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侦探 幽情奇缘 我的鬼神郎君

四十 心事

我的鬼神郎君 平戈 3030 2019-03-02 07:55:00

    染灵跟在鬼神身后默默的回了鬼神殿,脑中却不停浮现之前鬼神挥手打散那老人魂魄的场景,那一打,仿佛打到了染灵的心里。

  纵然是知道鬼神此番是护着自己,但总觉得心里边有些不好的情绪,抬眼看向鬼神的背影,染灵心里不禁感慨,那是鬼神啊,本就冷面无情、杀伐果决的鬼神,自己究竟是在期望些什么呢?

  回了殿中,鬼神一如往常的坐在案几旁看着册子,染灵有些无措的站也不是,坐也不对。

  “怎么了?”鬼神开口道。

  “染灵有话想说。”

  “你说。”

  染灵扯着衣袖迟疑了一会还是开了口:“大人,那人不是染灵所害,染灵去时便已经死了,染灵也不知那上面怎么会有染灵的气息。”

  鬼神看了一眼染灵:“那些都不重要。”

  “现在那个老人也已经魂飞魄散,染灵就算是想证明自己的清白也没有办法了。”

  “你这是在怪本座?”

  染灵急忙摇着手:“不是不是,大人这样做的确一劳永逸,只是染灵宁愿天下人误解,也不愿大人误解。”

  鬼神丢开手中的册子似乎有些怒意:“本座误解你什么了?”

  染灵自嘲的笑了笑,好似最近因为鬼神对自己的态度和缓,自己还真就有些忘乎所以了,在别人面前染灵可能是铮铮铁骨,但在他面前,染灵总觉得自己有些卑微。

  因为他总是那么高高在上,那么不染俗世,即便染灵冒天下之大不韪,也不敢逆了他的意,因为他不仅是鬼神,还是染灵心中的神。

  想了一会,染灵终于是开了口:“大人,染灵只是还未从中将情绪理出来,让大人恼了。”

  “以后那阎罗殿若非必要别去了。”

  “是。”

  待鬼神就寝后,染灵悄悄跑去了幻的院子,见幻和道子两人还未休息,便将二人从屋子里提出来,坐到了院中。

  道子:“诶,我累了好几日没休息了,你这又是怎么了?”

  染灵白了一眼:“你是个鬼还需要休息什么?”

  “诶,你这丫头!”

  “好了好了。”幻在一旁劝着:“她今天去了阎罗殿定是心情不好。”

  染灵满意的拍了拍幻的肩:“还是你了解我。”

  道子倒不屑一顾:“你这丫头闲不过两天就要出一档子事。”

  “诶,我说,你什么意思?”染灵抢过道子手中的杯子问道。

  幻着急的拿过杯子:“行了行了,都好好说话。”

  染灵不再看道子,转过头看向幻:“幻,你说真的有乾坤镜也照不出真假之人吗?”

  “这个倒没听说过,还从未有过此种事发生。”

  “那假冒别人的气息呢?”

  “这个当然不行了,每个人的气息都是独一无二的,没人可以做到。”

  “那如果是,我曾经碰过了什么东西,且在上面动用了灵力呢?”

  幻想了想:“倒是有一种说法,说是一个物件跟着人时间久了或者灵力加持久了,便也有了那个人的气息。”

  “那也没跟我多久啊……”染灵枕着头念叨着。

  “你想到了什么?”幻拍了拍染灵,唤回染灵的思绪。

  “我怀疑刹是从那只之前交给我的玉笛子上提了我的气息,因为只有那一个物件是我接触过的,但那个东西在我手上不过一会便去了大人那儿,怎么也该是大人的气息吧。”

  道子适时的插嘴:“你日日跟在大人身侧,沾了你的也说得过去。”

  染灵点了点头:“那这便说得过去了,不过那假冒之人我还是想不通。”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幻翘了敲桌面:“以刹的本事,寻个与你长得一样也应该做得到。”

  “是这样吗?”染灵枕着头呆呆的看着半空中漂浮的尘埃,一脸心事沉重的样子。

  幻:“我说,这样的事不至于让你这么惆怅吧。”

  “是不至于。”染灵从情绪里缓过神,手指在桌面上画着圈:“我也不知道怎么了。”

  道子一副看好戏的表情:“怎么,被大人骂了?”

  “大人会骂她?”幻接嘴道:“就是她掀了阎罗殿大人也不会骂她。”

  “我也觉得是,这丫头倒是有一身惹大人开心的本事。”

  “停停停……”染灵打断二人的谈话:“你们别涮我了。”

  幻好笑的看着染灵:“那你倒是说说到底是怎么了?”

  “不知该怎么说。”

  幻踢了踢道子:“那就拿酒来。”道子被踢了两脚正要不爽,见着幻冲自己眨了眨眼立即会意的去搬了酒来。

  酒过三巡又三巡,就在幻感觉有些拿不稳杯子的时候,终于是见着一旁站着的染灵晃悠悠的撞在了树上。

  一旁的道子早已趴在桌上睡着了,桌上和地上摆满了酒坛子,幻也跟着起身拉了拉染灵:“喂,你还行不行?”

  染灵撑着树干起了身,摇了摇手中的酒坛子:“行,咦,空了,拿酒来!”

  幻扯着染灵的袖子想要坐回去,哪知道染灵一屁股直接坐在了地上:“拿酒来!”

  幻无奈的摇了摇头,拿了两坛酒过来,顺势在染灵身侧坐了下来:“现在说得出口了吧?”

  “说什么?”

  “你今天到底在不开心些什么?”

  染灵抬起酒坛猛喝了几口,却不小心被呛到了,咳得脸都红了起来,幻只好拍着染灵的背:“不想说便不说了。”

  染灵摆摆手:“不是不想说,只是不知该怎么说。”

  “那便随便聊聊,想到什么说什么。”

  “幻,你喜欢过谁吗?”

  幻显然被问得有些尴尬,愣了愣神:“没有吧。”

  “那你这长长久久的日子怎么过的呢?”

  幻像是也回忆了起来:“就这样过的吧,打打杀杀,管理着鬼神殿和这地界。”

  “那你会不会寂寞?”

  “不会吧,这日子过得长了便也习惯了,且我们这些地界之人寿命长久,便也看得通透一些。”

  染灵拍了拍幻的肩膀:“我曾经也是这样认为的,不过现在不一样了,有了喜欢的想要的,便有了弱点和软肋。”

  “染灵。”幻叹了一口气:“你可知你喜欢的是谁,是最遥不可及的神,也是最高高在上的地界之主。”

  “我知道。”染灵抬起头看着永远黑着的地界上空,那里没有星空,只有整片的空洞的黑色的虚无:“我一直胆都挺大的,只是这次胆也太大了。”

  “其实……”幻顿了顿还是说出了口:“大人待你真不错。”

  “是挺好啊,但是我总觉得大人不够信任我,许是我来得时间太短了吧。”

  “你连命都豁得出去,怎么能用时间长短来衡量。”

  染灵转过头笑吟吟看着幻:“倒也是,若是哪日大人要杀我,我也不会反抗的,第一我打不过,第二我下不了手。”

  “我跟了大人这么久,大人的脾性我还是知道的,这世间万物没什么是能被放在眼中的。”

  “除了你。”这句话幻没有说出口,只是憋在了心里。

  染灵自嘲的笑了笑:“是啊,若是在意,哪会如此不动于衷。”

  染灵说着说着觉得心情好了些,便扯着幻继续喝酒,直到醉得有些不省人事都还在往嘴里灌着。

  幻想拦却也拦不住,便由着染灵去,只是自己手中的酒再未抬起过,厚重的心事仿佛压住了幻的心。

  看着身旁像个男子一般爽朗的喝着酒的染灵,幻突然产生了一种想法:也许去喜欢上谁也并非不可,至少空洞的心会被各种情绪填满,好的、坏的、酸的、甜的、苦的都可以一一尝过,就算未得圆满,满身伤痕,也算是不枉费来这世间一遭。

  想着想着,幻便笑了起来:“染灵,你说我要是也去找个人喜欢,是不是就不会这么空了。”

  染灵大笑着拍了拍幻:“开窍了啊。”

  “你说,喜欢一个人是怎么样的?”

  “喜欢一个人啊……”染灵想了想:“就是会希望他注意到自己,却又害怕被注意到不好的自己,是想要亲近,想要守护,想要将这世间所有美好的事物都呈给他。”

  染灵手里提着一坛酒,脚步踉跄的站起身继续说道:“你看过人界的天空吗,那天上的星星就像你喜欢的那个人,耀眼夺目却又遥不可及。”

  幻也跟着起身:“那若这个人不喜欢你呢?”

  “那便是痛苦的,你既希望他幸福,但又想给他幸福的那个人是自己,也是嫉妒的,嫉妒所有能让他微笑的风景,可这些风景偏偏不是你。”

  “那如果,喜欢的这个人喜欢别的人呢?”

  染灵转过身面对着幻:“那一定要及早放弃,别让嫉妒和仇恨蒙蔽了自己,要相信自己一定会别有一番天地。”

  此时的染灵已经站不稳了,幻正想伸手扶,却在看到了染灵的身后时缩回了手:“你且站稳些。”

  染灵左摇右晃的挥着酒坛子:“站得稳呢,你看,我还能跳舞。”

  说完,染灵提着坛子蹦蹦跳跳着,嘴里还咿咿呀呀的哼着歌,只是不知是跳的是哪一届的舞,看得幻有些无奈。

  染灵听见身后有声音传来:“你倒是玩得挺开心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