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侦探 幽情奇缘 我的鬼神郎君

二十三 爱而不得莫强求(二)

我的鬼神郎君 平戈 3014 2019-02-13 08:01:01

    染灵有些好笑的看着在树下站着的那人,借着月光看下去,此人倒是个人间好皮囊。剑眉星目,一脸正气,脸颊消瘦身形却稳健,浑身着青色衣衫,唯一的饰品便是发髻上插的一个黑木簪子。

  染灵坐在树枝上弯着嘴角笑着:“这位先生为何要这般捉弄这个游魂,可方便告知?”

  那人有些微窘的收回盯在染灵脸上的目光,轻轻咳了咳:“这个游魂迟迟不肯去往生,还弄死了不少观中的家禽,所以在下才准备惩治一番。”

  “家禽,先生的观中竟是还有此物?”

  “不不不……”那人急忙挥着手辩解道:“不是拿来吃的,是为除魔卫道所用。”

  染灵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先生可真是个真性情的人。”

  “在下清微观丘怀,见过姑娘。”说完还像模像样的行了一礼。

  染灵不在意的挥挥手打发道:“既然先生事已毕,还请自便吧。”

  吃了瘪的丘怀有些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拱着的手也不知该收回与否,抬头看了看十分悠闲欣赏着月色的染灵,一时之间真不知自己该如何是好。

  有些无所适从的挠了挠后颈,细细看了看染灵,觉得这树枝上轻飘飘靠着的女子像是那九重天之人一般,肌肤似雪,衣决飘飘。

  那状似无意捻着树叶的手指也似在月光之下晕上了一圈白光,丘怀目光移到染灵的面目上,见着那半闭着的双眼似有夺魂摄魄之力,明明是仰着头,一派清冷的表情的待在原处看着月色,丘怀硬生生有一种被勾引的感觉。

  染灵见丘怀愣在原地,伸手打了打树枝,瞬时便稀里哗啦掉了丘怀一身,丘怀这才红着脸拍着身上的叶子道:“姑娘为何总是捉弄在下?”

  “嗯?”染灵有些好笑道:“原是你扰了我的清静,如今还在此处傻愣着,怎么就是我捉弄你了?”

  丘怀收回眼神拧了拧右手的袖口,而后终于是恢复了正常的脸色:“是在下唐突了,望姑娘莫怪。”

  “嗯。”

  丘怀见染灵不愿再作多讲,便朝着树枝处拱了拱手转身出了树林,只是这一步三回头着实让染灵感觉不痛快,这小道士是怎么了,莫不是已经看出自己的身份了?

  染灵掏出册子看了看,查到好一会才找到这丘怀的身世,原就是个天赋异禀的孩子,这一世不出意外的话就可修成正果。

  这下染灵倒是有些后悔自己大意了,这若以后是位仙友,自己这般的捉弄也不知会不会结下仇敌。

  到了第二日黄昏后,染灵才慢悠悠的来到孙慕霜处,见着孙慕霜仍然是一身华服坐得端端正正在案前,脸上挂满了未及心底的笑意。

  “你可考虑好了?”

  “是,小女心意若石不会更改。”

  染灵掏出册子点了点有些唏嘘:“你可知,你此举牵连甚广,且就算如你所愿,你也不过七七四十九日的活头。”

  “只有四十九日?”

  染灵收好册子,继续双手拢进衣袖之中目光定定的看着孙慕霜:“你可知那周若元已有心爱之人,你更可知,你三人的命数本该无任何交集。如此逆天而为,即便是你献出寿数也是不够的,往生后你仍是有无尽的苦楚要受,即便是如此,你还要一意孤行吗?”

  孙慕霜一时接不上话,只是小心的起身走到那副字前背对着染灵站着,染灵等了半晌,见孙慕霜毫无反应,叹了口气转身欲走,却被孙慕霜叫住:“特使大人,小女愿意。”

  染灵不可置信的回过头:“你竟愿意为了这四十九日的欢愉放弃你一世的安乐?”

  孙慕霜浅笑着抬手似在抚摸人脸一般抚摸着字画:“那日春辉初现,万里碧云,我站在那山谷之中感受着褪去我满身寒意的微风,他便从那青草之间向我走来。较春风更和煦,比细雨更温柔,只是那一抹挂在嘴角的笑意,便已叫我心神荡漾。”

  孙慕霜轻轻拿起字画的的底部,手指摩挲着纸面接着说道:“我知他已有心爱之人,我也知他心中从来都没有过我半分。但我就这般的割舍不下也放手不了,大人,你可能明白?”

  “如若真心爱护他,不应该是希望他能爱他所爱,得他所得?你这样的占有和私欲,只会让他困惑和为难,他不欢喜,你又如何能欢喜?”

  孙慕霜手似乎抖了一抖,回过头看向染灵:“若大人真懂得我们这些俗人的情爱,便会理解小女了,既然爱了,便一定要得到,从未得到过的远远比得到再失去的更遗憾。”

  “那你爱的还是你自己。”

  染灵心里不免有诸多感触,自己也算是为着感情奋不顾身之人了,但自己远不及眼前这位,因为在任何情况下,染灵都不希望自己喜欢的那个人因为自己为难或者受到伤害。

  只是见到孙慕霜如此,染灵心里还是有些佩服的,能为一个从未看过自己一眼的人做到如此,也算是一种刻骨的痴恋了,只是苦了那对璧人,本该是一帆风顺的,如今还得经受些磨难。

  染灵不再多言,伸出戴着魂戒的手指直指孙慕霜眉心,口中默念口决,孙慕霜在感应到染灵指尖泛出紫色的光之时,浑身犹如抽丝般有一条条白色的条状物进入魂戒之中。

  不一会后染灵就收了手,拿出册子翻看着,见三人的命运轨迹已经改变,但脉络模糊不清无法看清最后的走向,染灵掐指算了算,仍是算不出因果。

  但碍着孙慕霜在此,染灵只得面不改色说道:“事已至此,你便去吧,今后命运,敬听天命。”

  说完染灵就出了屋子直接向郊外飞去,一路上染灵疑惑重重,即便是如此般更改了命运,但那又为何至于前路分毫都看不清?

  染灵在做此事时不仅得到了鬼神首肯,且步步谨慎,每一步皆没错,那现下实在是想不通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一路飞奔着思虑的染灵不一会就来到了昨晚待的树林,急忙寻了一个极阴之处传了信回地界。

  染灵手中的灵力刚刚收回就瞧见远处有人走了过来,染灵转身飞上树枝,警惕的看着。

  待看清来人时,染灵有些无语的扶了扶额头,自己这还真是惹到冤家了。

  “丘怀先生,这么巧?”染灵料到对方是因自己而来,倒也不遮掩直接出了声。

  “因不知在何处能寻到姑娘,所以在下只能在此候着。”

  “哦?”染灵挑挑眉,借着树枝坐下,右手搭在膝盖上眼神犀利的转向丘怀:“先生寻我作甚?”

  “在下……在下只是觉得姑娘有仙缘,所以……所以想请教姑娘一二。”

  丘怀支支吾吾的说完,又是开始扭捏起来,紧张巴巴的扯着衣袖。

  染灵有些好笑的折下一枝树枝注满灵力朝着丘怀打去,而丘怀抬头看向染灵,呆愣愣的没有反应。

  染灵见状吓了一跳,急忙踩着树枝掠至丘怀跟前伸手将树枝挡了开去。染灵皱着眉打量着丘怀:“先生此番怎是这般反应?”

  丘怀这才从染灵矫健的身形中反应过来,看了看跟前歪着头看着自己染灵后急忙低下头去:“在下没想到姑娘这么……这么……”

  染灵上前一步:“我怎么了?”

  丘怀急急的退开一步:“没想到姑娘身手如此矫健。”

  染灵扯了扯嘴角,转身飞回树枝之上不再搭理丘怀,只是闭着眼假寐着。

  丘怀此时没了染灵的注视反而轻松了些许,动了动崩得僵直的身体,慢慢的走到一侧的树下坐下,眼神飘向树上的染灵。

  树林中有微凉的风拂过,带着树叶沙沙作响,吹走了白日的暑气,也吹来了困意。

  染灵不知自己何时睡着的,待醒来时,已经是上了日头。染灵跳下树活动了一下身子,转身便看到走过来的丘怀:“你怎么还在这儿?”

  “想来你睡醒之后定会口渴,便去寻了这泉水。”

  染灵疑惑的接过水壶,瞅了瞅的确是干净的泉水便喝了一小口,的确是清凉甘甜,沁人心脾。

  “你也在此处待了一夜?”

  丘怀低头浅笑了一下:“见你一个女子在此睡着了,定是要好好守着的。”

  染灵拿着水壶的手抖了一抖:“你这人可真有意思。”

  丘怀只是笑笑,然后接过染灵手中的水壶不说话,染灵越发觉得奇怪了,此人绝不是那类恶人,也不是宵小之辈,这般的追着自己到底是为何。

  “你可知我是谁?”染灵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口。

  “并不知,但在下知道姑娘绝非寻常之人,或许连人也算不上。”

  “你意思是我不是人?”

  丘怀讪讪的笑了笑:“姑娘别误会,在下并不是辱骂姑娘,只是感应到姑娘非同寻常罢了。”

  染灵心里了然,不甚在意的点点头:“我还有事要办,还请自便。”

  “若姑娘不嫌弃,在下愿随同姑娘一起。”

  染灵皱着眉头奇怪看了一眼丘怀:“你同我一起作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