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侦探 幽情奇缘 我的鬼神郎君

二十七 招魂之乱

我的鬼神郎君 平戈 3021 2019-02-17 08:01:01

    幻此时倒是一脸幸灾乐祸的表情:“这主意不错,反正我是不敢说。”

  染灵伸手重重的拍了一下幻的肩膀,幻立即痛得惊呼:“啊……”

  染灵斜睨一眼大呼小叫的幻:“那黄泉之水是何物?”

  道子插嘴道:“乃黄泉深处的黑水,有幻化之能,且寻常人皆识不破。不过大人乃神,定是一眼就瞧出来的。”

  “那大人为何这般生气?”染灵凑到道子跟前问道。

  幻捂着肩膀接过话语:“那孙慕霜披着你的脸做出厚颜之事,大人自然会发怒。”

  “何事?”染灵转过头盯着幻:“怎么厚颜了?”

  “她自诩披着你的皮,有着她的性子,便能得到大人的垂怜。”

  “什么垂怜?”

  “就是……”幻突然住了嘴,狐疑的看了一眼染灵:“别想套我话,想知道自己问大人去。”

  染灵站起身揪着幻的衣领子:“你这不是怂恿着我去找死吗?”

  “谁让你惹来那女人。”

  染灵回鬼神殿后,在塌上辗转反侧了一夜,觉得这孙慕霜无非就是倾心于鬼神,做的也无非是一些献媚讨好的事。但鬼神如此盛怒,直接炸了她,还迁怒到了幻的身上,想来一向喜干净的鬼神定是觉得孙慕霜沾污了他。

  只是不知道这孙慕霜到底做到了什么程度,如今被炸过后连魂魄也被打散了,也不知鬼神是否能就此消气,而自己会不会被迁怒。

  想了一夜的染灵想到头疼也没想出个思路,只得早早起了身寻了些桃花汁子和干花瓣做了个桃花羹,估摸着鬼神起身后亲自送了过去。

  鬼神倒是好胃口的喝了不少,面色也比昨日好了许多,染灵这才稍稍放下心,觉着鬼神定是消气了,正要喜滋滋的撤了碗筷时,听到鬼神冷冰冰的声音传来:“你今日怎的这么早?”

  染灵立即皱着一张脸苦哈哈地说道:“大人这是责怪染灵疲懒么?”说完,还装模作样抬起衣袖擦了擦眼角。

  鬼神难得表情松动的扯了扯嘴角:“本座不过是问一句,你还委屈起来了?”

  “那大人是不生气了吗?”

  鬼神斜睨了一眼染灵,冷哼一声后不再说话,倒是染灵放下了心,看来自己是不用被炸了。

  染灵正准备端着碗筷出殿时,见招魂使急急的冲进殿来,身上挂着的铃铛“叮铃”作响,一阵风似的飘过,险些讲染灵手中的食盘也撞翻在地。

  “这个老东西又闯什么祸了?”染灵心里默念道,脚下的步子却越发缓慢下来。

  染灵素日与招魂使也没什么交集,但就一直觉得招魂使鬼鬼祟祟的有什么密谋一般,便是自己唯一去过的那间他住的屋子,也颇显古怪。

  鬼神看染灵磨磨蹭蹭了半天还未走出殿门,还频频回头,心里暗笑着这般藏不住心思,嘴里却说道:“染灵,你且留下。”

  “是。”染灵将食盘递到门外路过的侍卫怀里后,三步并两步走回鬼神身侧。

  招魂使见此情景后本就着急的脸上更是憋得通红,吞吞吐吐半天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鬼神看他这样子直接将手中的水杯扔了过去,招魂使也不敢闪躲,脑门上直接被砸了一大个口子,血汩汩的往外流。

  招魂使本就长得偏阴邪,此番脸上挂了血迹更是难以入目,染灵撇开眼睛不去看他,只是盯着鬼神雪白的衣角。

  招魂使浑身抖筛似的跪了下来:“大人,属下……属下有罪。”

  “说。”

  “属下,一个不经意惹了祸端。”

  鬼神不说话,只是眼神如炬的盯着招魂使,周身寒气大肆蔓延,纵是染灵也不经意的打了个寒噤。

  招魂使哆哆嗦嗦的慢慢开口:“属下本以为就是一桩小事,却不料殃及甚广,如今……如今还得请大人出马。”

  原来此次招魂使本是去完成一个部落女子的心愿,却不了事未尽完全导致整个部落覆灭,但生死簿上这些部落的人寿数未到,以至于现在整个部落的游魂无鬼差敢带回,全部在人界游离。

  染灵听完,觉得事实并非如此,如果生死薄未改,那这些人又是如何过身的,难道还有人能逆天而为?

  染灵还在想着,鬼神便唤来了幻,直接押了招魂使去了无间地狱。

  “大人,你就如此发落了招魂使,那此事该何解?”染灵有些发怵的看着鬼神。

  “自然是你去。”

  “大人……”染灵笑得极为难看的蹲在了原地,扯着头发极其苦恼:“大人,这事儿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啊……”

  “你带上那个老道子,本座同你去。”

  “嗯?”染灵一下来了精神,眨巴着一双眼睛:“大人竟是要亲自出马了?”

  “若是你能完成,那本座也不必费力了。”

  “完不成,完不成。”染灵着急的说道。

  染灵难得的看到鬼神幻了人身,一袭黑发如墨垂在腰际,也不似平常总是白衣,一袭淡绿色的长衫称得肌肤似雪,染灵看了看鬼神,再看了看自己,不由得叹了口气。

  “丫头,你怎么了?”道子一脸贼兮兮的凑上来。

  “老头,你看大人生得如此貌美,就是这世间也寻不出哪个能越了去。”

  “那是,鬼神大人曾经往来三界都会带一副烫金面具,便是被这幅人神共愤的相貌所累。”

  染灵点了点头,在看了看走在前边的鬼神的背影:“在大人的如此美貌之下,我真的好生自卑啊……”

  道子狐疑的撇了一眼染灵,抖了抖身上这幅遮日光的厚重的袍子:“你自卑个什么劲,难不成你还要同大人比比皮相?”

  染灵注意力全在鬼神身上,压根没注意到道子话里有话,只是自顾自的说着:“这站一块太不相称,真的太自卑了……”

  道子这下算是明白染灵的心思了,这丫头不是为了前程来投奔鬼神,敢情是冲着鬼神本尊来的。没想到染灵这胆子还真是十年如一日的大,这封了神的地界之尊都敢觊觎,果然是自己看中的丫头,这眼界就是不一般。

  道子想着这鬼神对染灵也算是温和宽容,纵是染灵最后无法得偿所愿,想来鬼神也不会亏待了她,自己还能跟着沾些光。

  想着想着,道子没来由的拍了拍染灵的肩膀,染灵疑惑的转头:“老头,你拍我作甚?”

  “没事没事……就是觉得你特别了不起。”

  三人一起来到了招魂使所说的地方附近,鬼神停下了脚步转过身看着染灵和道子:“切记,此次行事时如非必要断不可用灵力,也不可暴露我等地界身份。”

  “大人,是有什么禁制吗?”染灵疑惑道。

  “前招魂使乃严重失职,为一己私欲破坏三界戒律,所以我等不能以地界之力干涉挽回。”

  道子似乎有所悟的点点头,倒是染灵仍是一头雾水看着鬼神,鬼神冲着染灵招招手,染灵看了看道子走到鬼神跟前。

  鬼神撇了一眼道子,道子意会的打了个哈哈去附近探路,鬼神这才沉着声音:“此事若被三界通晓,必会给地界带来一场大灾难。所以能挽回则尽力挽回。”

  “大人的意思是,使用地界之力会被知晓此事?”

  “不错。”

  “没想到招魂使闯的祸还要大人来替他善后,他还真的幸运。”

  “是前招魂使。”

  “大人是要卸了他的任?”

  “本座已经打散了他的魂魄,三界之内再无此人。”

  染灵费力的吞了口口水,有些小心的开口:“前招魂使也算是地界老人了,这次犯的错真的不可原谅吗?”

  鬼神眼神轻飘飘的滑过染灵的脸庞,看着染灵发髻上的簪子:“任何人犯了错都不可原谅。”

  染灵有些心惊的挠了挠脖子:“那此事若能两全,大人可否赐染灵一块免死金牌,染灵一向爱闯祸但也怕死……”

  鬼神浅浅的笑了一笑,并不回答染灵,染灵见状趁热打铁道:“大人这是答应了?”

  鬼神抬手用食指轻轻敲了敲染灵的额头,有些无奈道:“你啊……”

  染灵捂着额头有些惊讶的看着远去的鬼神的背影,许是因为幻了人身的缘故,鬼神今日特别不同,倒像是有了些许感情的人了。

  三人来了部落近处的一座小山村中,山村中并无异常,所有屋子错错落落的立在泥道两侧,远处还有袅袅炊烟,像是还有人家在做饭。

  但整个村子弥漫着诡异的安静,环顾四周看不到任何人影,空气中有着淡淡的青草味道……但是没有人味,且没有风,一切就像被定格在一时的画面一般,平和又诡秘。

  染灵感觉有些瘆得慌,急忙往鬼神身侧靠了靠,搓着手心的冷汗,心里发怵得就差拉着鬼神的袖子了。

  道子选了一座屋子看了看,见屋中就似人刚走一般,连着凳子都有些温热,但就是浑不见人影。

  桌上还放着水壶,水壶边的水杯还盛着小半杯清水,伸出手指试了试水壶和水杯,皆是有温热的触感。

  道子一下冷汗就下来了,急忙出了屋子寻到了染灵:“不对劲,不对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