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侦探 幽情奇缘 我的鬼神郎君

三十七 唯独你一人

我的鬼神郎君 平戈 3044 2019-02-27 07:55:00

    放完了河灯的染灵心情甚好,与鬼神在夜市上晃悠着,不过才不过半柱香的时间就感受到招魂令的召唤,染灵苦哈哈的转身看着鬼神,鬼神莞尔:“本座同你一起去。”

  染灵觉得前所未有的轻松和惬意填满心间,看着面前的鬼神不再似从前那般冰山一座,反而似春日暖阳一般,将整个心间的阴霾一扫而光。

  “大人,您真好。”

  染灵与鬼神原地幻烟而去,来到受召之处,刚到目的地,鬼神便隐了身形和气息退到暗角处,染灵独自现身在一片空地之上。

  刚到此地,染灵本来晶莹的眼神瞬即变得严肃,站定后负着手冷冷的看着前方。

  半晌后,远处的树林似乎有了响动,染灵悄悄别过头冲着暗处的鬼神说了句:“不管何事,还请大人先瞧着。”

  远处的鬼神微微点了头,染灵这才放心的看着声音传来之处,右手食指敲着左手手背静静等着。

  响动之声越传越近,而四周的气温也开始慢慢降低,空气之中弥漫着一股死灰之气。

  四周瘴气弥漫,渐渐遮住了树林的全貌,不过片刻,除了染灵身侧便是再也瞧不见其他的事物。

  染灵敲着手背的节奏越来越慢,像是在细数着这缓慢接近的声音,一阵黑雾席卷过染灵的裙角,勾起衣衫飘动后渐渐成了一个人形立在染灵身前:“见过招魂使大人。”

  染灵点点头,仔细的看着眼前的这黑雾形成的人形,虽然声音听不出男女,但可以感觉那股身上散发出来的强烈的戾气,绝不是一般魂灵。

  染灵闭上眼,右手凝起灵力划过双眼,一阵紫光闪过,染灵睁开眼,赫然看见一个红衣厉鬼站在面前。

  就是时时在地界见惯了各种飘来飘去的魂灵的染灵也不得不承认被吓了一跳。

  眼前的这个红衣厉鬼是个女子身,披头散发的耷拉着脑袋,而颈子上那就碗大的疤深可见骨,一身红衣更像是鲜血浸泡过一般,衣角滴啦滴啦还在滴着红色的液体。

  染灵撇开了脸,沉着嗓音:“尔不归往地界在此处作甚!”

  那女鬼抬起不太自然的手拨开脸上的头发露出一张还在滴血泪的脸,声音状似指甲划过桌面一般的说道:“大人,我冤啊,我冤啊!”

  “自有阎罗殿在,尔唤本使意欲何为?”

  那女鬼尖着嗓子笑了笑:“阎罗殿只管死人,哪里管得了活人,只有招魂使大人能为我申冤。”

  染灵掐指算了算:“尔逗留已久,该走了。”

  女鬼脚下显了型,一下跪倒在地:“求大人为我做主!”

  染灵抬起头看向远方:“地界有地界的规矩,人界有人界的规矩,你自是知道。黄泉一过,奈何桥一走,这些纠缠你的俗事你便全然忘了。”

  “不要!我不甘心!”

  “再拖下去,你没有机会再往生了,难道你愿生生世世被关在那地狱之中,受尽无边的折磨和苦楚吗?”

  女鬼冷笑了一下,提起手扶了扶要掉落的头颅:“皆传新任招魂使心思纯善,爱伸张正义,怎么到了我这里,招魂使便这般无情了。”

  “你可知你在说什么?”

  “我当然知道,世人皆知鬼神殿中的鬼神冷酷无情,唯有新来的招魂使施恩济下颇受敬佩,便是那鬼神殿中唯一的指望,如今看来也不过如此。”

  “你这还没入地界便对我地界知晓不少,看来是早有准备?”

  女鬼从地上起身,将自己的脑袋扶正,伸出长长的指甲整理着头发:“我只是觉得招魂使大人待我不公,为何他人便能得到招魂使的帮助,唯独我不可,还是招魂使大人此时有些避讳?”

  女鬼说完状似无意的向四周看了看,阴测测的笑着:“我可以等着招魂使大人方便的时候再细说此事,只要招魂使大人为我了却心愿,我愿入地界为招魂使大人所用,为招魂使大人扫平一切荆棘,直登鬼神殿高位。”

  染灵听着女鬼的话眼神越发冷漠起来,这女鬼定是知道鬼神在附近便故意说这些话,引得鬼神怀疑自己言行前后不一是图谋不轨,甚至引导听者误会自己贪图权利,想要掌控鬼神殿。

  女鬼见染灵不说话,只好继续诱导:“招魂使大人于地界来说不过是新人,纵是鬼神给招魂使大人再高的权利和名分都不及招魂使大人自己给自己奔一个前程来得靠谱。我只是想要了却心愿,招魂使大人何尝不是呢?”

  染灵歪着嘴角笑了笑:“所以你的心愿是什么?”

  女鬼以为染灵动了心,心里终于是放心了些,如此便不会被那个孽障一直揪着不放了。

  女鬼褪去了周身的黑气,显出真身,一个长相灵巧的女子显了出来,披着齐膝的长发盈盈站着:“我只是希望招魂使替我报仇,杀了害我之人。”

  “哦?”染灵挑了挑眉:“何人杀,因何杀?”

  “我的父兄,为争权夺位。”

  染灵不以为然的笑了笑:“那你想如何报仇?”

  “血债血偿,定是要让他死法同我一样!”

  “以何交换?”

  “永世效忠,为招魂使大人鞍前马后,权倾地界。”

  染灵垂了垂眼神,撇见鬼神在远处面色未改身形未动,才定了定心神继续问道:“你凭什么让我权倾地界,就你这副厉鬼的形魄,鬼神大人一挥手你便散了。”

  女鬼笑了笑:“就凭我能知道地界如此之多的事,招魂使大人便可以信我。”

  “能耐这么大,怎么不自己去报仇?”

  “我还得留着自己助招魂使大人登顶呢。”

  染灵掏出册子看了看:“你生前作恶不少,按规矩是要下地狱受五百年酷刑后,才可有机会往生。”

  “嗯,所以招魂使大人准备如何为我开脱?”

  染灵收起册子冷笑了一下:“便判罚你永生永世囚于十层地狱,不可生,不可死,日日遭受刑罚不可断绝,直至这三界覆灭,世道无存也不可放出。”

  女鬼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你说什么?”

  “置喙鬼神殿,妄论鬼神大人下拔舌地狱,唆使招魂使叛离鬼神大人下蒸笼地狱,在世时作恶多端,离世后不知悔改该下铁树地狱和血池地狱,此间刑罚每日轮番受刑。”

  染灵似看不见女鬼几乎要将眼珠瞪出眼眶的表情,继续冷冰冰的说道:“还有告诉你背后的人,下次再出手,手段高明些,若再是如此,本使便不再陪他玩,直接让他同你一起去受刑,让你们时时刻刻相伴。”

  “你……你敢!”

  染灵挥手打向女鬼,不过用了三层力便将女鬼的身形都打得有些散:“放肆!刹没有教你规矩只教你如何送死吗!”

  女鬼被打得有些慌乱,急急的扶正自己几乎就要从脖子上掉落的脑袋:“你怎知……你怎会知……”

  染灵掐指捏诀唤来了鬼差:“去十层地狱里慢慢想吧。”

  女鬼被带走后,染灵才和缓了脸色,转身看着远处走来的鬼神,有些担忧道:“大人,方才那厉鬼说的话……”

  “本座明白。”

  染灵叹了一口气:“染灵未有一丝一毫的动摇,只是想确认这卑劣手段是否为刹指使。”

  “本座知道。”

  染灵见鬼神又是话少了起来,心里有些闷闷的,觉得好不容易拉近的距离又远了不少。且冲着刹最近的动作也是能知,刹便是要让染灵与鬼神离心,为鬼神殿树立更多的敌人。

  虽然这几次的手法确实不高明,显而易见的拙劣,但染灵可以感觉出能让幻避讳的,绝不是如今瞧上去这么简单。

  刹不仅是在试探,还是借着这些举动更深入了解鬼神殿每个人的心思和脾性,只是不知牺牲了这么多,刹到底了解到哪一层,下一步又将如何。

  染灵看着眼前的鬼神神情冷漠,连眼神中好不容易聚起的暖意皆是四散不在,更是痛恨起了那个丧门星。

  “大人……染灵也不知为何那个刹一直揪着染灵不放,但是染灵的忠心可鉴,就算那刹将染灵的形魄打散,染灵也不会叛离大人。”

  鬼神无奈的笑了一下,抬起右手,用手指理了理染灵被风吹得有些乱的额头碎发:“本座知道,亦是信你,只是不悦被打断了兴致。”

  “大人,只是不悦这个?”染灵不仅惊讶鬼神手上温柔的动作,更是惊讶于鬼神说的这句话。

  “不错。”

  染灵突然感觉脑子有些不够用了,鬼神一向喜怒不形于色,可能对着地狱之中的三千烈火皆是同样一副冷冰冰的神情。

  但不知是否是染灵自己想多了些,总觉得鬼神对自己越发不同,甚至能感受到有一丝情意。

  染灵心惊于自己这大胆的想法的同时,也不得不开始肯定自己的想法,也不知从何时开始,鬼神对着自己开始温和了起来,也爱笑了起来。

  染灵向来是个胆大妄为的,也是个不甘心的,所以此时心里有了想法后缓步靠近鬼神轻声问道:“大人可知自己现在大有不同了?”

  “本座不过唯独对你一人如此罢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