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侦探 幽情奇缘 我的鬼神郎君

三十八 阎罗使者

我的鬼神郎君 平戈 3007 2019-02-28 07:55:00

    解决了完了女鬼之事,染灵也没有心思再留在人界,心事重重的返回了地界。鬼神一到地界便没了踪影,染灵只好去了幻的院子,因为在这地界之中除了道子和幻,再是没有其他交心的朋友。

  道子依旧忙得没有人影,倒是幻翘着二郎腿拿着道子的酒壶喝着酒。

  染灵斜了一眼对自己视若无睹的幻:“诶,你把他酒喝完了不怕他追着你打么。”

  “他打不过我。”

  染灵平地翻了个白眼在一旁坐下,唉声叹气的玩着桌上摆放的茶具,幻刚开始还不以为意,后面实在是受不了染灵像个怨灵似的一直在耳旁叹气开口道:“怎么,和大人去玩了一趟还不高兴?”

  “你怎么什么都知道。”

  “我不仅知道这个,我还知道你对大人心思不单纯。”

  染灵一个失手险些将手中的茶杯捏碎:“那老头给你说的?”

  幻瘪着嘴:“谁看不出来?”

  染灵丢开茶杯捂着头皱着一张脸看着幻:“我很明显么?”

  “唔,蛮明显的。”

  “……”

  “诶,对了,我到现在都不知道你和那个刹是怎么回事。”

  染灵一听到这个名字就头疼起来:“别提了,就是个贱人。”

  幻险些呛了一口酒,擦了擦嘴角:“看来他惹你惹得不轻啊。”

  “那可不是,几次三番想要整我,我恨不得一剑劈了他,不过也是他未下重手,不然现在定是得斗个你死我活。”

  幻捡了一个糕点扔在嘴里嘟囔道:“我可是听说现如今他可是阎罗使者,你自己小心些。”

  染灵一下站起来:“什么!他不是个副手吗,未有功绩怎么可以胜任使者?”

  “你不也是一样。”

  “我……”染灵被幻堵的有些结巴起来:“我那是有大人护着。”

  “人家不也是有十殿阎罗护着。”幻皱着眉想了想:“不对,应是他护着阎罗殿。”

  染灵捕捉到幻话里有话急忙坐下来,拉着幻问道:“什么意思?”

  “这阎罗殿一直就十分仰仗他,本来是打算给他一个名分封个鬼王或者阎罗王什么的,但他志不在此,所以便作罢。”

  染灵想了想:“怎么,他还想着当鬼神?”

  “不错。”

  “这封神当真如此好封?这世间沧海桑田多少年也只出了一个鬼神。”

  幻小心的看了看四周,招招手示意染灵附耳过来:“传说中若能得封神者的真身炼化,再加上神力加持也不是未尝不可。”

  染灵眼神暗了暗:“所以,从一开始他便是冲着大人的神位而去的。”

  “可以这样说。”

  染灵冷笑了一下:“别说大人,我是头一个不允许。”

  幻无奈的摇了摇头:“你倒是比大人还在意。”

  “那自然是,以大人的性子这些个东西自然是不放在眼里,不过我可不一样。”

  幻笑了笑,戏谑道:“那是,大人于你而言自然是不一样。”

  染灵闲了两日,终于是接到了招魂令的召唤,掐了个诀晃晃悠悠的去了人界。

  此次到没有什么异常,只不过是个寻常的慈眉善目的老年人。

  染灵歪着头有些好笑的看着召唤之人:“老人家有何事?”

  那老人看到染灵怔了一怔:“没想到招魂使如此年轻。”

  染灵不自然的摸了摸脸:“本使自是与尔等凡人不同。”

  那老人苦笑着点点头:“也是,若我那孩子能活着,也看起来与招魂使差不多一般大。”

  染灵掏出册子看了看,老人不过六十有余,且今世寿数不短,能九十寿终正寝,也算是普通人中了不得的。

  “老人家所求何事?”

  老人悄悄抹了抹眼角的泪:“希望招魂使能让我儿活过来。”

  “你有儿子?”

  “不错,前些年城中疫病横行,我儿不小心沾染上,还没等到宫中太医的方子研制出来便过了身。”

  染灵细细看了看册子,老人这一世本该是无儿无女,怎么突然多出来个儿子,染灵有些疑惑:“老人家,你此生本无儿女缘,何来有子一说?”

  “本是我多年前在河边捡回来的弃婴,自小悉心养大倒也当作了亲生。”

  “你可知于疫病中死去的人皆是横死,轻易不可往生,何况复活?”

  那老人突然一下跪倒在染灵脚边,不停的哭着:“求求大人开恩,我就是舍了这条老命而去也想换他回来啊,他还这么小,这世上还有好多事未经历便去了,怎叫我不心痛啊。”

  “生死轮回皆有定数,你又何必执着。”

  “我听闻可以行招魂令用命求取招魂使的帮助,所以才见到您了啊,求求您开开慈悲,我愿意以我的性命换他来这世上过些真正的日子,来看看这繁华美景。”

  染灵摇摇头:“此事有违地界规矩,不可。”

  老人不停的磕着头,一边嘴里求着染灵,一边用额头磕得地下作响,不消几下地上已经有了血印。

  染灵有些不忍:“老人家,你别这样。”

  “求求您了,求求您了,求求您发发慈悲……”

  染灵撇过头不去看:“此事不成。”

  老人嘴里还在说着,磕头的动作也未停下,似是魔怔了一般不停得以额头撞击着地面,而额头上鲜血淋漓,流出的血滑过脸将胸前的衣衫也染红了不少。

  染灵以灵力扶起老人:“老人家莫要为难本使,还请自重。”

  说完狠下心转身化烟离去,返回了地界。

  见证了这一幕的染灵心里也不太好受,虽是知晓这天下父母爱子之心连天地也可撼动,但也有无力之事。

  不知不觉染灵走到了阎罗殿,看着阎罗殿中站着的刹愣了愣,倒是刹极为自然的笑着:“不知招魂使降临有何要事?”

  “寻个人。”

  刹有些好笑的捂着嘴:“招魂使要寻人自当去人界,来我阎罗殿作何?”

  “寻个鬼!”

  “是,还请问招魂使是寻哪一位?”

  染灵报了那老人的儿子的姓名生辰,刹听完后笑着点点头:“是,这便带你去。”

  “不必,本使自去即可可。”

  刹急忙阻止:“作为阎罗使者,接待招魂使也应该的。”

  染灵斜睨了一眼刹:“我们隶属不同,且无身份之规,你何必如此。”

  “算是为我此前赔礼吧。”

  染灵本不想与他有何交集,但知晓这是在阎罗殿,若是拂了他的意也不知还会出什么岔子,还不如将人放在眼前安心些,便也不再拒绝。

  染灵慢悠悠的走在刹的身后,刹也不着急顺着染灵的步伐节奏在前面领着路,从始至终都是面带微笑,不知道的人还当真以为这个刹便是如同这面上一般与染灵十分友好。

  直到下到第十四层枉死地狱,刹才停下了脚步,对着染灵笑了笑:“招魂使要寻的人便在此处了。”

  “枉死地狱?”染灵眯了眯眼睛:“据我所知此层是那些轻生犯贱者来的,怎么我要找的人亦是如此?”

  刹弯起眼角笑得极为妩媚:“不错,此人生前故意投身疫病之处,所以便来了此处。”

  染灵看着眼前的惨景缓缓闭上了眼,心里突然想到若是那个老人知道他是故意自己寻死又该作何感想,老人一心想要复活他,却不知他却一心赴死。

  刹看着染灵的表情笑了笑:“招魂使这是怎么了,遇着故人了?”

  “不是。”

  刹手指抚摸过一旁的铁链,见铁链上残留的血迹沾在指尖之上愣了愣,急忙掏出绢帕擦拭干净,染灵瞥了一眼:“阎罗使倒是爱干净。”

  “若不是这阎罗殿血腥之气太重,我还真想如鬼神一般日日身着白衣。”

  染灵冷笑了一下:“做自己不好吗?”

  “招魂使这是何意?”

  染灵摇摇头不说话,转身返回了阎罗殿,见刹疾步跟了上来只得转身:“今日劳烦了,不用送了。”

  “招魂使好走。”

  染灵本就郁闷的心情此时更加郁闷了,不仅为老人之事,更为方才见到的。

  此前染灵见到的刹行事大胆招摇,对自己更是不屑一顾,今日倒是极为难得与自己友好起来,不知这个一肚子坏水的又想出什么招来了。

  染灵回了鬼神殿,见鬼神终于现身坐在殿内看着册子,染灵心里欣慰了些走上前起:“大人回来了。”

  “嗯。”鬼神顿了顿之后问道:“你去阎罗殿了?”

  “是。”

  “何事?”

  染灵如实说来:“不过是去看看今日招魂令的主角,却没想到想法往往与现实不相符,不是所有事都能如愿,也不是所有人的想法都相同。”

  “事与愿违本就是常态,又何必去感怀,做好自己即可。”

  染灵笑了笑:“是,谢谢大人开导。”

  “去阎罗殿可是遇上什么人?”

  “是,遇上了刹。”

  鬼神点点头示意染灵继续,染灵也将心中所惑说了出来,鬼神摇摇头:“原本给了他这个位置便是要让他对你尊敬些。”

  染灵拧了眉头:“是大人封了他阎罗使者?为何?”

  “给阎罗殿一个好处,避免他们整日叨扰你,惹你心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