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娱乐明星 余小姐今天傲娇了吗

第十四章他真的来了

余小姐今天傲娇了吗 玄绾绾 2161 2019-01-23 10:44:48

  今天是阿笙的最后一场戏。

  夏辰消失了。所有人都在劝阿笙放下,包括她的养父养母都放弃了寻找,可是她放不下。

  他只是在南海失踪了而已,不是死了,不是死了。

  阿笙只能这样安慰自己。

  2014年12月23日,阿笙踏上了去南海的旅程,她要去找她的夏辰。

  这是她第一次坐飞机。她看着眼前的景象从清晰变得模糊,原来当初夏辰坐在飞机上看到的景象是这样的,原来这就是他说的离梦想最近的那一次。

  当所有人都在嘲笑青春的荒唐与懵懂时,她却无比庆幸自己在最美的年纪里碰到了夏辰。这些年,她抱着和夏辰的回忆过活,浑浑噩噩却又无比清醒。她的执着甚至比她自己想象的都可怕。

  阿笙看着那些夏辰写给她的信,心中都是他这些年去过的地方,他不止一次的提过他想念以前的同学,想念她。可是他却一次都没有回来过。

  既然他不回来,她就去找她,去找回那个她心中的少年:阿辰,我来了。

  没人知道阿笙最后到底有没有找到夏辰,她和夏辰一样在南海消失了。

  “cut杀青!”

  唐三看着余清浅眼角恰到好处的眼泪,满意的点了点头。这么些天相处下来,唐三觉得余清浅还是比较适合心理戏,一个人的戏。她感情细腻,也能耐心把剧本读透,真正融入进角色,爆发力很强。

  最后这场戏是他和编剧临时加的,就是为了留给观众一个亮点。最重要的是余清浅演的很好。

  唐三转过头和编剧对视了一眼,笑着说:“我第一次导演的电视剧托小余的福终于不用担心被黑了。”

  “哦~~终于杀青了。”

  “清姐,刚刚那演技绝了。”

  “快看这里,我都看哭了。”

  ……

  剧组的工作人员纷纷给余清浅献花,温以墨、莫暖等一众主演都从休息室走了出来。

  唐三在显示屏后大声说:“辛苦大家了,今晚聚餐,我请客!”

  片场一阵沸腾,高呼导演万岁。

  “三儿,今晚我一定要灌醉你,一血前耻。”道具组的李越老师和唐三是酒友,上次喝酒输给了唐三,后来就天天嚷嚷着要和唐三拼酒。

  “你还不知道唐老师的酒量啊,小心自己先醉的走不了直线。”副导演钱森笑着调侃李越。

  片场一阵欢闹。

  余清浅站在一旁看着几位老师的互动,淡淡的笑着。

  温以墨走到余清浅身边,笑着开口道:“今晚聚餐你去吗?”

  余清浅抬头看他,现在对他的微笑已经能淡定的面对了,她弯了弯眉眼:“不去了,晚上我要赶回S市参加《攻城》的发布会。”

  林小羊一个星期前就告诉她了,《攻城》的发布会定在今晚的20点。

  ——

  终于坐上了回S市的飞机。

  余清浅看着窗外全黑的夜,想到了出了机场肯定又会被S市的冷风冻傻了,下意识的拉了拉自己身上的毯子。

  临上飞机前,余清浅给徐季风打了个电话,徐季风特意提醒她多穿点,S市晚上很冷,他担心她受不了寒气会感冒。

  她也想多穿点,可是发布会肯定要穿裙子啊,那条定制的裙子早在两个星期前就完工了,就是为了这次的发布会。

  刚下飞机,余清浅就被她的粉丝围住了。《阿笙》杀青的事,在余清浅上飞机之前就已经发微博官宣了,万能的粉丝早就掌握了余清浅的动态,第一时间到了S市的机场欢迎公主归来。

  余清浅为了摆脱记者还特意走的vip通道,没想到这里还有粉丝围堵。

  好不容易走出了机场,余清浅累的瘫软在后座上。

  为了阿笙能顺利杀青,她这几天都只睡了三四个小时,现在心里只想着发布会结束之后回去睡觉。

  对于这次的发布会,余清浅的团队显得有为重视,因为这是余清浅自《独孤一生》之后首次亮相大荧幕,沉寂了将近半年,所有人都在期待这部《攻城》。林小羊还特意去巴黎帮余清浅定制了一款黑色抹胸裙。

  余清浅到现场的时候,陈导和Beauty早就到了,她对着俩人点了点头,在一旁坐下。

  陈导对余清浅还是很满意的,觉得一个年纪轻轻的小姑娘能把角色演的有灵气、不做作,很不容易。

  余清浅刚坐下陈少康便笑着说:“小余啊,唐三那部洗杀青了?”

  “嗯,今天刚刚杀青了。”

  “哼,唐三那臭脾气没几个人能受得了。”陈少康和唐三是大学校友,这两个人凑一起就是两个逗比,相互揭短、互黑是常有的事。

  余清浅笑了笑,没说话。

  她转头看了看现场,把现场看了个遍也没看到想看的人。

  徐季风说要来看她发布会的,可是余清浅说如果他工作忙的话可以不来。

  果然,他真的没来。

  前几天,她跟余深浅视频的时候,听说了知家空地投资的事还没定下来,据说是有点棘手,余家和徐家还在和香港那边的代表谈判。

  她站在台上说着一些拍戏市的细节,眼睛还在盯着发布会门口看,生怕错过了徐季风的身影。

  可是,他一直没有来。

  发布会结束之后,陈导想让大家聚一下,余清浅笑了笑说要回去补觉。陈导看了看小姑娘有些明显的黑眼圈,不禁有些心疼余清浅,拍了拍她的左肩,让她回去好好休息。

  S市的夜晚真的如徐季风讲的那样,很冷。冷冷的秋风带着夜晚特有的寒气吹过脸颊,吹起她栗色的大波浪。

  她将身上黑色的大衣裹紧了一点,下了车,沿着金桥慢慢的走。

  她大概是真的很喜欢徐季风吧。说起来,这是余清浅第一次这么喜欢一个人,这样的喜欢来的突然,却尤为强烈。

  大学的时候,她是班里最小的那个,又因为不怎么参加集体活动,所以跟大家都不太熟。幸运的是,她有沈诺陪着,后来沈诺也走了,她忙着她的事业,忙着演戏,忙着出名。她甚至觉得自己注定孤独终老。

  遇见徐季风,对他心动,这些事并不在她的人生计划里。他见过自己最脆弱的时候,像一束光一样照亮她荒芜多年的心。

  不知不觉就走到了金桥最高的地方,桥下的水静静的流淌,没了白天的汹涌,只有一片死寂。

  突然,她掉入一个温暖的怀抱。那个怀抱有着风尘和疲惫的味道。

  他还是来了。

  她抬头看他下巴上的胡渣,一个没忍住,哭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