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侦探 幽情奇缘 我的鬼神郎君

二十八 招魂之乱(二)

我的鬼神郎君 平戈 3010 2019-02-18 08:01:00

    “怎么了?”染灵脸色有些苍白。

  “这里明明有人待过的痕迹,但是我……我却看不到人。”

  染灵转过头看向鬼神:“大人,这儿有鬼?”

  鬼神又好气又好笑的摇了摇头:“我们都是来自地界,你怕什么?”

  染灵尴尬的笑了笑:“染灵只是被这诡异的气氛给惊到了。”

  因着不能动用灵力,所以染灵无法感知到这里究竟是什么现状,但染灵可以感受到这个山村的诡异,像是一座死人村,又像是一座活人村。

  染灵一行人沿着面前的泥巴路深入村落,两侧的村屋静谧的立着,所有的屋门都没有关严实,微露着漆黑的门缝,像等着食物的恶兽的喉咙。

  染灵下意识的将软剑拿在手里,在面色越来越严肃的同时,侧着身子护在鬼神身侧。

  道子也是满脸冷汗走在鬼神身后,不住的四处张望,仿佛四处有人影出没一般。

  待三人已经横穿过整个村落,还是未发现半点活人的踪迹,连着地上多余的脚印也没寻到。

  染灵的性子一向是越害怕越逼着自己胆大,见到这种令人窒息的静谧场面实在是耐不住了,几大步走到前方一小块空地上,掏出随身带着的法器。

  道子见状急忙躲到鬼神身后:“你这丫头,忘了我还是个魂灵是不是?”

  染灵勾了勾嘴角:“只能用凡人之力,你躲着些。”

  说完,染灵拿出招魂铃摇了摇后半祭在空中站定,右手挥出十二张黄符撒在四周,紧接着掏出红线穿过十二张黄符打在十二个方位,将穿引十二黄符的红线另一头融入招魂铃中。

  鬼神见状飞身将染灵一把拉下来扔到道子身侧,自己右脚尖踩上招魂铃。

  “大人……”染灵刚借着道子的手站稳便着急的冲着鬼神喊道:“大人,这是对付地界生灵的招数,让染灵来吧。”

  “本座是神。”鬼神说完两只手指尖紫气萦绕,对着十二黄符挥出,黄符立即燃起了青绿色的火焰。

  “丫头,大人可是封神之躯,自然是不惧这些凡人招数。”道子安抚的拉着染灵退开两步。

  “可是……这应该是我做的事。”

  “这里的情况并不简单,许是大人怕你伤着吧。”

  染灵跟着道子退开两步,微仰着头看着半空中的鬼神,有一种难以言说的悸动在心间化开,仿似那寒冷的冬季喝下一杯温热的甜水,温暖又甜腻。

  鬼神燃起四盏鬼火坐落东南西北四个方向,负右手立于招魂铃之上,阴风扫过,衣决飘飘。

  四周终于有了声响,像是衣料的摩擦之声,又像是脚踩在草地上的声音。道子急忙跑去鬼神大阵的死门处站定,而染灵无需守阵,只好退到一侧警惕的望着四周。

  周围窸窸窣窣的声音绵延不绝,但仍是看不清半分人的踪迹,而黄符上的火焰烧得越发大,不过半刻就即将燃尽。

  鬼神冷笑了一声,右手祭出灵力打入地下,一股浅紫色的气波荡漾开来,将整个村落都震了一震。

  染灵见鬼神已经使用了灵力,便知道今日怕是不能善了,但顾忌着找来祸患,只好提着剑飞至一颗树上张望着。

  片刻后,阴风大作,席卷着一大股血腥之气扑面而至,染灵掩住鼻息仔细探查着四周,仍是刚才之景,半分异样也看不出。

  染灵越发觉得奇怪,如若什么也没有,那声音从何而来,还有这股刺鼻血腥之气。

  还未待想完,染灵感觉到右肩沉了沉,整个背心顿时凉了下来。隐隐约约有气息吹在右耳后,还伴随着牙齿“咯咯”声,染灵周身的汗毛一下了就竖了起来。

  染灵抬剑就向身后刺去,却像是刺进一团棉花之中,软绵无力。转身依然目无一物,剑却像是卡在类似骨头的地方无法拔出来。

  身侧的阴风越发大了起来,浓重血腥之气全部窜入鼻中,呛到染灵不住的干呕,而四周的气温也骤降,仿似结冰般冻住人的手脚。

  染灵一下有点炸毛,这到底是些什么鬼,竟是半分也捉不到。染灵双手抓住剑柄用力,费劲了许久才将剑拔出,看了看剑刃没有血迹,只是隐隐有些黑气萦绕。

  染灵转过头看向鬼神方向,这一看立即慌了神,鬼神俨然被一些看不见的魔障围住,且四肢都被抓住动弹不得。

  此时的染灵再也顾不上其它,掏出串着铜钱的红线绕在右手上,提着软剑飞了过去。

  飞近了的染灵才看见鬼神的脸色沉黑,无半分生气,四肢已经焦黑且无法动弹。染灵气急之下挥着剑向着鬼神身侧胡乱砍去,依旧是如同砍入棉花之中。

  但鬼神身侧的东西似乎更厉害些,染灵的剑竟是半分也拔不出来,情急之下染灵只能弃剑跳开,从衣袖中掏出黄符,咬破手指画了起来。

  染灵画着画着就觉得头晕了起来,眼皮也如灌铅般沉重,狠狠咬了咬下嘴唇,丝毫感觉不到疼痛,再咬破了另一只手指仍旧是无痛感。

  染灵抬头看向鬼神,觉得鬼神的身影如同鬼魅般影影错错,漂移不定,染灵还想定住心神仔细看去时,两眼一黑晕了过去。

  “染灵!染灵!”鬼神的声音在染灵耳侧响起,手也在染灵脸上轻轻的拍着。

  染灵慢悠悠的醒过来,见自己坐在地上,身后靠着鬼神的臂膀。染灵看了看手上,黄符已然不见,连手指咬破的痕迹都没有,一时有些奇怪:“发生何事了?”

  鬼神见染灵清醒过来才终于是松了口气:“你着了他们的道了。”

  “着了道,难道方才……”

  道子急急的跑过来:“你放才入了魔障,提着剑就冲着大人砍了去,还将这阵也给破了,幸而没伤到大人。”

  “什么?”染灵捋了捋思路看向鬼神,见鬼神面色如常且手脚并无异样,这才反应过来:“大人,染灵愚笨,竟是轻易就着了道,还险些伤到大人。”

  “无妨。”鬼神虚浮起染灵,待染灵站稳后才走到了一侧看了看已经被毁坏的大阵:“这里怨灵聚集,竟是能将染灵迷了去,想来数量不少,功力不浅。”

  “大人预备如何?”染灵感觉头还是晕得不行,胸口也闷得慌,只好靠着一棵树站着和鬼神说话。

  “全部斩杀。”

  鬼神说完后恢复真身,一袭银发白衣站在阵中,双手汇聚大量灵力向半空打去,眨眼之间,一个巨大结界笼罩在整个山村之上。

  而结界内紫气萦绕,鬼神的灵力遍布山村的每个角落,席卷着每一寸土地。

  三人等了不过半柱香的时间,便感觉腥味逼近,一团团黑气被鬼神的紫气逼迫到空地中,随着紫气的缩小,黑气不时发出惊悚的尖叫声。

  染灵感觉到这些黑气靠近后,胸口更加憋闷,连带着呼吸也越发沉重起来,只得挥着手喊着道子:“老头,老头!”

  “丫头,怎么了?”道子见染灵的面色不佳,急忙扶着染灵。

  “怎么这些黑气一靠近,我就觉得犹如巨石压胸口般?”

  道子想了想:“许是你中了魔障的缘故,而这些怨灵不肯放过你,所以你便觉得有些难受。”

  “那该怎么办?”

  道子摇摇头:“我也不知。”

  而那些被鬼神束缚的怨灵被迫现了真身,被局限在一个小块空地之上,任凭如何挣扎也逃脱不出,其中一个怨灵大声喊道:“鬼神大人不遵三界法度,纵容手下害我等性命,如今还要将我等赶尽杀绝,试问可还有公道可言?”

  鬼神不以为意的抬手打散了说话的怨灵,眼神冷漠的看着其余的怨灵:“其余的在哪?”

  其他的怨灵见此更是愤慨不已:“鬼神大人是要当着这青天白日将我们除尽吗?”

  鬼神再次挥手打散了几个叫嚣的怨灵,收回手看着一脸冷漠的手心道:“最后一遍,其余的在哪?”

  剩下的怨灵几近五十个,见着鬼神不问缘由便已经打散了好几个不免更加愤怒,全部大叫着妄图冲破禁制。

  一旁的染灵有些心惊的看着冷酷无情的鬼神,脚下却不自主的朝着鬼神而去:“大人,可否让他们分辨两句?”

  鬼神看了看染灵,见染灵一双眼内皆是期许,没忍心拒绝的点了点头。

  染灵朝着那些怨灵大声道:“招魂使一事,大人已知晓,此次来便是处理此事,还望你们能冷静些,先将事情说清楚。”

  其中一个怨灵恶狠狠道:“招魂使若没有大人默许,怎会这般肆无忌惮?”

  染灵揉了揉闷得开始疼起来的胸口,缓了好一会才苦口婆心的说道:“如若如此,大人必定在你们形成怨灵之前便屠尽了你们,何故还留下祸患,如今你们在此作恶也是你们的罪孽,怪不得大人的责罚。只是,招魂使一事,你们若有冤屈也得先向大人禀报,大人才好为你们做主啊!”

  鬼神有些好笑的看着摇头晃脑的染灵:“谁说本座是来给他们做主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