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侦探 幽情奇缘 我的鬼神郎君

二十六 鬼神的怒气

我的鬼神郎君 平戈 3018 2019-02-16 08:01:00

    “真不知你一天在想些什么。”鬼神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继续看着棋盘。

  “大人,你说为何有些地界人不用吃蜡烛呢?”

  “地界的生灵一部分是世间万物过身后的魂灵,一部分是在地界生长的地界生灵。”

  染灵认真思虑了一会,有手指点着下巴道:“那这些地界生灵便不用受那人界烟火,所以同那些魂灵鬼魂不同。”

  “不错。”鬼神抬头看了一眼染灵继续道:“不过在世人眼中并无不同,不过都是被称之为鬼或者魔。”

  “我在人界的时候,见着他们都称地界为阴曹地府或者阴间,其实真到了这儿,觉得也不过是另一个境遇罢了,也没什么不同。”

  “哦?”

  “世人都怕这个地方,我倒是挺喜欢的。”染灵起身为鬼神添了杯花水:“相比人界的人心叵测和阴谋算计,我觉着这儿反而更有人情味一些。”

  鬼神意味深长的看了看染灵,觉得是越发看不透这个丫头了,竟是觉得地界有人情味,许还真是没受过这地界的风雨。

  接连几日,染灵都只是让孙慕霜守在殿外,什么活儿也不用做,但也丝毫近不了鬼神的身。

  孙慕霜每日都只能干着急的在殿外伸着脖子,却是一面也没见到过鬼神,忌惮染灵的孙慕霜只能日日祈盼染灵能出鬼神殿,自己好能得个机会与鬼神说上话。

  这一盼,竟是盼了大半个月,染灵才急急的出了殿,临走之前,染灵再三嘱咐幻守在鬼神殿不得让孙慕霜靠近,得了幻拍着胸脯保证这才放了心去往人界。

  染灵到了人界后,才发现是丘怀召唤的自己,一时有些无语:“你为何唤我?”

  丘怀见着眼前凭空出现的染灵似乎吓了一跳,手碰倒了香炉也不自知,只是呆呆看着半空中的染灵:“真能召唤来。”

  “说吧,你所为何事?”

  “我……我只是想见见你。”

  “什么,就这个?”染灵皱着眉头看着眼前有些局促的丘怀,表情严肃的端正站着:“你可知召唤地界招魂使是何等的事情,竟如此草率。”

  丘怀觉得腿有些麻了,只好将盘着的腿伸了伸,才扶着案几扭扭捏捏的站起来:“我只是听师尊说有这个法子,但我不信真假,所以才想说试试看。”

  “小道士,你是真傻还是假傻?”染灵苦笑着摇了摇头:“若是旁的人,只怕得跟我去地界走一趟了。”

  丘怀回过神来低头看了看,赶紧扶正香炉将青香扯出来灭了火,仔细瞧了瞧没有了火光,才将青香丢在一旁。而后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看染灵:“我不知道后果会怎么样,现在灭了还来得及么?”

  “本使已经来了,你说呢?”

  “那……”丘怀回过头看了看远处,似乎若有所思,眼神暗了暗:“那你等我给师尊磕个头,就同你去地界。”

  说完,丘怀就朝着东边扑通跪下,染灵吓了一跳急忙用灵力扶起丘怀:“你这是做什么?”

  “师尊教养之恩不敢忘,如今只能磕头谢罪,辜负了师尊多年的栽育。”

  染灵无奈的笑了出来:“如今怎还会有你这样单纯的小道士?”

  丘怀瘪着嘴红了眼睛:“我是蠢了些,才至于这样就闯了祸。”

  “好了,本使不怪罪你便是了,可别哭鼻子了。”

  “嗯?”丘怀睁着微红的眼睛可怜巴巴的看着染灵:“什么意思?”

  染灵轻轻拍了拍丘怀的肩膀以示安抚:“你无事了。”

  染灵惦念着鬼神殿便不做停留,嘱咐了丘怀别再乱使用此等咒法后就回了地界,丘怀想出声阻止时,染灵已经化烟而去,丘怀只能轻轻抚着被染灵拍过的左肩看着香炉发呆。

  染灵心里一直惴惴不安,心急火燎赶回鬼神殿后,看鬼神殿一切日常,到了偏殿后,只有鬼神一人在拨弄着一把古琴。

  “这个幻,跑哪儿去了……”染灵小声嘀咕着,脚下却轻轻的绕着殿内走了一圈,确定没有看到孙慕霜后,才稍稍放了心。

  鬼神似乎心情不是很好,手下的琴音断断续续却低沉缓慢,仿佛一个悲壮的壮士在扼腕哭泣,听得染灵心里没来由的一紧。

  就像是鬼神生于这地界一般,这琴声犹如地狱深处爬上来要债的恶鬼,阵阵撕裂着听琴人的耳膜。

  染灵有些怯怯的看了看鬼神,见鬼神铁青的脸上似乎结了厚厚的一层冰,将这本来就阴冷的鬼神殿,渲染得更加寒冷刺骨。

  鬼神未说,染灵也不敢问,只能默默的站在墙角看着鬼神的侧影。

  就在染灵以为今日就要如此压抑的熬过时,幻终于是出现了,只是走路有些踉跄。

  “大人,已遵照吩咐办妥。”

  鬼神并未答话,只是冷着脸继续拨着琴弦,而幻也不敢起身,只能半跪在殿中。

  染灵寻思了一会,觉得可能与那找不着人影的孙慕霜有关,且看幻的样子也是领了责罚,如此自然更是不敢再多问,只能尽量缩在墙角埋着头站着,避免鬼神的迁怒。

  约摸着过了一炷香的时间,鬼神才看了一眼幻缓缓开口:“你下去吧。”

  幻这才扶着已经跪麻的腿踉跄着站起身,染灵稍稍抬起头挤眉弄眼的看了一会幻,但幻好似未瞧见自己一般一瘸一拐的出了殿门。

  染灵有些丧气的垂下了头,心里百思不得其解,连从哪儿开始想起都摸不着头脑,悄悄瞅了一眼鬼神,见其还是面若寒霜,只能默默的垂着头看着脚尖。

  鬼神的琴音还在断断续续的传入耳中,殿外的阴风也时时扫过殿内,偶尔带动一株火苗一起舞动,染灵的心思也沉静了下来,仿佛融入了琴音,也仿佛融入了烛火。

  良久之后,鬼神终于停下了手下的动作,偏过头看向染灵:“今日去人界如何?”

  染灵回转过来心思,向着鬼神的方向走了两步:“是个不经事的小道士误用了咒法。”

  “如何处置的?”

  “染灵训斥了几句。”

  鬼神挑起左眉定定的看着染灵:“只是训斥?”

  “这个小道士颇有仙缘,且为人良善,此前的事也出了些力,所以染灵未多加责罚。”

  鬼神站起身走到染灵面前,俯视着垂着头的染灵道:“本座何时教过你要宽以待人了?”

  染灵感受到走近的鬼神近乎巨山似的压迫,险些就要脚软跪下,只能咬着牙硬撑着拱手垂头:“染灵只是觉得他无大过错。”

  “有无过错,也是你能判定的?”

  鬼神更加逼近染灵两步,浑身散发的强大气场,让染灵有些喘不过气来,染灵只能退开两步缓了口气,径直走到殿中屈膝跪下:“请大人责罚。”

  鬼神站在殿上看了好一会染灵,见染灵仍旧是一脸倔强样跪在原地,鬼神像是轻轻叹了口气,走回原处坐好轻声道:“你起来吧。”

  染灵跪在原地未起身,只是抬起头看向殿上,见鬼神的表情似乎有些松动,便试着小心开口:“到底是何事惹怒了大人?”

  鬼神只是静静的看着自己的右手手心若有所思,而染灵等了许久见是等不到答案只得缓缓起身,熟练的为鬼神添上一杯清水:“大人弹了许久的琴,未进水食,现下可想吃点什么?”

  “不必。”

  染灵看着鬼神冷冰冰的脸庞,突然觉得就像自己捂了这么久的石头又回到了最初的冰冷坚硬样,一时有些心酸。

  鬼神歇下后,染灵马不停蹄去了幻的住处,连通传都未等得及便直接破门而入,见到屋中情景时顿时尴尬不已,急忙转过身:“对不住对不住。”

  道子拿着一个药瓶正在给趴在塌上的幻撒药粉,而幻的整块背上皆是遍布这犹如被鞭过一样的伤痕。

  “无妨无妨,这马上就好了。”道子笑眯眯的说道。

  待幻上好药穿好衣衫,染灵才重新进了屋坐下:“幻,你可还好,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幻捂着肩膀动了动,立即痛得龇牙咧嘴:“我这是活该的。”

  “是不是与孙慕霜有关?”

  道子插嘴道:“你怎么知道,你不是去了人界么?”

  “哎呀,你先别说话。”染灵急着打断道子,转向幻:“你快说说。”

  “这孙慕霜心思颇多,故意在后殿放了火引得我过去,然后自己去了大人跟前献媚,幸而被大人识破,给丢去油锅炸了。”

  “识破?什么意思?”染灵与道子互看了一眼异口同声道。

  “孙慕霜不知哪里寻来了黄泉水,幻化成了你的模样去了大人跟前。”

  “她对大人做什么了?”染灵再次与道子有默契的同时问道。

  “她……”

  染灵有些着急的倒了杯水塞到幻的手里:“你快说啊。”

  “我已经被大人罚成这样子了,我不说了,我身上可没地儿再被打了。”

  染灵心急的有些跳脚:“这个女人到底用了我的模样做了什么,大人又是如何识破的?”

  幻摇摇头不说话,染灵更是气急了:“你是要我去问大人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