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侦探 幽情奇缘 我的鬼神郎君

三十 招魂之乱(四)

我的鬼神郎君 平戈 3031 2019-02-20 07:55:00

    染灵错愕在原地盯着鬼神,一时之间说不上是什么情绪,虽眼神中颇有震惊但心底也没有底气,看着鬼神不似戏耍的神情,染灵小心问道:“大人是觉得这些怨灵如此待染灵,是挑战了您的权威吧?”

  鬼神眼中有一丝愠怒闪过:“也不尽是。”

  之后鬼神遍不再与染灵说话,只是带着染灵与道子去往青木部落遗址,未来到之前还未知情形是如此的惨烈。

  整个部落皆是被烧得焦黑的残垣断壁,没有一处完好的建筑,地面上的也是被大火碾过的痕迹,轻轻一脚踏上去,脚底尽是脆弱的粉末。

  染灵试着寻了一个高处展望部落全景,俯视之下虽是满眼疮痍,但还可以依稀辨认出原部落的风貌。整个部落呈“丁”子型排开,依山傍水,倒真是个风水宝地,且山势浑圆,将部落牢牢锁住,一条清水河横穿过部落前方,将部落与外部世界隔离,恍若一个世外桃源。

  染灵算了算,部落坐落的位置地势平坦,呈内凹之势,中间有一方神坛突出,想来此地的建成也是得了高人指点。只是这一个山水之地,应该是不会有如此的祸患,染灵想着想着就回了部落之中与鬼神汇合。

  “大人,染灵瞧了一会,觉得此地有些奇怪。”

  鬼神言语淡淡的问道:“是否觉得这样的风水宝地不该如此?”

  “染灵能想到的,大人应该是早已了然于心,只是染灵有些好奇,剩余的怨灵应该是不在此处了,那为何还需来此地。”

  鬼神转过身面对部落后面的山脉:“欲拿怨灵,先究其因。”

  “大人意思是那蘼窈在这附近?”

  鬼神点点头,望着山不说话,染灵也顺着鬼神的目光看过去,看见山上葱绿一片倒是与这部落的一片焦黑不同,染灵像是想到了什么:“大人是想以何方法引诱蘼窈出来?”

  “只要本座在此,她定会来的。”

  “哦……”染灵看鬼神一副若有所思的神情便悄悄退开,去寻了道子。

  “老头,不对劲啊。”

  道子嫌弃的拍着衣角念叨着:“这地儿真是邪门死了,老是沾我一身黑。”

  “你小心些走路不就行了。”

  “我又不是你还可以实地走路,我都是飘着的,再者说,这人界之尘不应该会沾染的啊。”

  染灵回过头仔细看了看道子的衣角,伸手捻了点黑灰看了看,眼见不出不妥,在鼻下闻了闻,竟是有一股淡淡的檀木香味,窜入鼻中之后还有甜腻。

  道子看着染灵的神色不对,停下了拍衣角的动作:“丫头,怎么了?”

  “不对劲,不对劲。”

  “怎么了?”

  染灵站起身朝着鬼神望去,见鬼神仍是站在原地看着山,身形丝毫未动。回过头看着道子:“老头,对于大人的过去你知道多少?”

  道子耸耸肩:“不比你多。”

  “来此之前,大人本是说明此事事关重大,要尽力挽回,那为何方才直接下死手,且前招魂使说没就没了,你说这其中可是有什么不对劲?”

  道子掐着下巴拧了拧胡子,若有所思道:“难道不是大人瞧你受了委屈动了怒?”

  染灵微微一怔:“你在胡说些什么,我与那三界规矩可是能相较的?”

  “不然还能是因为什么?”

  染灵习惯性的抬手摸了摸头上的簪子:“许是知道了此事因故人而起,想要为其隐瞒。”

  道子一脸莫名其妙的看着染灵:“你在说些什么?”

  染灵摇摇头苦笑了一下:“很快就会知道了,只是如此苦等也不是法子。”

  道子仍是满脸疑问的看着染灵,满心满腹的皆是疑问,觉得这丫头的话是半句也听不懂。

  染灵退到一处空地之上,右手祭出招魂铃,左手掐诀释出灵力默念道:“以吾之名,召尔速来,所达之处,莫问出处,黄泉碧落,供尔驰骋。”

  道子见状急忙阻止,却是来不及,只见招魂铃中有一丝近乎透明的白线飞出,直直打入部落后方的山脉之中。

  “丫头,你这是干什么?”

  染灵苦笑了一下,收起招魂铃不说话,只是远远的站开,遥远的看着鬼神的背影。

  不一会,山上开始起了雾,笼罩了整个山腰处,不一会连带着部落之中也是一片迷蒙。白雾顺着山腰一直延伸到染灵面前,一阵清风扫过,白雾腾地而起,一个人影从中走出来。

  是一个长相妖艳的女子,浑身白衣,一袭长发披散至腰际,腰间系了一个铜铃,摇曳之间发出叮铃铃的声音。

  蘼窈见到染灵有些吃惊:“招魂使呢?”

  “死了。”染灵干巴巴的回答。

  “呵呵……”蘼窈用袖子掩着嘴角笑着:“地界使者何来活着一说?”

  “魂飞魄散。”

  蘼窈脸色倏地一变,终于严肃起来:“招魂使位高权重,怎会这般,你又是何人,在此信口雌黄?”

  染灵拍了拍被刚才那阵风席卷起的黑灰染了的衣裙,有些冷淡的说道:“鬼神特使。”

  “鬼神……特使。”蘼窈眼神探寻的打探着眼前的这个特使,虽然比之不上自己的倾城之姿,但尚且还算看得过眼,除了那双灵动的眼睛让自己莫名的不喜欢之外,一身好灵力倒也配得上特使这个称号。

  染灵鼻腔中“嗯”了一声,便学着鬼神的样子负着手不说话。

  “怎么,你唤了我来,还要我请问你是何事?”蘼窈见着染灵的那副做派有些不悦。

  “你罪孽如此深重,竟还如此乖张?”

  蘼窈右手拿起腰间的铃铛摇了摇:“小姑娘,你可知你在和谁说话,说来我也算是你的前辈了,你见我也应当先行一礼。”

  “我可没你这样的老妖怪前辈。”

  “你……”蘼窈被染灵气得险些说不出来话,一把甩开铃铛指着染灵:“你若不是这个特使,我现在就可灭了你!”

  染灵好笑的拍了拍手,右手化出软剑:“好啊,来啊。”

  “染灵住手。”远处传来鬼神的声音,染灵听到后无奈的笑了笑,收回软剑,静静的退到一侧蹲了下来。

  蘼窈听到声音后,身躯一震,双眼微红的转过身看着来人。

  鬼神从远处慢慢走近,面色冷淡如常,只是眼睛未落到实处,像是在看着眼前轻飘飘的尘埃。

  “大人……”蘼窈擦着眼角的泪,言语糯糯的喊道。

  鬼神走近染灵身侧,看着蹲在地上的染灵:“谁教你用招魂之法的?”

  染灵手中拿了一根破树枝在地上胡乱的画着:“自学的。”

  “谁许你用的。”

  染灵一把丢开树枝站起身,屈膝行了一礼道:“染灵只是想着速速解决此事。”

  “胡闹!”

  染灵撇着嘴,将脸扭到一侧不说话,鬼神心中叹了一口气转过头看向蘼窈:“你可知罪?”

  染灵还以为鬼神问自己,正想转过头回话,却发现鬼神眼神落在了蘼窈的身上,心里有些吃味的再把头转了回去。

  蘼窈神情甚是激动的向着鬼神走近了两步:“许久未见大人,大人可好?”

  鬼神不说话,只是眼神冰冷的看着蘼窈,而一旁染灵像是料到了一般埋下头,准备离得这二人远些,刚迈开了步子就被鬼神扯住了手臂:“走哪儿?”

  “我避着些,您好说话。”

  “不必。”鬼神将染灵扯回原地才松手,染灵有些无奈的捂着耳朵继续蹲在了地上。

  蘼窈见状瞪着眼睛看了染灵被鬼神拉过的手臂一眼,才收回眼神柔弱的看向鬼神:“大人,距蘼窈上次见您,已经过去了上百年,但未想到再次见面,竟然是在这样的场景之下。”

  鬼神像是并未听到蘼窈的话一般,只是继续冷淡的开口:“你可知罪?”

  蘼窈娇弱的欠了欠身,那风一吹就要倒下一般的身躯倒真是让人见怜,尤其是那张美艳的脸上此时哀怨的挂着泪珠,连道子都有些怜惜的叹了口气。

  染灵白了一眼道子,稍稍转头看向蘼窈,见蘼窈掩着脸庞悲戚戚的说着:“若是当年蘼窈私自离开地界,不顾鬼神特使的职责和使命,蘼窈自然是知罪,这些年来,蘼窈一直未敢面见大人,便是因为蘼窈心中有愧。”

  染灵疑惑的看着蘼窈,虽然看得出来她这幅样子的确是娇柔造作出来的,但她口中的话不像有假,难怪她此前说是自己的前辈,原来这鬼神特使原是有人担任,而自己也是正巧顶了这个空缺。

  不过她言语间像是与鬼神甚熟,看之关系更是在自己之上,染灵更是有些吃味起来。平日里见着的鬼神皆是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就连幻与之也不亲近,竟还不知还有这个红颜知己。

  染灵越想越觉得心里酸溜溜的,没来由的就冒出一句话:“大人说的是你伙同招魂使灭了青木部落之事。”

  刚说出口,染灵就后悔得使劲拍了拍自己的嘴巴,而另一边的蘼窈立即眼神凌厉的看向染灵:“小姑娘,你说什么?”

  鬼神却不经意的挡在了染灵的身前隔开了蘼窈的目光:“她说得不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