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侦探 幽情奇缘 我的鬼神郎君

二十九 招魂之乱(三)

我的鬼神郎君 平戈 3078 2019-02-19 07:55:00

    染灵听见鬼神这话便愣在了原地,半晌才回过头看向鬼神,见鬼神一脸淡漠的看着自己,染灵挠着脖子走近鬼神小声道:“大人,您这话是什么意思?”

  鬼神冷笑了一下不作声,只是定定看着那些魂灵,染灵见此有些头疼的继续说着:“大人,要先行安抚才能问出想知道的东西呀,您别这么凶神恶煞的,温柔一点好不好啊,你看看他们也是怪可怜的,大人就不要同他们计较了可好?”

  不远处的道子听到这话险些一个踉跄摔倒在地,这丫头跟鬼神说话的语气,怎么听怎么都像在……哄孩子?

  不过鬼神倒是对这番话很是受用,冲着染灵轻轻点了点头,染灵这才满意的回过神对着怨灵:“大人已经同意为你们做主,你们有何冤屈便道来吧。”

  那些怨灵见到这种场面皆是面面相觑,这鬼神大人何时如此好说话了?

  半晌后,才有一个魂灵缓缓开口:“我等是青木部落的族民,本来守着一片沃土无忧的过着日子,但前些日子来了一个外族女子,名叫蘼窈,此女子一入我族便搅起许多祸端,将我族是闹得鸡犬不宁。”

  染灵点点头,寻了一块石头坐了下来,抬手示意那个怨灵继续,那个怨灵看了一眼身旁继续说道:“族中长老见此景,便想着将靡窈赶出族中,却不料靡窈带了几名外族女子来,将族中许多青年迷惑,与这些青年结成联盟与族中其他人对抗。”

  “后来,族中长老商定将靡窈捉拿起来,准备以妖女之身将其烧死,却被靡窈提前知晓,靡窈便趁着夜色召来招魂使,将我族数百人尽数杀尽。”

  染灵疑惑道:“招魂使出手,通常皆是以寿数交换,那靡窈是老不死的妖精吗,能让招魂使害了你全族?”

  那个怨灵接着说道:“这便是那招魂使与那妖女的交易,妖女长期流转各处为招魂使收集精血,而招魂使为妖女续命续颜。”

  “还有这种事?”染灵回过头看向鬼神:“大人,这招魂使收集精血是为何?”

  鬼神捋了捋有些褶皱的袖口,言语淡淡的开口:“提升灵力,储备升仙封神。”

  “什么,凡人精血还能有这种作用?”

  “不错,不过此等邪恶之法,最终皆会反噬在施法人身上。”

  染灵摇摇头:“这前招魂使是想成仙想疯了么,这种缺德事也干,也不怕遭报应。”

  “此事他预谋已久,若不是此次祸端殃及太大,他必然会继续下去。”

  染灵古怪的看了一眼鬼神,有些狐疑:“大人,您莫不是早就知道吧?”

  “不错。”

  “那您不早些阻止他,那还会有这些悲剧!”染灵急得有些跳脚。

  “天命如此。”

  “天命?”染灵走到鬼神身侧:“大人也信天命?”

  鬼神看向眼神莫测的染灵,似乎在一瞬之间觉得自己好像从未好好了解过眼前的这个女子,她的来历、她的经历和她的想法,自己都一无所知。就算此时她就在身侧,能看进她的眼底,但却摸不到她心底的想法,鬼神第一次生出想要走近一个人、了解一个人的心思。

  染灵看了鬼神许久,见鬼神只是淡淡的看着自己,未肯发一语,心里有些失落。纵是习惯了鬼神的性子,还是避免不了自己消极情绪的产生。

  染灵轻轻叹了一口转过身看向那些怨灵,脸上虽是表情冷淡,心里却不免悲悯之心:“如今前招魂使已然获罪,你们能否就此放下怨怼?”

  方才说话的怨灵此时有些情急:“我等本就是无辜之辈,如今情形之下怎能轻易放下?”

  染灵:“那你们想如何?”

  “至少召回所有人死而复生,重建家园。”其中一个怨灵大喊道。

  “死而复生,实属难事。”染灵喃喃道:“且已被打散的怨灵又如何能召回?”

  那些怨灵互相看了看,通了心意之后,由一个声音较为老练的怨念站了出来:“今日鬼神大人既然在此,自然是有法子助我们成此事,如若不能,还请大人打开结界,让我等暴露在这青天白日之下,让三界众生瞧瞧地界是如何枉顾法度,草菅人命的!”

  鬼神听完这话眼神瞬变,犹如几把尖刀一般射向说话的怨灵,染灵见情形不对,正想出言说话时,就见着鬼神伸手将怨灵以灵力渡了过来,怨灵的脖颈被鬼神掐在手中:“胆敢威胁本座?”鬼神刚说完便手下用力,不过顷刻之间,怨灵的形魂皆被打散,化为一缕黑烟消失在原地。

  染灵叹了一口低下头,本就沉闷的胸口如今因为情绪低落更加烦闷了,本想伸手以灵力压制压制,却发现沉闷的感觉不断加重,连带着整个胸口被扯得生疼,双肩也似被压了千斤重一般,就连动动拇指也觉得痛苦不已。

  鬼神注意力从怨灵身上回过来才发现染灵的不对劲:“染灵,你怎么了?”

  染灵用力的呼吸着,拼命想用新鲜空气填满胸腔来驱逐这沉重的痛感,却越呼吸越觉得眼前发黑,左膝一软便跪倒在地。

  道子冲上来扶着染灵着急道:“丫头,你可还好。”

  染灵横了一眼道子有气无力说着:“你见我这个样子,可像是还好?”

  道子撇撇嘴,看得出来染灵十分难受倒也不与她计较,只是抬眼看了看鬼神,鬼神伸手轻放在染灵头顶片刻,染灵仍旧是没有好转,鬼神有些恼怒对着那群怨灵:“还不收手?”

  “这位既然是大人看重之人,那便更不能轻易放过。只要大人圆了我等心意,我等自然不会为难。”

  鬼神眼神越来越狠厉,似厉鬼一般紧盯着那群怨灵:“本座的话从不说第三遍。”

  怨灵们皆是不以为意,一方面觉得鬼神看重染灵,必不会就此看染灵陷入魔障饱受折磨,另一方面也仗着地界本就坏了规矩,鬼神必然也不敢赶尽杀绝。所以纷纷气定神闲的站在一处,继续向染灵施压。

  染灵对怨灵的同情此时也少了不少,这下死手的对付自己,不仅是苦了自己,更是挑战了鬼神的权威,但碍于地界有误在先,染灵只能拼命忍着,希望这些怨灵别再作死。

  道子在旁也明白场面即将不受控制,想着自己说不上话便悄悄附在染灵耳侧:“丫头,要不你劝劝大人?”

  染灵只得硬着头皮有气无力的开口:“大人。”

  鬼神看见染灵此时气若游丝面如白纸,怒气更盛,抬手掐了诀,嘴里默念有词,顷刻间,鬼神身侧紫光大作,将染灵与道子拢了进来。染灵看见鬼神杀心已起,急忙撑着道子起身,还未待拉住鬼神的袖子,鬼神便已一道紫光打向怨灵,那些怨灵便一个接着一个消失在空气中。

  染灵身上的魔障顷刻解除,顿时轻松了许多,而伸出的手还来得及收回,一下便拉住了鬼神的袖子,鬼神举着被拉着袖子右手转向染灵:“怎么?”

  “大人就如此处决了他们?”

  “嗯。”

  染灵讪讪的收回手,向前走了两步,看着怨灵消失的地方有些感慨:“既然大人要下此手,何必还这么麻烦呢?”

  鬼神看着染灵的背影,感受到染灵此刻的惶恐和悲戚,回想到染灵多次插手人界之事,也不过是因着一颗善良慈悲之心,便将即将脱口的“他们该死”压了下去,只是负着手不再说话。

  染灵站在原地,看着空空如也的地面纠结万分,自己也深知这些怨灵罪孽深重,在此迫害了不少人,但想到他们也是因着前招魂使做下的孽债冤屈而死,他们的所作所为也不过是想活着,染灵心里还是有些许难过。

  转念想到自己多年以来,兜兜转转在五洲大陆之上,扮过痴装过傻也不过就是为了活着。过去的这须臾数年,如白驹过隙转瞬即逝,见过王国兴盛,也见过邪恶善良,染灵那时候也信天命,也觉得那是天意。但自到了地界后,染灵也试过扭转凡人的气运和命途,也见着许多人愿以牺牲,也要将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染灵便不再执着于天意。

  而今日所见所感,染灵开始恍惚自己所做之事是否正确,自己执念于此,这算是天意还是人为。染灵缓缓转身看向鬼神,鬼神还是昔日的鬼神,容颜未改,脾性冷淡,而自己呢,是否也会有一天如这些怨灵一般,就此消亡,音容无存。

  染灵望进鬼神的眼底,见到的是一座冰山,还有一颗坚毅冷酷的心,一旁的道子见状识趣的走远,留染灵与鬼神相对而立。

  “大人。”染灵终还是开了口:“来此地之时,您说不可妄动灵力也不可暴露我等地界身份,也说会给地界来带灾难,更是说过尽力挽回,可如今您大手一挥做了了断,这又是为何?”

  “你可知你在说什么?”

  “染灵知道,染灵只是奇怪大人前后不一究竟是为何,是真的人命如草芥,其他人的生死在您眼中一文不值,还是您明明早有了决断,在此之前,只是戏耍染灵?”

  “如若本座说,是为了你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