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侦探 幽情奇缘 我的鬼神郎君

四十三 争执

我的鬼神郎君 平戈 3011 2019-03-05 07:55:01

    秦广王听完染灵的话无言以对,只是转身对着鬼神跪下:“大人,阎罗殿受大人照拂已久,从不敢有捷越之心,招魂使此番话阎罗殿自是不敢受的。”

  鬼神不知在想什么,并没有听进去秦广王的话,而是眼神莫测的看着染灵,染灵接收到鬼神的眼神心里有些压抑,鬼神从未有过这般看过自己,莫不是心里真的有了什么想法。

  染灵碍于这是阎罗殿,只好闷声没解释,看着鬼神缓缓从上座走下来,站在一旁犹如一座山一般的看着跪在地上的老妇,那老妇受不了鬼神犹如冰山般的压迫,浑身如抖筛般晃动。

  “你还有何话说?”

  那老妇一脸恐惧的抬头看了看,见所有人都在看着自己,而鬼神一脸寒霜的睨着自己,更是害怕了,立即附身行了大礼跪在鬼神脚下:“大……大人,我……我……”

  “说!”鬼神的声音瞬时提高,在这浩大空洞的殿内回响着,染灵也被喝退了一步,看着在盛怒之下的鬼神有些心惊。

  那老妇不敢再说话,只是趴在地上瑟瑟发抖,半晌之后才挂着眼泪摇了摇头。

  鬼神得到答案之后挥手打向老妇,染灵刚想上前两步阻止却被一道看不见的气墙弹开,生生退了好几步才站住脚。

  秦广王一脸笑意的看着鬼神,格外轻松的捻着胡子,而楚江王也一脸得意的坐在了一侧,悠闲的喝起了茶水。

  染灵似料到了一般刚开口喊了一句:“不要!”便眼见着那老妇在鬼神的手下化为一阵黑烟,顿时灰飞烟灭了。

  染灵几乎是瞪着看着那老妇消失的地方,双手紧紧的抓住身侧的衣角,喉咙里却是再喊不出一个字来。

  鬼神淡淡的扫了一眼殿内,负着手走了出去,而秦广王朝着鬼神的背影拱了拱手:“吾等一定会妥善处置后事的。”

  染灵站在原地挪不动步,看着秦广王朝着自己走来,满脸笑意道:“如今鬼神大人已做了决策,那老妇既然已经灰飞烟灭,那么所有的此间事,便再与招魂使无关了。”

  “两次皆是如此,秦广王可如愿了?”染灵恶狠狠的说道。

  “不敢不敢,招魂使可别胡乱说话,所有的处置鬼神大人皆是护着招魂使,让招魂使再无任何后顾之忧,招魂使是该心存感激才是。”

  “这么多生灵的消失,都是你们一手促成,如今还将这些栽赃在我身上,你们好算计。”

  秦广王微微笑了一笑:“其实不然,我阎罗殿从来都未想为难过招魂使,只是鬼神大人一向果决,倒也省了不少心力。”

  染灵心里默然,纵是知道鬼神也是为了堵住这悠悠之口,但心里总有些别扭。鬼神不问缘由也不问因果就如此处决,一来也算是不大相信自己,二来与自己一向的行为相背,自己不愿去伤害别人来换取自己的清白,三来这些条命终还是算在自己身上,之前那个徐老也好,如今老妇也好,都未曾伤害过自己,又何必为此送了命。

  想来想去,染灵心里更加愤懑,不再搭理秦广王,自顾自的出了阎罗殿。

  在外面晃悠了许久后,染灵仍旧是没有回去鬼神殿,只是呆呆的站在黄泉边,看着远处的奈何桥。

  桥上有许多往生的魂灵正一个个的排着队走过,两侧站了鬼差冷冷的看着,像是看惯了这场景,对生死之事早已看得通透。

  “也不知我死后,是来过这奈何桥还是就此消散了……”染灵喃喃道。

  待了许久的染灵终于还是磨磨蹭蹭的回了鬼神殿,进了殿内见鬼神静静的站在一旁,背对着自己不知在想什么。

  染灵对着鬼神的背影欠了欠身:“大人。”

  “去哪儿了?”

  “染灵只是出去走了走。”

  鬼神转过身,面上一片寒霜:“怎么,本座还委屈你了?”

  “染灵不敢。”

  “不敢?”鬼神冷哼一声:“你还有什么不敢的!”

  染灵急忙跪下,眼睛看着面前的地面不发一语。

  鬼神见状更是盛怒:“你从未有过违逆本座的时候,如今可真是大不同了,不仅敢唆使人去阎罗殿挑事,更是敢质疑本座的决定!

  ”

  “染灵不敢!”

  鬼神眯了眯眼睛:“不敢?”

  染灵眨了几下眼睛,终于是定下了心:“染灵知道大人一向对鬼神殿的人爱护有加,但是染灵从未做过的事染灵只想证明自己清白,还自己一个清誉,但大人总是让染灵百口莫辩。”

  “怎么,你觉得本座还做错了?”

  “染灵不敢,染灵只是觉得世间之大,万千生灵皆是有权利决定自己的生死。便是那奈何桥上的魂灵,也可选择自己往生与否,但为何一旦触及到染灵之事之人,便只能魂飞魄散。”

  鬼神不说话,只是定定的看着染灵,而染灵似乎是终于打开了话匣子接着说着:“染灵从未觉得大人有何不对的地方,只是觉得染灵自己似个灾星一般,来了地界之后,接二连三的出着事,还件件冲着自己而来。染灵惶恐,染灵没有什么能耐能引得这些事,所有的事追究其缘由,皆是因为染灵的突然出现打乱了这地界一向恒定的局面。”

  鬼神仰了仰头,闭上了眼睛:“怎么,你想离开鬼神殿?”

  染灵眼见着鬼神似乎对自己的怨怼越来越多,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大人,染灵从未如此想过,染灵只是感叹那些逝去的人,也是感叹着自己的无能为力。”

  “感叹?本座见你字字句句皆是冲着本座而来,本座如此护着你,你却觉得本座委屈了你?”

  “大人,染灵并不是这样想的,染灵一直都很感激大人的庇护和提携,只是染灵不愿如此罔顾生灵,染灵也想凭借一己之力自证清白。”

  鬼神低着头看着染灵许久,而后终于是叹了一口气:“以你之身,如何去自证自己,便是本座也不是事事顺意。”

  “即便如此,染灵也不想牵连无辜,就算是染灵枉死,也不想背负这诸多性命。”染灵顿了顿,收好情绪继续说道:“来了地界之后,染灵越来越相信万事万物皆有因果,既然染灵自作主张来到地界是因,那这些发生的事便是结的果,不管是怎样的结果,都是染灵自己的事,应该与人无尤。”

  鬼神刚收拾好的怒意再次喷薄而出:“说来说去,你还是觉得本座做的不对?”

  “染灵不……”染灵还未说完便鬼神怒声打断:“本座看你敢得很!”

  染灵被吓了一跳,怔怔的抬起头看向鬼神,鬼神面色越发难看,一双平时毫无感情的眼睛此时已经是掩饰不住怒气,犹如一头洪水猛兽一般即将将自己吞没。

  鬼神向着染灵走近了两步,居高临下的看着跪着的染灵:“你仗着本座护你,便在地界如此肆意张狂,如今竟是连本座也不放在眼里了,那阎罗殿也是你可去的?也是你可以抗衡的?”

  染灵拼命忍住了眼中蔓延起来的泪意,手指狠狠的掐着手心:“染灵从未想过惹祸,只是他们几次三番陷害染灵,染灵也是气不过,在人界尚有不蒸馒头争口气,为何到了地界要如此?”

  “你要争什么?”

  “染灵知道大人不喜争权夺势,染灵也不喜欢也不屑于与阎罗殿绞入这团乱麻之中,只是兔子急了也会咬人,狗急了也会跳墙,为何染灵不能有所还击?何况……染灵还什么都没有开始做。”

  “所以你终究还是觉得本座委屈了你?”

  “若大人相信染灵,染灵便是即刻灰飞烟灭也不委屈。但是大人,当您看到乾坤镜时,是否也是内心笃定是染灵所为别,乾坤镜能照出前因后果,却辨不清真假,识不破人心。”

  鬼神默然,心里徒然升起了一丝自我怀疑的心思,虽然这从始至终皆是为了护住她,但是否,自己也在心内相信了是她所为,虽然即便她做了天大的恶事自己也不会在意,但自己的信任和态度好像伤害到了她,而这一切,她其实早已看在了眼里。

  也许,她想要的不过是一个全身心的信任吧,譬如幻对她,所以她可以与幻把酒言欢,敞开心扉。

  想到此,鬼神突然觉得自己也没有那么多怒意了,看着眼前人虽然受了惊但却不害怕自己的样子,确是一如初见她那般无二。

  半晌后,鬼神哑着声音开了口:“本座要去往昆仑几日,你且在鬼神殿好好反省,非召不得外出,任何人都不得见。”

  染灵刚想辩驳却是不见了鬼神的人影,只能一下坐在了原地:“这算是关了我禁闭?呵呵……”

  这次的染灵倒是十分的坐得住,整整两日待在自己殿内都未出过殿门一步,便是送饭菜的侍卫皆是悄悄将饭菜放下,便闷声退了出去。

  染灵坐在窗边呆呆的看着黑漆漆的上空,自嘲的笑了笑:“这地界没有天空之说,但我怎么觉得阴雨天要来了呢?”

平戈

  全文唯一虐点要来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