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侦探 幽情奇缘 我的鬼神郎君

四十一 酒后的表白

我的鬼神郎君 平戈 3020 2019-03-03 07:55:00

    幻立即行礼:“大人。”

  染灵不可置信的回过身:“大人?您怎么来了?”

  鬼神铁青着一张脸走进院子:“幻,不是警告过你少让她喝酒吗?”

  幻立即低下头:“属下这就去领罚。”

  幻还未走出两步便被染灵扯了回来,染灵拉着幻的袖子冲到鬼神面前:“大人,是我逼着他喝的,大人若要罚,便罚我吧。”

  鬼神看了看被染灵扯着的幻的袖子并未说话,倒是幻极为懂事的将自己的衣袖从染灵的手中扯了出来:“大人,属下……”

  “你退下吧。”鬼神开了口。

  “多谢大人。”幻知道鬼神这是放过了自己,便急忙扶起还在桌上睡着的道子退了下去。

  院中只余鬼神与染灵相对站着,染灵此时酒越来越上头,只能是低着头看着地面不说话。

  鬼神看了看四散的酒坛子:“所以你到底是为何趁着本座就寝跑来喝酒?”

  染灵垂着头踢了踢地上的小石子:“许是太久没喝酒了吧。”

  “胡闹!”

  染灵撇着嘴抬起头:“难道做大人的属下必须得滴酒不沾吗?”

  “你可知你在说什么?”

  “知道啊,我只是有些心事来找幻聊聊,所以喝了两杯。”

  鬼神表情更加冷:“是何心事非要来找他,你们何时如此亲近了?”

  “幻是我来地界的第一个朋友,也是唯一的朋友,所以……”

  鬼神微不可见的点点头:“只是如此?”

  “还有幻了解我,知道怎么开导我,也会理解我,也相信我。”

  “你意思是除了他,便无人理解你相信你了?”

  “算是吧,毕竟道子也是个不顶用的。”

  鬼神走近了染灵两步,看着身前摇摇晃晃的染灵沉着声音问道:“在你眼中,便只有他们两个?”

  染灵此时感觉天地都在旋转,眼前也是乱七八糟的一片,半听半想的听到了鬼神的话,觉得头更晕了。

  而鬼神却并不打算就此放过几乎要站不住的染灵:“本座问你,在你眼中是否只有他们?”

  “还有你啊。”染灵捂着头不过脑的说出了口:“但是你不一样啊,你是我喜欢的那个人。”

  染灵向旁边歪了一歪,借着伸手过来扶自己的手站稳后继续嘟囔道:“但是我不能与你亲近啊,你是鬼神诶,我是什么,一个没有来历的灵而已,连真身都没有。”

  “本座何曾介意过你的身份。”

  “你是不介意,可是也不完全信任我啊,我没有杀人,那镜中的不是我,那气息也不是我,为什么你什么也不听就散了那个老人呢。”

  鬼神扶稳东摇西晃的染灵瞬移回了鬼神殿,将染灵送到她自己的殿中后正准备离开,却被染灵一把抓住:“去哪儿呢!我话还没说完!”

  鬼神无奈的停住了脚步:“那你站稳了再说。”

  染灵一手叉腰一手捂着头站定了身子:“我站好了,你听着!”

  “说吧。”

  “我刚说到哪儿了?”染灵拍了拍头:“哦,对了,你为什么不相信我,为什么就这样处决了那老人让我有口难辩,这不是坐实了我杀人的罪名吗?”

  “本座只是不想在此事上浪费时间。”

  染灵冷笑了一下:“对啊,你又怎么可能在意这些事呢,我的清白与否也不重要。”

  鬼神面对染灵的大胆的话语和指责并未生气,反而是笑着坐了下来:“你接着说。”

  “还有啊,有时候我觉得你是在意我的,有时候又觉得是自己的错觉。”染灵自顾自的念叨着,仿佛不是在对着鬼神说而是在自我排泄:“我也知道,我不该奢望什么,但是我一见着你,我就压抑不住我的情感,我想靠近你却又怕你,想拥有你却又恨自己不该如此亵渎。”

  鬼神定定的看着染灵,忽然想到那句酒后吐真言,再加上染灵微红的眼睛和委屈的表情,鬼神可以确信此时此刻染灵的每一句话都是发自内心。

  染灵此时的脑子已经一片混沌,完全没有理性不受控制,看着一旁坐着的鬼神走了过去:“你说说,你若要是长得凶神恶煞些,我也不至于一见鬼神就误终身。”

  说着染灵弯下腰面对着鬼神,伸出手指摸向鬼神的脸庞,鬼神愣在了原地并没有拒绝,任由染灵手指滑过自己的眉毛,眼角,鼻梁,最后落到了嘴唇。

  鬼神一把拉住染灵的手,语气轻轻的说了一句:“放肆。”

  染灵看了一眼鬼神拉着自己的手,并没有抽回来,而是笑得有些邪邪的:“我一向放肆,你不也是由着我吗?”

  “所以你便是仗着本座宠你?”

  染灵退开两步直起身,见鬼神仍旧握着自己的手也并没有松开的意思,也就由着他拉着:“也不知在你看来,我是一个难得的属下,还是一个可以豢养的,像小猫小狗那般,不过,你待我好我知道,只是我与你距离太远了。”

  “太远了?”鬼神抓着染灵的手缓缓站起身。

  “对啊,远到我不理解你的做法,你不理解我的想法。”

  鬼神抓着染灵的手瞬时用力,一把将染灵拉近在身前,微微垂着头看着近乎贴着的染灵,弯着嘴角:“那现在还远吗?”

  染灵本就晕的头此时更晕了,感觉四周都在摇摇晃晃的旋转,而近在眼前的鬼神的身子似乎也在摇晃。

  实在受不了的染灵一把抓住鬼神的手肘:“你别晃,我好晕。”

  鬼神看了一眼被染灵抓得有些皱的衣袖,松开抓住染灵的手一把揽过染灵的腰,让染灵靠在自己身前,另一只手挑起染灵的下巴,强迫低着头的染灵看着自己。

  染灵脑袋里一下如炸开了一般,呆愣着看着近在眼前的鬼神,眼神滑过鬼神的如画般的眉眼,羽扇般的睫毛,高挺的鼻梁,削薄的嘴唇……

  不知是今日的酒太烈,还是今日的鬼神醉人,染灵不合时宜的醉倒在了鬼神的怀里,沉沉的睡了过去。

  鬼神揽着染灵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只好抱起染灵放在了塌上,替染灵掩好了被子站在床头看了一会,终于是没忍住笑了出来:“不知明日你会做何感想?”

  待染灵醒来时,已经是整整两日后,染灵捂着疼得不行的头坐起身,茫然的看着眼前,过了好一会才缓过神起身洗了把脸,坐会桌边喝了杯凉水下去冲淡了酒气。

  喝水时,染灵回想起喝酒的情形,想到先是去了幻的院子,喝了会大酒,后面好像喝得有些醉了,与幻聊了不少。

  至于后来的事,染灵有些迷糊,好像是看见了鬼神,还是自己幻觉出现了鬼神自己也分不清,还有自己好像说了挺多莫名其妙的话,但也不知是对着谁说的。

  脑袋里犹如一团浆糊的染灵捂着头趴在桌上,嘴里喊道:“我到底干了什么啊!”

  从门外走过的幻被染灵这一嗓子给吓到了:“你喊什么?”

  像是看到救星一般,染灵赶紧拉了幻进殿坐下:“我是不是与你喝酒来着?”

  “喝酒?两天前是一起喝酒来着。”

  “两天前!”染灵一下有些炸毛:“不是昨晚吗?”

  幻不以为意的撇撇嘴:“许是你喝太多了,所以睡了两日才醒来吧。”

  染灵面色痛苦的垂着头:“那我喝酒之后做了什么丢人的事吗?我想不怎么起来了。”

  “那也倒没有,只是说了会话,跳了会舞,也没做什么。”

  染灵沉默了半晌终于小心翼翼的开了口:“那日,我有见到大人吗?”

  “嗯。”

  “我……说什么了没?”

  幻捏着下巴想了想:“没有吧,我也不知道,大人来了我便退下了。”

  “完了完了……”

  染灵磨蹭了许久才去了正殿,见鬼神似没发生过任何事一般安静的坐在殿内,染灵提起的心才稍稍放下了些,想来自己酒后也没有胡言些什么,不然鬼神一定脸色不佳。

  染灵小步走进殿内,对着鬼神行了礼后安安静静的坐到了属于自己的那张案几旁。

  殿内除了烛火燃烧和时不时烛油滴落在铜盘的声音,再也没有其他声响,染灵小心的翻着册子,一丝声响也不敢露出,只是偶尔小心的瞅着鬼神。

  鬼神一如往常的冷着脸坐在上座,似乎没有接收到染灵的目光一般,混若一座雕像般一动不动。

  保持一个姿势久了,染灵动了动有些酸麻的脖颈和后腰,转头看向鬼神仍旧是一动未动,染灵小心翼翼准备打破沉默时,招魂铃响了起来,染灵接到了招魂令。

  染灵有些尴尬的捂着招魂铃站起身,走到鬼神面前:“大人,招魂令召唤,那染灵便先去了。”

  “嗯,去吧。”

  染灵点点头行了一礼转身走开,却在刚走到殿门时听到鬼神在后说了一句:“以后别再喝酒了。”

  染灵后背一僵,全身僵硬的转过身:“大人,我喝了酒做什么了吗?”

  “你不记得了?”

  染灵尴尬的挠着耳朵:“记不太清了。”

  鬼神看了一眼染灵的表情不疑有假,笑了一下:“无事,你去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