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侦探 幽情奇缘 我的鬼神郎君

三十三 鬼神的心思

我的鬼神郎君 平戈 3028 2019-02-23 07:58:00

    道子打着哈哈:“这不还没熟悉事务嘛,别急别急。”

  “你……”染灵正要开口骂人就见幻一脸疑惑的走了进来,看了看张牙舞爪的染灵问道:“哟,招魂使这是怎么了?”

  染灵一把抓过幻摁在桌前的凳子上:“你看看这是不是地界的东西?”

  幻拍开染灵摁在肩上的手,才慢悠悠的拿起那只笛子看了看,笛子成色的确是与染灵的簪子相近,但只是相似却并不是同一物,而那笛子上隐隐冒出的黑气,也不过是有人强加了些地界之气上去。

  幻看完后扔在了一旁:“你在哪儿捡了这个不值钱的玩意儿?”

  “我就知道……”染灵越想越气恼,抓起道子的酒壶就灌了两口:“姑奶奶我是被算计了。”

  幻看戏般的抓了块桌上摆放的点心塞进嘴里:“怎么说?”

  染灵斜眼看了一眼一脸幸灾乐祸的幻和道子二人,鼻中“哼”了一声后,抓起笛子转身走了出去。

  身后的幻还在继续喊着:“别走啊,说说,你怎么着了?”

  染灵一路踢着地面的小石子走回鬼神殿,那阴郁的情绪都写在了脸上,而一直垂着头走路的染灵未注意到殿前有人,只是自顾自的踢着小石子,哐当一声踢到了殿门上,就听见前方有冷冰冰的声音传来:“这是谁又惹你了?”

  染灵听到声音后浑身一激灵,急忙行礼:“染灵未看见大人,还望大人恕罪。”

  鬼神侧着身子撇了一眼染灵后直接进了殿中,染灵敲了敲自己的脑袋后跟着进去。

  “你怎么了?”鬼神看见染灵愁眉苦脸的样子忍不住问道。

  “大人……染灵觉得自己好生愚笨。”

  “……”

  鬼神难得的恨了一眼染灵,有些头疼的走到其身侧:“何事?”

  染灵掏出笛子递到鬼神面前:“喏,染灵被人骗了。”

  鬼神无奈的看了一眼染灵只好接过笛子,看了几眼后问道:“这笛子怎么了?”

  “染灵受到召唤去人界,结果被人坑骗了,说这是地界之物,让染灵帮其保管,染灵还未答应那人便不见了。”

  “那你丢了便是。”

  染灵盯着那只笛子皱了皱眉:“染灵也知道这不过寻常小事,只是总觉得哪儿不对,这人敢戏耍地界招魂使,必定不简单。”

  “……”

  染灵抬头看了一眼鬼神,见其果然一脸无语的表情,只好将头垂得更低:“大人也觉得是染灵愚笨被人戏耍了罢。”

  鬼神走到案前坐了下来,将笛子放在案上后,自己倒了一杯茶水喝着:“你说说怎么个不对劲?”

  染灵听到这句话后才有了精神,急急忙忙的走到鬼神的对面坐下,双手枕在案几上急切道:“大人,我觉得此人真的不寻常。”

  “怎么说?”鬼神顺手的也给染灵倒上了一杯茶,手上试了试温度才递到染灵的面前。

  “那人气息不寻常,但染灵还未来得及探寻这人就走了,如果他是凡人,那又是怎么让这笛子沾上地界的之气的呢?”

  鬼神抿了一小口茶水:“所以你认为他与地界有关。”

  “大人,染灵觉得这人好像是冲着染灵来的。”

  “何以见得?”

  “他先是让一个小孩引我去,然后又像是知晓我定会去寻他一般在那处等着,且他等的那个地方也让染灵灵力受限,所以染灵想了想,此人许是冲染灵而来。”

  鬼神听完后拿起笛子再细看了看,笛子上的黑气是最常见的地界气息,若是要寻来源,也是不好寻的。倒是这笛子刻意仿造白玉血簪的成色倒是真有些可疑,鬼神将笛子收在一旁的笔架旁:“那便将此物放在本座这里,你可放心了?”

  染灵点了点头:“大人可觉得是染灵多疑了些?”

  “顾虑周全些也是好事。”

  染灵像是终于放下了心事一般松了一口气:“还是大人好,能够理解染灵,对了,大人饿不饿,染灵给您弄点点心来?”

  “不是说过你不用随侍?”

  “可是染灵瞧您像是瘦了。”

  鬼神有些不自然的撇开脸:“那你去吧。”

  染灵像是捡了便宜一般蹦蹦跳跳的去了后殿,鬼神独坐在殿中撇了一眼笛子后目光回到自己的手上。

  像是被提起心事般,鬼神突然想到孙慕霜冒充染灵那日的事来。

  那日鬼神本来在殿中看着一本上奏的册子,那孙慕霜用了黄泉水幻了染灵的模样走了进来,鬼神心思皆在册子上,倒也没在意进来之人,还真以为是染灵。

  孙慕霜在鬼神身侧站了一会后,极为自然的屈下身跪坐在案几旁为鬼神细细研磨,见鬼神伸手欲拿笔时,便自己挑拣了一只递了过去。

  待鬼神处理完所有上奏的册子后,才注意到一旁的孙慕霜,见其不似平时染灵乖巧的样子,只是满脸微红的盯着自己便问了句:“你今日是怎么了?”

  孙慕霜含羞的笑了笑:“只是觉得大人甚是好看,便不觉多看了几眼,哪知便看沉了进去。”

  鬼神狐疑的看了看孙慕霜,注意力回到了处理完的册子之上:“幻在何处?”

  “幻大人正忙着呢,大人有何事吩咐我便是。”

  “他忙什么?”

  孙慕霜将鬼神手中的笔拿过来放好,轻手轻脚的理着案上的笔墨含笑道:“幻大人自然有幻大人该做之事,大人这里一切吩咐我就好。”

  鬼神更加觉得奇怪,今日的染灵怎的如此反常,疑惑的看了几眼后,才收回目光收拾起了桌上的册子,孙慕霜见状急忙插手进来,哪知却将堆好的册子推翻了不少。

  孙慕霜见状急忙手忙脚乱的捡着册子,而鬼神也有些不悦的理着案上的册子,孙慕霜妆似慌乱之中,一把拉住了鬼神还在整理册子的右手。

  鬼神手上的动作顿时停了下来,怔怔得望着被拉着的手,孙慕霜小心的看了看鬼神的神情,见鬼神并未排斥,便缓缓倾身到鬼神身侧,偏着头附在鬼神耳边语带暧昧道:“大人既然已经处理完了事务,那余下的这大好时光便不要辜负了吧了吧。”

  孙慕霜今日特地去求了偏殿的侍婢寻来了些花瓣沐了个浴,还特地将外衣拿熏香熏了半日,现如今的孙慕霜就如同那花丛中走出来一般,身上集满了万种香味。若不是这地界阴冷,生灵贫瘠,孙慕霜还想着捉几只艳丽的蝴蝶藏于袖子,学那人界传言的仙子一般。

  此时的鬼神已经明显感觉到眼前的这个染灵不对劲,素日的染灵懂事乖巧,断不会对自己如此亲近,更不会对自己说这些暧昧之语。

  但明知有异样的鬼神却是不忍推开身侧的人,而自己也僵直了身子不敢动分毫。侧目望过去,烛火辉映之下,染灵的侧脸晕染着一圈淡淡的橙光,而那一双未直视自己的干净澄明的眸子,在自己第一次在边镇与之对视时,就险些乱了方寸迷失在其中。

  地界常年阴风阵阵,刺骨的风时常会刮碎了幽魂的形态,将幽魂撕裂为一缕缕的黑烟飘荡着,而此时吹进鬼神殿的风却让许久未有五感的鬼神觉得有了些暖意。

  鬼神终于偏过头看向扮着染灵模样的孙慕霜,但却在再次看进那双眸中时,未找到平日那种透亮,反而是有了许多浮尘和嘈杂。

  鬼神一下神台清明,像是如梦初醒一般眼神瞬变,以灵力将孙慕霜震开,迅速的起了身站到了一旁。

  孙慕霜见状,知道鬼神方才也是有些动情,不然早就动了手,打定主意后不死心的从地上爬起来,红着脸冲着鬼神小跑过来。

  而早已有了戒备的鬼神一下瞬移开原地,孙慕霜一下扑了个空,一个没站稳直接摔倒在地,扑倒在了鬼神脚下。

  而此时幻正好急匆匆的走回来,就见着带着染灵样子的孙慕霜扑倒在鬼神脚边,而鬼神一脸铁青的对着自己说道:“将她丢去炸了!”

  幻有些尴尬的站着,看了看地上的孙慕霜想挣扎着起身却又不敢帮扶,只得开口求情:“大人,不知染灵做了何错事,还请大人网开一面给她一条活路。”

  鬼神嫌弃的看了一眼地上的人:“本座不想说第二遍。”

  幻只能屈膝跪下:“大人,纵然染灵有千般错,也还请大人看在她一心忠于大人,尽忠职守,留她一条命吧。”

  鬼神冷哼一声,对着孙慕霜一挥衣袖,孙慕霜便现了原形,露出了本来的样子坐在地上。

  幻见状恍然大悟,急忙从地上起身答了一句:“属下领命。”便拉着孙慕霜出了鬼神殿。

  回想到了当日,鬼神若有所思的看了看自己被拉过的手心,虽然事后用了二十一种花汁子泡过的水洗了手,但仍是觉得不干净。

  而如今想来,如果当时是真的染灵,看到的是那双真切的眼眸,鬼神也不敢保证自己不会沉沦进那双眼睛之中,会放开那只拉住自己的手。

  鬼神缓缓捏紧手心,眼神恢复了平日的冷淡,口中却自言自语道:“或许,你真是那个不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