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侦探 幽情奇缘 我的鬼神郎君

三十二 新任招魂使

我的鬼神郎君 平戈 3015 2019-02-22 07:55:00

    事情了结后,染灵终于是跟随着鬼神回了地界准备休息半日。

  染灵刚回自己殿内不过一刻钟,便看见幻喜气洋洋的走了进来拱手道:“恭喜恭喜啊,新任招魂使。”

  “什么?”

  幻拍了拍染灵的肩膀打趣道:“别装了,你如今可是我地界的大人物了。”

  染灵拧了拧眉毛,依旧是一脸疑惑的表情:“你在说什么?”

  幻惊奇问道:“你还不知道吗,大人一回来便传了令,命你为新任招魂使。”

  “大人在哪儿?”

  染灵将自己好好打理了一番才去面见了鬼神,而见到鬼神悠闲的在殿内煮着茶染灵急忙走过去结果鬼神手中的木勺:“染灵来吧。”

  鬼神并未拒绝染灵的动作,只是抿了抿嘴角:“招魂使是不必做这些的。”

  “嗯?”染灵疑惑的抬起头:“大人真信得过染灵?”

  “你分得清善恶,辨得了是非,凡事拿得了主意,自然信得过。”

  染灵低下头浅笑了一下:“大人从不问染灵过去,也不打探染灵来历,如今还愿信任染灵,染灵真的很欣喜。”

  鬼神拿回染灵手中的木勺,自顾自的煮着茶:“如此便好好做。”

  “大人与从前不同了呢。”

  “嗯?”

  染灵乖巧的坐到一侧,像只小猫一样的偏着头看着鬼神:“大人愿意同染灵多说些话了,也对染灵放心了。”

  鬼神不作声,心里却复杂翻涌,有一丝说不上来的情绪在蔓延,总觉得此时与染灵言笑晏晏的坐着说说话竟是让人分外安定。

  目光扫过染灵,看到她发自内心的开心着,也不经意的勾了勾嘴角,许是孙慕霜那件事之后,许是更早以前,鬼神便已习惯了身边这个时而正经严肃时而活泼灵动的丫头了。

  她来地界的这些日子,这清冷了千年的鬼神殿也温暖了起来,而自己这颗石头心也如复苏了一般,慢慢被牵引被扯动。

  染灵看着鬼神面容温和的在烹茶,心里不禁赞叹道:这长得好看的人真真是做什么都赏心悦目,便是那手指一动也像是一首情诗,撩拨得人心动、情动。

  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染灵向前倾着身子小声说道:“大人之前答应的免死金牌可还作数?”

  鬼神不以为意:“怎么,已经当上了招魂使还不够?”

  “那前任招魂使不也是说炸了便炸了,要是哪天染灵又惹了祸,大人一怒之下也把染灵给炸了怎么办?”

  鬼神挑了挑眉:“那你想如何?”

  染灵见鬼神言语松动,立即抓住机会道:“大人赐一块免死金牌给染灵,这样染灵犯了错便能抵挡一次。”

  “可是本座从未有过这个东西。”

  “那……”染灵挠了挠耳朵:“大人象征性给个物件,或者承诺染灵一句也可。”

  鬼神手指点了点染灵头上的白玉血簪:“这东西早就给你了。”

  “嗯?”

  “你既入了鬼神殿,是为鬼神之人,本座自然是会护着你,不会让你受半分委屈。”

  染灵担任新任招魂使一事不过半日便传遍了地界,阎罗殿听闻后也是掀起了不少的波浪。

  一向暴躁的楚江王直接掀了桌子,在阎罗殿内破口大骂,唯恐天下不乱的秦广王拉了好一阵才将楚江王拉住,不然依着楚江王的性子,定要将阎罗殿内闹得人仰马翻。

  “真是越来越猖狂了,特使也就算了,如今竟是将招魂使如此重任交付给那个婢子!”楚江王在阎罗殿内咆哮着。

  秦广王垫着脚尖小心绕过洒落一地的杯碟,捡起被楚江王扔在地上的令牌:“他要回来了,你也放心些了。”

  “你说的是……”

  秦广王扬了扬手中的令牌:“曾经弄死鬼神殿的那两个婢子就是他的主意,为的就是坏了那个染灵的名声,如今他亲自回来了,你我都可以省心许多。”

  “是啊,他要回来了,那鬼神殿没几天安生日子了。”

  这边的染灵新上任接到的第一个召唤,便是个令人头疼的。

  召唤者是一个不过十二三岁的孩童,见到染灵时还害怕得将手中的清香都给丢了。染灵见状苦笑了一下:“孩子,唤吾何事?”

  那孩子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浑身发抖着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染灵也不再浮在半空中,缓慢落了地,恢复了凡人的样子慢慢走近孩子蹲下来:“告诉姐姐,是谁教你这样做的?”

  那孩子缓了好一会才结结巴巴的说道:“是……是个大哥哥。”

  “那他人呢?”

  “我……我也不知。”

  染灵小心的扶着孩子起身,替他将身上的灰都拍了去,还捋平了衣服上的褶子:“记得以后别随便答应别人做事,也要小心些不怀好意的陌生人。”

  那孩子从染灵手中挣开,后退了好几步之后转身跑了,留染灵还蹲在原地一脸莫名。

  染灵捡起了地上的清香看了看,果然是有灵力残留,试着用灵力追踪,便看见清香中跑出来一根白丝,随着风吹的方向向东南方向飞去。

  染灵不急不缓的跟着白丝走着,穿过了一片松树林后来到一座小山包处,染灵冷了冷眼神提步上了山,直到了半山腰处时,才看见白丝溶解消失不见。

  四处观望了一圈并没有看到人迹,染灵掐指算了算,走到一颗高树之下:“让一个孩子去做这事,不仁义吧。”

  树枝随着风动了动,有几片叶子飘落下来,落在了染灵的肩膀上,染灵不屑的笑了一下,用灵力将树叶抖开,而后推开几步将那只清香拿出来燃上插在地面之上,讲手拢进袖子气定神闲的站在一旁。

  待清香即将燃尽时,树上的人终于是现了形,摇摇晃晃的从树上飘落下来。

  染灵抬眼看去,是一个身穿血红色衣袍的男子,齐腰的黑发只用一根红色的发带系着,腰间别着一直血玉打造的笛子。

  只这一身穿着,染灵就觉得是个不一般的了,哪知仔细向脸上瞧去时,才觉得这真是个妖孽。若说染灵长得是算清秀,那蘼窈长得妖艳,那这名红衣男子便是长得几近狐媚妖孽了。

  浓眉入鬓,一双丹凤眼含春般流转,细挺的鼻梁之下是一张嫣红的嘴唇,尤其那刀子般的脸庞让染灵都有些赞叹,这要是个女子,那得是要多倾国倾城。

  红衣男子上下打量了染灵一圈,捂着嘴笑道:“本以为招魂使是个糟老头子,没想到还是个小丫头。”

  染灵没忍住翻了一个白眼,声音冷冰冰道:“尔唤吾何事?”

  红衣男子勾起嘴唇笑了笑:“倒是像个样子。”

  染灵正想动用灵力探查一下这个人深浅时,却被男子打断:“还请招魂使大人帮我一个忙?”

  “何事?”

  红衣男子取出腰间的笛子摸了摸:“将此物交于招魂使保管,待我取之日,招魂使再取我寿数作为保管的报偿。”

  染灵撇了一眼笛子,眼神却越发冷起来:“本招魂使不是来与你保管物品的,你且自己收好。”

  说完,染灵就转身欲走,却被男子飞身挡住:“此物事关重大,只有放在招魂使这儿我才放心。”

  染灵挥手欲打开男子,却不料男子竟是道行不浅,一下便抓住了染灵的手腕戏谑道:“招魂使一言不合便要动手吗?”

  染灵抬起左手祭出灵力向男子打去,男子急忙躲避之时染灵才堪堪抽回了手,染灵拍了拍被捏过的袖子大喝道:“放肆!”

  男子此时才正色道:“招魂使,在下是认真请求的,此物至关重要,所以才请招魂使保管。”

  染灵斜了一眼男子:“何以为证?”

  男子将笛子递到染灵面前:“招魂使瞧瞧,这可是地界之物呢。”

  染灵这才真正注意到笛子,见笛子成色似乎与自己的白玉血簪相近,但笛子周围没有紫光围绕,只是有股淡淡的黑气。

  “那又如何?”

  男子手指滑过笛子,一双丹凤眼饱含悲伤之气:“此物于我来说,比性命更重要,但现在我有要事缠身,所以必须得将这地界之物交给地界保管。”

  染灵不相信的拿过笛子看了看,刚准备说话时,便见那红衣男子转身飞走,只丢下一句:“来日再会。”便消失不在。

  染灵有些气恼,险些将笛子扔在了地上,平和了好几口呼吸之后,才拿着笛子返回了地界。

  到了地界,染灵先行去找了道子,见道子老神在在的在幻的院子里喝着酒,染灵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将笛子扔在了道子的身上:“你倒是清闲!”

  道子的酒壶险些就被染灵扔的笛子打翻了,道子急忙手忙脚乱的护住酒壶才没至于洒出,那没人管的笛子便掉在了地上。

  道子抬头看了看染灵的神色不好,才讨好的自己弯腰捡起笛子放在桌上:“我说丫头,你火气怎么这般大?”

  染灵瞅了一眼笛子,更觉得有些气恼:“我说,你如今也算是个特使了,为何什么事都让我去,而你自己在这里逍遥得喝大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