉身子好了许多,且身上鬼神加持的灵力已经融入骨血,如今倒是真觉得前所未有的舒爽。而查看自己周身,竟是隐隐有了紫气萦绕,纵是自己未有真身,也是比过寻常修道之人。

  鬼神见染灵起身终于是缓和了些寒冰般的脸色,淡淡的看了一眼染灵,染灵立即会意走到鬼神跟前行礼道:“多谢大人救命之恩。”

  “哼。”老者不屑的从鼻腔发出声音:“若不是本尊,你个丫头还不知在哪儿呢。”

  染灵还未来得及答话,就见鬼神从衣袖中甩出当初在边镇时收纳的铜鼎,而后背着手开口:“这是谢礼。”

  说完便看了一眼染灵转身出了殿门,染灵只好急急走到老者面前行了一礼:“多谢前辈相救。”

  老者不在意的挥挥手,便直往铜鼎看去,染灵浅笑着跟着鬼神退出殿内,心情甚好的下了山。

  一路上,染灵一边四处张望着山中美景,一边哼着小曲,此时人界已是四月天,正是草长莺飞时节。不似初春那般欣欣向荣之姿,但葱葱郁郁的绿色满目皆是,连着那有些灼人的日头也感觉温和了些。

  “大人,若前辈不肯搭救染灵,那染灵岂不是要辜负了这大好光景。”

  闻言的鬼神停住脚步,染灵一个不甚险些撞在了其背上,急忙退开两步有些疑惑的看着鬼神。

  “他必定会救,若真不救,本座也还有最后一个法子。”

  染灵好奇道:“什么法子?”

  鬼神冷哼了一声,转过头继续走着路,染灵心中那好奇劲又上来了,小跑着步子赶上脚步,偏着头看着鬼神道:“大人是认定了前辈会救染灵?”

  “嗯。”

  “那大人带着染灵徒步上山,也是为了强行让前辈同意?”

  “不错。”

  “大人你……”染灵顿了顿接着说道:“还真是强势啊。”

  回了地界不过两日,染灵第二次受到召唤,一直想要有所表现的染灵有些欣喜的随着招魂令来到人界。

  与之前不同,染灵此次来到一处华丽又静谧的宅子,宅内外并无半分不妥,连着家仆们也是笑意浅浅的在洒扫着。染灵抬头看了看这人界独有的万里星空,觉着此次应该较之轻松些。

  来到召唤人之处时,染灵着实是小小的吃惊了一下,眼前的这个女子不过二八年纪,身着华服,略施粉黛,直直的跪坐在案几前看着青烟。

  染灵环顾了一圈屋内,是一处女子内室,屋内装饰古朴大方,并不奢靡,倒是一旁挂着的一幅字画将屋子显得更风雅了些。那名女子见着染灵也并不慌张,倒是浅笑着盈盈的行了一礼,举手投足之间皆是世家小姐风范。

  “尔唤吾所为何?”染灵收回打探的目光将双手拢回袖中,直挺挺的站着。

  “特使大人驾到,本该夹道相迎,只是小女之事较为私隐,所以便委屈了特使大人。”

  染灵不在意的挥挥手,语气有些淡漠道:“所为何事,直说便可。”

  “小女有一心仪之人,奈何未能相通心意,所以特求大人为小女牵线搭桥。”

  “你想如何?”

  “让那人心中有小女即可。”

  染灵掏出册子看了看,此女唤为孙慕霜,乃人界朝廷太常卿独女,自小识得诗书礼法,是少有的才女。且一生无大的疾病灾痛,儿孙满堂,福泽绵长。染灵看着这样良好的生世轻轻摇了摇头道:“你相较于寻常人等已是显赫富贵,为何还这般贪心?”

  孙慕霜苦笑了一下,右手紧紧捏着衣袖:“若是爱而不得,那又谈何欢愉?”

  “便是为着这样的俗事愿意折损自己的寿数?”

  孙慕霜轻轻起身走到一旁,看着墙上的字画抬手擦去了眼角的泪,在影影绰绰的烛光之下整个人风姿绰约,连染灵也有些欣赏起来。

  “大人,你可动过情爱过人,可知那彻夜的难眠和入骨的相思?”

  染灵一下就想到了鬼神,觉着自己还算是气运不错,能守在倾心之人身侧,虽只能如此岁岁年年相伴,但自己终究是遂了愿,如了意。

  孙慕霜见染灵不说话,连忙擦干净眼泪:“是小女唐突了,还望大人莫计较。”

  良久后,染灵才堪堪开口:“他心中即半分无你,你们今世也是无缘无分,你为何还如此执迷?”

  “自我第一次见着他时,我便笃定心意,今生非他不可。”孙慕霜伸手抚摸了一会字画状似自言自语道:“这幅字,便是我使尽心思求来的,本以为有了此,我就能知足,但奈何,夜夜望于此,思念更是繁复加重。”

  染灵轻轻叹了一口气:“本使给你一天时间考虑,明日此时再来此。”

  说完染灵便化烟而去,来到了孙慕霜思慕之人之处,此处同太常卿府的宁静不同,院内甚是嘈杂。染灵隐了身来到廊上翻了翻册子,才是知晓那孙慕霜思慕之人是谏议大夫的幼子周若元。

  此时谏议大夫府内正是一片欢腾,像是有了什么喜事正请了戏班子在府中表演,府中之人众多,染灵绕了好几圈才是看到了那周若元本人。当那副面孔映入染灵眼中时,染灵险些手抖得拿不稳手中的册子。

  此时染灵知道那孙慕霜为何倾心此人了,便是自己在人界遇着此人,也要对此人多看几眼,因为周若元的眉眼间竟是有几分神似鬼神,染灵仔细的看了一会,觉得此人只是眉眼相似,其他却大相径庭。

  鬼神生来便有一种慵懒魅惑之姿,精致的五官下皆是淡漠疏离之感,而眼前的这个人倒是个风度翩翩的公子样。

  染灵自嘲的笑了笑,觉着自己才不过离开鬼神片刻,竟是将人错看了几分,如今定了心看过去,便再不觉得有何相似了。

  染灵待了好一会,兜兜转转晃悠至夜深才知晓了这周若元今日的确是有大喜事,不仅升了官职还求取到心爱之人——五品昭武将军之女。

  这昭武将军之女嫁给周若元的确是高攀了,但周若元与其自小相识,就只这数十年相知相惜的心意便是孙慕霜及不上的。

  染灵看见谏议大夫府内所有人都喜气洋洋,皆是为这桩婚事真心实意的感到高兴,一时更加踌躇。

  若真的遂了孙慕霜的愿,那这一家子又该如何,那昭武将军之女又该如何。这世事环环紧扣,丝丝相连,牵一发而动全身,只为着自己这一个微小的决定,就有可能有天翻地覆的变化。

  染灵寻了一个僻静处的小树林,翻身上了一颗较高的树枝之上,状似欣赏月光的躺着。

  虽然是在流转着心思发着呆,但染灵的警戒丝毫未敢松懈,依稀听见远处有道家术法的灵力闪现,染灵掐着手指算了算,轻轻叹了口气悄悄的隐了身形在树枝之中。

  远处有青色的身影在缓缓前进,身影前面是一个游魂在逃窜。那青色身影不急不忙的踱着步子跟着那游魂,刻意保持着距离,像是在逗着瓮中之鳖一样。

  染灵在暗处失笑的看着这人,觉着现在的修道之人真是越来越有趣了,以此人的能力大可掐个手决便可收了这游魂。但他偏不如此,只是有意无意的跟着,在游魂松懈之时再现身提提醒。

  这人追着游魂不一会就到了染灵身处的树的附近,染灵也生了心思,便折了一片叶子注入灵力,挥手打入游魂身躯之中。

  游魂身侧阴风大作,掺杂着血腥味席卷着这一片树林,那游魂见身形稳固,一时有些张狂的回过神对着那抹青色的身影道:“臭道士,捉弄了我一路,我这就送你先去地府候着。”

  才刚刚说罢,那人就拿出了紫金葫芦,口中默念了几句口决,便将那游魂收了进去。而后,对着空气大声说道:“这是哪位道友与在下开玩笑呢?”

  染灵浅笑着从树影中现出身影,朝着那人拱拱手道:“先生莫怪,在下只是瞧着这游魂被戏弄得着实可怜,便想替他寻个痛快。”

  那人仔细收好紫金葫芦才抬起头看向染灵,待看清染灵后愣了一下,过了半晌才支支吾吾回答道:“既是如此,便……便如此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