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侦探 幽情奇缘 我的鬼神郎君

三十五 试探

我的鬼神郎君 平戈 3014 2019-02-25 07:55:01

    刹赞赏的看着染灵的背影心里暗想道:“鬼神看中的人,果然没那么蠢笨。”

  染灵气鼓鼓的回了鬼神殿,见着鬼神一副悠闲的样子才是定了定性子:“大人,染灵有事禀报。”

  “你说。”

  “那阎罗殿的刹已经来寻了染灵。”

  “他可有做什么?”

  染灵仔细想了想:“除了戏耍染灵倒也没什么。”

  “此人心思诡谲,你自要多加小心。”

  “是。”

  过了几日,安生了几天的染灵终于消停不住,跑去了幻的院子想找幻聊天喝酒,幻也是好容易休息便也同意了。

  二人酒还未喝几杯,正在侃着大山,就见着道子一脸鄙夷的走进来:“又背着我偷喝酒,怪不得你麻烦事多。”

  染灵:“怎么了?”

  道子寻了个酒杯自顾自的到了一杯酒:“你还在这里喝酒,那阎罗殿都闹得人仰马翻了。”

  幻不以为意:“那伙人什么时候消停过。”

  道子:“这次可不一样,跟这丫头有关。”

  染灵本还悠闲的喝着酒,听到这句话险些被呛到:“又关我什么事?”

  “你还不知道吧。”道子眨眨眼:“那阎罗殿的刹可是闹得要死要活要求娶你呢。”

  “他没病吧?”

  道子耸耸肩:“谁知道呢,如今正闹着呢。”

  染灵将酒杯重重的放下:“他大爷的,疯狗似的咬着不放了是吧。”

  幻有些心疼的看了看杯子,见完好无损才放心道:“怎么,你与他还真有交集?”

  “谈不上,只是这个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一直咬着我,不知道是想干什么。”

  “没准人家还真看上你了。”幻打趣道。

  “得了吧,少埋汰我,我知道他在盘算着什么,只是不知道他如今到底要出什么招。”

  “染灵啊。”幻抿了一口酒:“从前我还以为你是个心思简单的,如今看来你也是切开黑的。”

  “少来少来,喝你的酒。”

  染灵有些晕乎乎的走在回鬼神殿的路上,四下无人一片寂静,染灵勾了勾嘴唇,假意的哼起了小曲来。

  果不其然,还未走到鬼神殿,从角落出就窜出个人影向染灵而来,染灵打着哈哈转身避过,那人影发出戏谑的笑声:“我还真当你醉了。”

  染灵眼神立即清明,恢复了冷冰冰的样子:“你也不蠢。”

  刹仍旧是一身红衣,手指捏着拿着一本册子笑意斐然道:“若将你娶了去,还真是有意思。”

  “看来你真是寂寞得久了,所以你便整日穿着一身嫁衣,到处游荡?”

  刹脸色有些难看:“你胡说什么。”

  染灵打了一个呵欠:“本使累了,恕不奉陪。”

  刹不再阻拦,只是笑得阴森森的看着染灵的背影:“终有一日,你不敢再如此轻视我。”

  第二日,刹便遵循着人界的规矩抬了两箱彩礼到了鬼神殿外求见,鬼神看了一眼染灵,染灵心领神会命人将刹打发了。

  不死心的幻连着几日来求见,惹得此事传得沸沸扬扬,整个地界都在议论纷纷。

  染灵实在是受不了刹引导言论这一套只好出了殿门,看见刹一脸得意的站在殿外,而远处围了不少看热闹的地界人。

  刹见染灵终于是出来了,大声喊道:“刹心悦招魂使已久,今日特来以下聘,求娶招魂使!”

  “滚!”染灵的语气和脸色一样,冷如冰山。

  刹像是料到一般并不气恼,而是敲了敲彩礼的箱子,继续大声道:“招魂使已经收了我的定情信物,也与我在人界缠绵悱恻已久,如今怎的突然变脸?是嫌我的彩礼不够吗?”

  “你这些下三滥招数别在本使面前用了,你可知污蔑招魂使是何等罪过?”

  刹歪着头看着染灵笑了笑:“招魂使这是在和我使小性子?”

  染灵不耐烦起来:“赶紧滚回你的阎罗殿,别在此处碍眼,若叨扰了大人,本使定不会放过你!”

  “原来招魂使是如此始乱终弃之人,如此无心无常如何能做得这招魂使?我地界的声威何在?”

  染灵不耐的挠了挠耳朵,鄙夷道:“本使从未收过你的信物,也从未与你有过什么过往,你若再乱嚼舌根,可是想去拔舌地狱尝尝其中滋味?”

  “那我的笛子呢?”

  “在本座这里。”鬼神在殿中听得烦了走出来道。

  “呵……”刹看见鬼神后眼神阴狠了些:“那招魂使与在下在人界的日子总不是假的,可是有人证的。”

  刹招了招手,有一个魂灵漂浮了过来,正是之前那名毁容的女子,只是如今已成了游魂,晃晃悠悠的飘着。

  染灵冷笑了一身:“那又如何?”

  刹推了一把那女子:“你来说。”

  那女子浑浑噩噩的机械式的开口:“小女在世时,见着二位在人界亲热异常,互许终身。”

  染灵听完后点点头转过头看向鬼神:“大人可信我?”

  鬼神点点头,将笛子扔还给了刹后转身进了殿内。

  染灵笑着目送鬼神进了殿后,立即变脸转身看向刹:“若说人证,本使也有,不过这能说明什么?”

  那女子突然激动的哭起来:“使者大人,您之前嫉妒刹大人待小女好,便毁了小女容貌还拿了小女寿数,如今小女都这般了,您还忌讳什么呢,小女只是希望刹大人幸福而已啊。”

  刹满意的看了看女子,一脸期待的看着染灵,染灵不气反笑起来,还顺势鼓了鼓掌:“不错不错,这还算有了些水准。”

  那女子扑通一声跪下拉着染灵的衣角哭道:“还请使者大人放小女一马,小女决不再妨碍使者大人和刹大人,自请去往阎罗殿下地狱。”

  刹笑意弯弯的看着染灵:“招魂使,她都如此说了,你看……”

  染灵抄着手退了一步,将衣角从女子手中退了出来:“如此我便成全你,既然这么爱说话,就替你的刹大人去拔舌地狱好好享受一番。来人,拉下去!”

  女子还未反应过来就已经被拉了下去,刹毫不在意的问道:“招魂使好狠的做派啊,真不知这世人到了你手里还能活几个?”

  染灵看了一眼周围围着的人指着自己议论纷纷,说的无非就是自己始乱终弃和心狠手辣,染灵倒不忧心这些流言,只是担心会影响到鬼神。

  想了想,染灵笑着看着刹:“所以你到底想如何呢?”

  刹侧过身靠近染灵小声道:“要么你嫁给我,要么这招魂使你也就别做了。”

  “你就这么笃定我会选择其一?”

  “不是吗,你还有其他的选择?”

  染灵一把推开刹:“不好意思,我都不选,你可以滚了。”

  “招魂使不仁不义,戏弄我感情在先,残害凡人在后,此等品行败坏之人担任我地界招魂使真是有辱我地界威名!”

  “你又能奈我何?”

  刹丢开那只笛子:“招魂使一介凡人之躯,长留地界担任要职,如今还如此行事狂妄,真该让这天下人看看。”

  染灵点点头:“那意思是刹大人要来做这地界的主咯?且不说大人在此,鬼神殿在此,就在你之上还有阎罗殿十殿阎罗看着呢,你这是想要当这地界之主了?”

  “我可没这样说。”

  “那你在这鬼神殿前肆意叫嚣,侮招魂使清誉,是当鬼神大人和十殿阎罗都不在了吗!”染灵大声指着刹:“位极人臣,都知上有君王,当安分守己。你一个阎罗殿副手不仅敢攀咬鬼神殿招魂使,还敢在这鬼神殿当着鬼神大人引导舆论,你又居心何在!”

  染灵急言令色喝住了刹,刹反应了半晌刚想说话却被染灵打断:“本使每次出使人界皆是携带灵器,行事说话亦是记录在册,一切都在鬼神殿和阎罗殿过了眼,你如今出言诽谤,是在暗示鬼神殿与阎罗殿都在包庇本使,也是在质疑阎罗殿一直纵容本使犯上作乱?”

  刹有些急了:“你别胡乱掰扯!”

  染灵看了一眼周围的看热闹的群众大声道:“本使一言一行皆有记录,自本使任职以来阎罗殿都未曾出言过一分,如今你这副手在此置喙,是至阎罗殿于何处,莫不是你早已对阎罗殿不满,妄图以挑拨本使与阎罗殿为敌?”

  刹此时慢慢反应了过来,敢情这染灵一开始由着自己放话就是在这儿等着,那十殿阎罗本就疑心颇重,若是听不得挑拨还真以为自己是来挑起争斗而不是全心为其做事,那自己可就腹背受敌了。

  染灵见刹已经是一副明了的表情,接着说道:“若是副手一定要如此,那本使只能请阎罗殿拿来记录册子一证清白,但副手该如何去向阎罗殿解释,是刻意挑拨鬼神殿与阎罗殿的关系,鹬蚌相争,你好渔翁得利,还是你早就想从本使下手,一步一步瓦解,从而翻身为王?”

  刹大笑了一下拍了拍手:“不错,一张嘴果真尖锐得很,来日方才,我们且慢慢斗。”

  刹说完转身欲走,却被染灵叫住:“等一下!”

  刹勾起嘴角笑了笑:“怎么,改变主意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