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侦探 幽情奇缘 我的鬼神郎君

四十二 蒙尘往事

我的鬼神郎君 平戈 3026 2019-03-04 07:55:00

    染灵有些头大的走出鬼神殿,虽然挺想知道自己酒后干了些什么,但却又不敢听到是从鬼神的口中说出来,若是自己真干了什么蠢事,饶是脸皮再厚也无颜见鬼神了。

  想着想着,染灵就走到了鬼神殿外,还未等到去往黄泉边便被一妇人样子的魂灵拦了下来:“招魂使大人。”

  染灵疑惑的挑了挑眉:“你这是?”

  “老妇是来有一事询问招魂使大人。”

  “何事?”

  那老妇颤颤巍巍的退开两步,满脸的沉痛神色:“老妇乃鬼神殿侍女芸儿的母亲,今日特地来问问招魂使大人为何要害我小女的性命!”

  “芸儿?”染灵想了好一会才想到那个许久之前妄图陷害自己之人:“此事过了这么久你才来责问?”

  “老妇是如何的身份哪里进得了鬼神大殿,所幸今日得见了大人,这才来问问大人缘由。”

  “哦?我每次去往人界都要通过这黄泉,你若真要等,早该等到了罢?”

  那老妇抹了抹眼角的泪:“大人是连老妇这颗爱子之心也要抹灭了吗,当初地界盛传大人初进鬼神殿便办了两人以壮声威,大人如此声势浩大哪是老妇能过多接触和谴责的,只是如今终于寻得大人,便想向大人问个究竟。”

  “哦,你想问什么?”

  “芸儿是否真为大人所害?”

  “不是。”

  “那芸儿为何而死?”

  “她陷害本使在先,后与外界之人勾结在后,至于如何死的,我想你应该知道去问谁。”

  老妇愣了愣神:“问谁?老妇哪能知道?”

  染灵冷哼了一声:“谁是芸儿背后之人,你又是受谁的命,自然就去问谁。”

  染灵在那老妇的错愕之中转身便出了地界,去往了一趟人界后已是两日后,待染灵疲累的返回来时,刚过了黄泉便看见那老妇还在原地坐着,染灵疑惑的上前:“你怎么还在这儿?”

  “老妇……老妇实在是不知该去问何人。”

  染灵仔细辨了老妇的神色不像有假,缓缓的蹲下身来:“那你为何现在才来找我?”

  “此前老妇被阎罗殿派至地界边界处服役,听闻芸儿出事后本想当时便赶回,但奈何一直受人所阻,近日才得以归,打探了好一会才知道此事缘由,所以才来截大人。”

  “被阻?”染灵仔细想了一会,觉得此事一直迷雾重重,如今算是撕开了一个口子,看了一眼老妇道:“此事你应该去问阎罗殿。”

  “阎罗殿?”

  “不错,你女儿应该是为阎罗殿做事,所以当初才会受命陷害本使,以至于最终被灭口。”

  那老妇眼角划下有些浑浊的眼泪,表情仿佛沉浸在巨大的悲痛之中:“阎罗殿……阎罗殿,阎罗殿为何会害我的女儿?”

  “本使也不知,但此事本使也是受害者。”

  说完染灵便起身走开了,老妇在地上愣了许久才慢慢起身向阎罗殿的方向而去。

  染灵在鬼神殿中才不过写了一张纸的字,便看到有侍卫进来通传:“阎罗殿有请。”

  鬼神偏过头看了看染灵:“这阎罗殿又想如何。”

  侍卫摇摇头并不说话,倒是染灵接过话:“大人,这阎罗殿当初借芸儿之手妄图暗害染灵,如今这芸儿的母亲找上门来,想必不会善了,只是不知这一次阎罗殿又想作何文章。”

  鬼神有些恼怒的站起身:“真是如何都不得消停。”

  “大人,犯不着为了他们气坏了自己,终究此事过去以久,便是他们想如何,染灵也能敷衍了去。”

  鬼神不说话只是径直走出殿内,染灵刚想跟上却被鬼神拦下:“本座去即可,你在鬼神殿好好待着。”

  “大人!染灵也想去看看阎罗殿此次想如何!”

  “不许去!”

  染灵着急的拉住鬼神的袍子:“大人,染灵也得亲眼见过才能知阎罗殿的心思,日后也好防备啊!”

  鬼神撇了一眼染灵,终还是同意的点了点头,染灵咧开嘴笑了笑:“多谢大人。”

  再次来到阎罗殿,虽然已经习惯了地界阴风的染灵还是打了一哆嗦,看了看这似乎被血染红的殿内,染灵难耐的掩住了鼻,缓步走入殿内。

  秦广王谄媚般的迎了上来:“大人大驾光临,未曾远迎还望恕罪。”

  鬼神冷哼了一声:“此次你们又当如何,本座之前的话是不作吗?”

  “不敢不敢,吾等一直遵循大人的话未敢与招魂使为难。”

  “那你们今日这又是……”

  一旁的楚江王难得好脾气的走上来,皮笑肉不笑的拱了拱手:“大人,我们只是寻招魂使大人来问一桩旧事。”

  “问什么?”

  秦广王:“不过是鬼神殿的一桩往事,惹得大人烦心了。”

  鬼神不说话,沉着一张脸去往上座坐下,一双眼睛如利刃般的射向秦广王和楚江王,两人被看得背后生了汗,互相看了一眼后秦广王上前一步道:“不过是鬼神殿一个侍女的母亲来了阎罗殿,说是招魂使指使自己来阎罗殿讨公道。”

  “哦?”鬼神状似无意的挑了挑眉。

  “那侍女曾莫名遇了害,事后虽然不了了之,但我阎罗殿一直有安抚其家人,曾经也因此事与招魂使不痛快,所以此次不过是想问问招魂使,为何会这般说而已。”

  染灵上前一步:“秦广王,你所说的侍女可是鬼神殿的芸儿,那来寻之人是否是芸儿的母亲?”

  “不错。”

  “那本使就着实好奇了,那芸儿母亲来寻本使,想要为其女儿讨公道,本使也是疑惑无解,便让她去寻该寻之人,只是不知怎么就成了本使挑唆了她?”

  秦广王尴尬的笑了笑:“这不是那个妇人说的是招魂使让她来阎罗殿吗?”

  染灵走近秦广王:“哦?那便还请秦广王请出老妇来对峙。”

  秦广王唤了鬼差带来了妇人,那妇人一进殿便吓破了胆,腿软得跪倒在地:“参加……参见各位大人。”

  染灵两步走上去蹲在妇人身侧:“听闻阎罗殿一直对芸儿的家人照顾有加,不知是否为真?”

  那妇人颤颤巍巍的抬起头,刚准备开口却被秦广王看过来吓了一大跳,哆嗦着身子不敢说话。

  染灵回头看了一眼,冷笑了一下:“你不必怕,有鬼神大人在此自会为你作主。”

  那妇人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上座,看到鬼神冰冷的眼神投过来立即低下了头:“小人……小人不知。”

  染灵拍了拍老妇的肩膀:“不必如此害怕,将当日你对本使说的话一一说出来便是。”

  那老妇犹豫再三,终于还是颤抖着将那日与染灵所说都说出了口,楚江王听完后立即变了脸:“你胡说些什么!”

  染灵冷笑着起身:“怎么,阎罗殿这是自己打了自己的脸着急了?”

  楚江王被染灵呛了声只能瞪大了眼死死盯住染灵,一旁的秦广王急忙走上前压住了楚江王即将爆发的脾气,扯着楚江王到一旁坐下后才轻飘飘的开了口:“招魂使此言差矣,我阎罗殿做事哪是一个老妇就可以掰扯的,不过无论如何,招魂使也不该挑唆妇人来我阎罗殿问责。”

  染灵走到秦广王身前:“哦?秦广王有何证据说明是本使挑唆的?”

  “这……这不是她亲自所说?”

  染灵好笑的挑了挑眉:“可不也是秦广王说阎罗殿做事哪是一个老妇可以掰扯的,那我招魂使做事有哪能是一个老妇可以掰扯的?”

  “你!”

  染灵转身看向老妇:“此些事可以暂且不议,但芸儿的死阎罗殿是否能给其家人一个交代?”

  “什么交代!又不是我阎罗殿害死的芸儿,且之前一直传闻的是芸儿是被招魂使所害,于我阎罗殿何干?”

  染灵摇了摇头:“是否为本使所为,阎罗殿自是可以查清,不过所有的事也不过是阎罗殿想如何就如何,如同当初阎罗殿说我杀了徐老一般。”

  秦广王冷哼了一声:“原来招魂使是还在惦记此事,此事早已有定夺,且鬼神大人也做了处理决定,怎么,招魂使还想如何?”

  染灵愣了一愣,这才反应过来,这伙人明里暗里让自己入了这话的套。抬头看向鬼神,见鬼神听到这话后面色也是不善,染灵这才恍然大悟,阎罗殿的目的一直都不是陷害自己卷入这些命案,而是让鬼神与自己离心。

  想到这里后,染灵也算是摸清了,而后定了定神才缓缓开口:“秦广王这是什么话,本使从未对大人的任何决策有过不满,一切不过是看在阎罗殿三番几次捏住本使不放,所以才好奇阎罗殿是想如何啊?”

  染灵见秦广王和楚江王都愣在了原地,冷笑了一下继续说道:“二位大人一直有意无意的将脏水泼到本使身上,还一直妄图引得所有人以为我对鬼神大人有何异心,那二位大人又是意欲何为呢?阎罗殿与鬼神殿一直都是互不干扰,但自本使来到地界之后,阎罗殿多次干预鬼神殿之事,手都伸到了鬼神后殿之中,那又是意欲何为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