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侦探 幽情奇缘 我的鬼神郎君

三十九 计中计

我的鬼神郎君 平戈 3050 2019-03-01 07:55:00

    染灵听完鬼神这话,有些疑惑:“不是说刹不屑于这些位置么,如今怎么还就受下了。”

  鬼神:“许是有了别的想法。”

  染灵赞同的点点头:“我总觉得这个刹不简单。”

  “你这算是在夸奖他?”鬼神挑了挑眉看着染灵。

  “没……没有。”染灵被鬼神看得有些脸红:“只是觉得此人心思颇多又难缠得紧。”

  鬼神笑了笑不再说话,倒是染灵想法多了起来:大人这是在……吃醋?

  第二日,染灵还是没耐住性子去了人界,到了那老人的院子内,淡淡的一股血腥味窜入鼻中,染灵立即显了身形跑进屋内。

  老人已经死了,颈上一条长长的疤痕还在渗着血,染灵走近看了看见伤口上还有隐隐有黑气缠绕。

  “地界的……”

  染灵还欲再查证,就听见院中有人大呼:“杀人了!杀人了!”

  染灵转身走出去,看见院子周围迅速围绕了一圈人,而远处已经有人跑去了官府方向。

  叹了口气后染灵淡淡的开口:“人不是我杀的。”

  “就是你!我刚刚就只看见你在徐老的身侧!”

  染灵摇了摇头:“有何证据证明是我所杀?”

  “一会儿官府来人,自有人查证!”

  染灵点点头,走到院中的长桌旁坐下,不急不慢的喝着茶水。过了好一会,才有几个官兵带着仵作走了过来。

  其中两个官兵与周围的人说了会话,便走到了染灵身侧:“你杀了人?”

  “不是我杀的。”

  “你说不是你就不是你?”

  染灵挑了挑眉:“你说是我就是我?”

  那个官兵哑然,互相看了一眼后其中一个说道:“你跟我们走一趟。”

  染灵站起身掸了掸衣衫:“嗯。”

  那两个官兵正准备拿起镣铐拷上染灵时,染灵闪到一侧:“不必,我自会跟你们走。”

  到了府衙,染灵负着手站在堂中,十分轻松的打探着四处,见着这府衙内装饰简单,且用色压抑忍不住开口:“还真有些地界的感觉。”

  走过来一个管事的坐下对着染灵大声喊道:“跪下。”

  染灵冷笑一声并没有动作,只是静静的站着,管事的立即怒了:“你一个杀人犯竟敢藐视公堂!”

  “我来并不是因为我杀了人。”染灵顿了顿继续说道:“只是想告诉你们人并非我所杀,且被杀之人也与我不熟,被杀的手法并不是寻常人能办到的。”

  “你……狂妄!”

  “好了,话说完了,你们慢慢查吧。”染灵说完便转身准备走,周围立即围上来好几个官兵拿着刀对着染灵,染灵像是没看见般的径直走了出去,身后管事的在大喊:“抓住他啊!”

  “大人,我们近不了她的身。”

  “什么!难道他会妖法不成!”

  染灵回到鬼神殿刚坐下便来了人:“还请招魂使到阎罗殿一趟。”

  “何事?”

  “招魂使去了便知道了。”

  染灵看了一眼来人不屑道:“不说那本使便不去了。”

  来人有些急了:“是招魂使牵扯的一起人界命案。”

  “果然,还是冲着我来的。”

  染灵咬咬牙还是去了阎罗殿,只是在去的途中给幻传了消息。

  染灵刚进阎罗殿便看见十殿阎罗皆是坐在上堂,好不威风。染灵想到鬼神此时不在,便也客气了些拱拱手:“见过各位大人。”

  楚江王鼻孔中冷哼了一声,倒是秦广王笑着:“招魂使终于来了,让我们好等。”

  “鬼神殿事务烦多,便来迟了些。”

  楚江王白了一眼染灵:“招魂使什么时候忙起来了?”

  染灵冷了冷眼神:“鬼神殿之事楚江王自是不知。”

  “你……”楚江王吃了个瘪,气得险些从座上站起来,一旁的秦广王急忙按住楚江王,出口安抚道:“莫急,莫急。”

  染灵看着这两人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就心烦,但碍于始终还是有了仙籍的阎罗,只好和缓着问道:“不知各位大人唤我来何事?”

  楚江王崩着个脸不说话,倒是一旁的秦广王笑眯眯道:“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招魂使以后行事小心些,别坏了规矩才好。”

  “哦?”染灵负着手站得笔直:“本使何时坏了规矩?”

  秦广王:“也不是什么大事,招魂使终归是鬼神殿的人,也轮不到我等过问,只是还是得以地界规矩为先,万不可给鬼神大人召来非议。”

  “秦广王这是何意?”

  秦广王似乎面有难色:“这……”

  “直说便好。”

  “招魂使今日是否去了人界,还惹上了一桩命案?”

  “嗯。”染灵抬眼直直向秦广王看去:“难不成秦广王要说人是我杀的?那凡人不懂,您该知道吧,地界自有法子可以查证是何人作为。”

  “这……”秦广王吞吞吐吐半天说不出口,楚江王忍不住插话:“这不就是查出去死因是地界所为,上面还有你的气息才召你来!”

  染灵不气反笑:“怎么就有我的气息了?”

  一旁的鬼差将那老人的魂魄带了上来,老人似乎是吓坏了,哆哆嗦嗦的走了进步就摔在了地上。

  染灵看了看并未动作,倒是老人抬起头看见了染灵吓得更厉害了,手脚并用的向后爬着,嘴里还念叨着:“别……别杀我。”

  “你已经死了。”染灵冷冰冰的回答道。

  一旁的秦广王捂着头似乎很是头痛的说道:“招魂使,这也怨不了我们,一来是他指认是你所为,二来我们去往人界的鬼差查证后,确实是你的气息,所以这便寻你来问问。”

  一旁的鬼差也走了上来,掏出乾坤镜

  递给染灵,染灵接过来看向上面,确实是自己。

  染灵抬手用灵力点了点镜面,看到自己不久前到了人界去往老人的院子,推开门后看着老人阴测测的笑着。

  倒是老人慎为和蔼的招呼着自己,还打探着儿子的情况,自己一下挥手将老人打了出去还说了一通屁话:“你儿子乃自己寻死,可你偏偏要与我为难,让我完成不了任务让大人看轻,我现在便送你去见你的乖儿子!”

  说完,镜中的染灵化气为剑慢慢的在老人颈子上划着,直到老人断气才出了院子,不一会便又回到了院子,接下来的便是染灵去人界遇到的事。

  染灵掂了掂手中的乾坤镜道:“都言乾坤镜能看尽天下之事,却不知能否看清真假?”

  楚江王不屑道:“你这是何意?”

  “若镜中两人皆是我,那我为何杀了人还去而复返,还有那镜中出现的第一个招魂使到底出了院子后去了哪儿,这乾坤镜又可知?”

  这下连秦广王也有些坐不住了:“招魂使,这乾坤镜是乃我地界神器,看到的当然是真相,至于招魂使疑惑的,也正是我等疑惑的。想来招魂使是鬼神大人的人,自然是不会同一个凡人计较些许小事,不知今日究竟又是为何?”

  染灵冷笑了一下:“不是我做的我怎会知道。”

  楚江王:“招魂使不认也没关系,终归我们阎罗殿也不敢处置你,只是还请招魂使日后行事稳妥些。”

  染灵还欲说话却被进来的鬼神打断,鬼神冷着一张脸走进来,看了看座上的十殿阎罗,那十殿阎罗便纷纷起身行礼邀鬼神坐下。

  鬼神摆摆手:“你们这又是在闹什么?”

  秦广王笑着将事情说了一遍,鬼神撇了一眼秦广王接过乾坤镜看了看:“那又如何?”

  秦广王的笑脸有一丝破碎:“不如何,不如何,只是提醒提醒招魂使日后做事小心些。”

  一旁的染灵有些着急:“大人,我没有。”

  鬼神并未说话,只是看着十殿阎罗:“你们召鬼神殿之人可有问过本座,再者,本座的人便是杀了几个人又如何?”

  秦广王一脸陪着笑:“是是是,只是此人本还有近三十年阳寿,突然枉死来了地界,终归是不合规矩。”

  “哦?”

  “鬼神大人也应该知道地界也有地界的规矩,这如今突然来了这个不属于地界的魂魄,我等也是不知该如何处置。”

  鬼神冷冷的环顾了一眼十殿阎罗后,伸手凝起灵力打向那老人的魂魄,那老人顿时魂飞魄散,消失在原地。

  染灵睁大了眼愣在原地,只听见鬼神说了一句:“如此,便可以了。”

  十殿阎罗皆是愣在原地,没人敢接话,而鬼神说完后便带着染灵回了鬼神殿。

  待鬼神走后,刹从后方出来,笑着:“呵,还真是不出我所料啊。”

  楚江王急忙道:“这下没了那魂魄该如何是好?”

  “那根本不重要。”

  “不重要?那可是唯一可以证明染灵坏规矩的证据!如今魂飞魄散了,乾坤镜再也显示不出来,也没人指认,我们还怎么收拾她?”

  “她坏不坏规矩并不重要,反正鬼神都会护着她,我们也不能拿她怎么样。重要的是一向心善又自诩清高的她,必定会想要洗刷自己的冤屈。”

  “那又如何?”

  “如何?”刹笑着坐下端起一杯茶水:“鬼神已经打散了魂魄,她便是想要证明也证明不了了,而且,这个魂魄散得确实冤,难道以此还不能让她和鬼神产生隔阂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