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娱乐明星 余小姐今天傲娇了吗

第三章老牛吃嫩草

余小姐今天傲娇了吗 玄绾绾 2670 2019-01-12 10:00:00

  余老爷子看了看小孙女,神情闪躲,刚刚准备开口,便听到了一阵严肃的声音:“都回来了。”

  余年迈着沉稳的步伐走出书房,看了看坐在沙发上的几个人,最后把视线落在了余清浅身上:“既然都回来了,就先来书房说吧。”

  说完便率先走进书房,几个小辈面面相觑。余老爷子拍了拍自家小孙女的手笑了笑,不置一词,然后唤来刘管家下楼遛狗去了。

  “什么?订婚?爸,你在说什么呢?清清还小。”余深浅看了看一脸严肃的余年,又看了看坐在一旁淡定的小妹,满脸的不可置信。

  “这个婚约是你们奶奶还在世的时候定下的。”余家老夫人在余清浅刚刚出生的时候便撒手人寰了。余老爷子极其疼爱自己的夫人,事事都顺着她。当年老夫人走的时候,身边就只有余老爷子一个人,看来这场婚约是早就安排好的,也是老爷子同意的。

  难怪要把她叫回来,也难怪余老爷子刚才神情不对,原来真的是场鸿门宴。余清浅从始至终都低着头,黑色的眸子盯着桌上那杯早已经凉了的苦咖啡,嘴角弯了弯,有些慵懒的开口:“徐季风?”

  这个名字,她从小便知道。

  “嗯。”

  徐季风?听到自己兄弟的名字,余易白抬眸看向坐在对面的小妹。

  徐季风,徐家老二,三十岁,艾斯兰帝大学金融系毕业的高材生,本来五年前就应该回来接手徐氏企业,但后来又选择了去美国学医,拜入西医约翰森门下,在约翰森的研究所工作。虽是半路出家,但其在西医界所取得的成就却远远超过了约翰森大师门下的其他门生。约翰森在徐季风回国的时候,亲自去机场送机,并承诺如果徐季风回到美国,研究所永远都会向他敞开大门。

  余易白和徐季风是多年的好兄弟,从小学到高中毕业一直都是一个班的,感情自然好的没话说。两个月前,余易白和几个相熟的朋友一起办了个party,欢迎徐季风回来。如今徐季风一回来便接手了徐氏企业,风头正盛。

  只是令余易白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的兄弟竟然和自家小妹有婚约。

  余深浅自是知道徐季风的,两个月前,徐家老二回国的事情弄的整个越陵都知道了。徐家在越陵商界的排名一直是稳居第一,独占鳌头。虽然余家在越陵商界的地位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但是如果余家与徐家联姻,这无疑是将余家的地位推上了一个更高位。余深浅在商场多年自是明白老爷子的算盘。豪门的两情相悦与家族利益相比,终究是不值一提,就算余老爷子再怎么疼爱余清浅,也不会拿余家做陪葬品。

  这场婚约注定只能接受。

  一回到自己的家,余清浅便脱了高跟鞋,奔向大床,把自己包裹在被子里。她并不是强大的,至少在婚约这件事上她做不到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刚刚在余家的所有淡定与沉稳顿时化为乌有,现在她的脑子里乱哄哄的,不知道下一步应该做什么,或者说她还能做什么。

  她自出生便知道自己主宰不了自己的命运,不管是今后要走的道路,还是要结婚的对象,甚至是自己的人生都不是她能做主的。上一次,她选择进入娱乐圈还有老爷子支持她,可是这一次,余清浅知道余老爷子是非要她订婚不可了。

  公主仍旧是一副高傲的样子,迈着优雅的猫步走进余清浅的房间,她试着用她那小小的爪子够了一下床,够不到便放弃了,乖乖的趴在床边,耷拢着耳朵看着余清浅。

  余清浅下床,摸了摸公主柔软的毛,自言自语到:“徐季风……”

  她又想起一个小时前她在余家说的最后一句话:“他一个三十岁的老男人也想老牛吃嫩草?”可能真的是跟林小羊待久了,什么话都敢说了,换做以前的她是绝对不敢在她爸面前说出这样的话来的。

  “喵~~~”公主大概是发现了主人的不开心,温顺的叫了两声,又用舌头舔了舔余清浅的手。

  温润的触感传来,余清浅垂下眸子看了看公主半晌笑了出来,突然想起来好像今天晚上还没喂公主吃东西。

  刚准备起身去给公主拿猫粮,李翎歌小姐的夺命连环call就来了:“清清啊,来C夜吗?”

  余清浅犹豫了一下,又想到了今天发生的事情,一阵烦躁,想着去C夜浪一下也好。给公主喂了猫粮,把自己包了个严实,便开着那辆劳斯莱斯去了C夜。

  C夜是S市最大的酒吧,属于李氏旗下的产业。李氏自从被李亦然接手后涉及的领域也越来越广,C夜便是近几年刚刚兴起的。

  李翎歌是李家的大小姐,李家的生意有李亦然顶着,她从小便是被宠爱长大的,随意妄为惯了。本来在美国学的是金融,都快毕业了,谁知这大小姐看不惯自己的导师,便收拾收拾打包行李回国了。李家老爷子李严爵又是个疼孙女的,多年不见的孙女突然回来了,更是捧在手心里疼,什么工作都不让她做,所以李大小姐自从回国后就是个无业游民,整天忙着购物忙着嗨,反正用的是她哥的黑卡。

  余清浅到C夜的时候,本来只是想着只有李翎歌一个人,哪知道这姑娘从来不按常理出牌,约了一大帮子人在一个大包间里。酒吧光线昏暗,来这里的人非富即贵,所有人忙着享受,几乎没人注意到余清浅。喧嚣的音乐吵的余清浅有点头疼,找了半天看不见李大小姐的人影,干脆坐下来点了杯烈酒一个人默默的喝着。

  三杯酒下肚,耳畔传来李翎歌的声音,随后一张妖孽的脸呈现在余清浅眼前。不得不说李家这两兄妹长得真的是一样的妖孽,那双桃花眼是真的勾人。

  “翎,这是你朋友吗?真是个漂亮的女孩。”李翎歌身旁的法国男人一直盯着余清浅打量,面前的女人虽然带着口罩和帽子,但依旧能看出来是个绝色美人。那男人皱了皱眉头,似在努力回忆余清浅是哪家的女儿。

  余清浅继续喝酒也不理那男人,从小到大这样的话听得多了,没什么兴趣。

  李翎歌笑了笑说:“嗯,这我闺蜜。罗,司徒他们在叫你,你先过去找他们吧,我坐会。”余清浅被余家保护的很好,在这个圈子里的人除了他们这些自小玩到大的朋友,一般只知道余家有个小女儿,但谁也不知道她长什么样子,所以余清浅进娱乐圈才没掀起多大的波澜。

  当年余清浅刚进娱乐圈的时候还是个跑龙套的小角色,没有资源没有人脉也没有靠余家的势力,李翎歌心疼闺蜜,本来想让李亦然给余清浅投资一部大IP剧的,余清浅想都没想就拒绝了,硬是凭着自己的实力混到了今天的地位。

  “怎么了?这么丧的样子。”李翎歌打了个响指指了指余清浅手边的烈酒:“来杯一样的。”

  余清浅瞥了一眼李翎歌,继续喝酒:“你不是都知道了吗?”不用猜也知道李翎歌从哪知道的。

  “别这么丧,我可是听说了你那传说中的未婚夫可是个惊为天人的帅哥。”

  “惊为天人?谁说的?二白?”余易白对他这位兄弟从来都是赞不绝口,想起今天在余家余易白还嫌弃余清浅脾气差,担心自己兄弟被欺负。余清浅都觉得自己和余易白不是亲兄妹,哪有亲哥明着偏向外人的。

  越想越烦躁,余清浅推开手中的酒杯,有些不稳的站起来,幸亏李翎歌扶着她。李翎歌看了看已经不太清醒的余清浅,又把视线放在身后桌上的空杯子里,问John:“她喝了多少?”

  John也一脸雾水,愣了一会答:“没喝多少啊,就四杯。”

  李翎歌笑着摇了摇头,进娱乐圈这么多年也没个长进,酒量还是这么差。

玄绾绾

下一章emmm开启余小姐打脸章节……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