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娱乐明星 余小姐今天傲娇了吗

第四十三章那年的你,狼狈却惹人心疼

余小姐今天傲娇了吗 玄绾绾 2034 2019-02-21 00:08:20

  那晚的雨,来得突然,却又在第二天的清晨降临时,恢复了平静。

  丝丝缕缕的阳光透过云层洒落下来,空气里没有一丝雨后的清爽,却散发着五月独有的闷热。

  刘管家走进书房的时候,余清浅正拿着毛笔盯着那幅未完成的画。

  他脚步匆匆,面色严肃,走到余老爷子身边低语了几句。

  余清浅看到爷爷的脸色沉了沉,而后放下手中的财经日报,站起身走到窗边,目光放空。

  老巷的清晨,幽静安宁,灰暗的砖石路经过昨夜雨水的洗礼,干净得一尘不染。

  天空中的那两只鸽子是老爷子的爱物,此刻却也乖乖停在了余家大宅的屋檐上,仿佛是感应到了主人心情的沉重。

  家里的那只苏格兰折耳猫迈着优雅的猫步走进了书房,琥珀色的小眼睛看了看窗边站着的余老爷子,又看了看在余老爷子身旁低着头沉思的刘管家。

  像是察觉到了气氛的不对劲,她快速扫视了一眼四周,便匆匆跑到余清浅脚边,轻轻蹭着余清浅的脚踝,一副求抱抱的撒娇模样。

  余清浅抱起脚边的猫,用手摸了摸她柔顺的毛,目光却是在看着窗边的老人。

  书房里是一片诡异的沉默。

  “您要去吗?”刘管家打破了沉默,声音低沉沙哑。

  余老爷子仿佛被这声音唤回了深思,缓慢的转过身来,说:“去,你跟我一起去看看那个老家伙。”

  他走回沙发,又拿起放在桌上的报纸,看着上面密密麻麻的文字,却怎么也看不进去,最后无奈又放下。

  那只猫在余清浅怀里蹭着,不时地喵了两声。

  余清浅看她那样子,猜她是饿了,准备抱着她下楼,给她喂猫粮。

  刚打开门,一声叹息声传来:“这越陵的天要变了。”

  ——

  那是余清浅第一次参加葬礼。

  她一向不喜葬礼上压抑肃穆的氛围,但是这一次却硬是被爷爷拉着去了。

  五月份的天气最是阴晴不定,昨天还是艳阳高照,今天却又暗了下来。

  乌云遮日,车窗外的景色失了原来的颜色,树叶被风轻轻吹起,一切都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前兆。

  下车的时候,余清浅便看到了挽着李亦然出现的余深浅。俩人跟在李家夫妇的后面,面色一如在场的所有人一样凝重。

  “姐。”余清浅跑到余深浅身边,一下子抱住了她,还往她怀里蹭了蹭。

  “清清?你怎么在这?”余深浅看着突然出现的妹妹,有些错愕与疑惑。

  余清浅松开抱着余深浅的手,说:“爷爷拉着我来的。”

  余深浅更是不解了。徐家掌权人去世,爷爷为什么会拉着小妹来?

  还来不及多想,她便带着余清浅往里面走。

  徐家的掌权人去世,徐氏一下子失去了核心,徐氏内部动荡不安,人心惶惶。徐氏那些老臣早就蠢蠢欲动,蓄势待发,盯着徐氏这块大蛋糕,想趁着这个内部动乱的时候狠狠地捞上一笔。

  徐氏的未来,飘摇未知。

  这些天,有人雪中送炭,有人落井下石。到场的人中,有人不仅仅是来悼念一位商界奇才,更是为了亲眼见证在越陵商界独占鳌头的徐氏会走向什么样的下场。

  余清浅目光环视了一圈,终于看到了不远处的余老爷子。

  老爷子似乎在和身旁的人说着什么。

  她猜测爷爷身旁的那个男人应该就是徐家的人。从她的角度,只能看到那人的侧颜。

  而只一侧颜,余清浅便觉得余老爷子身旁那人散发着生人勿近的冷漠。

  余清浅才刚刚打量了那男人一会,便发觉他们朝着自己这边看了过来,匆匆收回目光,安静低头坐在余深浅身旁,心里想着不要看到我最好。

  余老爷子将她带来,本是想让她先跟徐家老爷子见一面的,可是余清浅打从心里抵触去见徐老爷子。

  她从小就不怎么会安慰人,尤其徐家的那位老人还是刚失了儿子,作为晚辈的她,总要说几句贴心的话去安慰老人家,可是她的脑子里也没存着几句话。

  刚刚看到的男人不像是上了年纪的老者,那应该就是那位徐家的少爷吧。

  ——

  徐家墓园。

  入墓的那天,来的人更多,不知是带着真情还是假意,但至少在合上棺木的那一瞬间所有人都配合地低下了头,表情沉重。

  人群散去,空荡荡的墓园里就只剩三四个人。

  本来余清浅是要跟着余深浅一起下山的,可是她的目光匆匆一瞥,便看见了不远处还站在墓碑前的那人。

  余深浅告诉她,那两座墓碑是他的父母。

  他的背影透着凄凉与孤寂,失神的双眼盯着那两座墓碑上的照片,一个是严肃深沉的男人,一个是美丽温和的女人。

  失去亲人的痛,余清浅只在书上看过,并未亲身经历过。

  她曾看过一本书,书中的男主人公还没出生便失去了父亲,所以他从小便跟母亲生活在一起,母亲成了他生活下去的信仰,即使后来娶了妻子,也带着年老的母亲一起住,最后因为经受不住母亲突然逝去的痛苦,而走向黑暗的深渊,做出了许多疯狂的事。

  她走近他,看着他失魂落魄的样子,竟然会有一瞬间将眼前的人与书中的男主角重叠在一起,很担心他会走上与男主人公一样的路。

  S市的天气本就阴晴不定,先前还灿烂无比的天空,现在却突然下起了暴雨。

  余清浅皱了皱眉头,撑起伞,又看向那男人。

  所幸他还有意识地去撑起了黑伞。

  可是,他只是撑了一会,便又放下了。

  雨顺着他阴郁的脸庞划落,可是那男人像是完全感受不到一样,任凭雨滴打在他的脸上。

  他像是入定了那般,一动不动。

  背影是那样的狼狈不堪,却又惹人心疼。

  她盯着他的背影看了一会后,又向他走近,轻声说:“还是撑起伞吧。”也不知道那人有没有听清楚。

  她将地上的黑伞拿起,塞进他手里,然后便走了。

  下山的时候,她看了他最后一眼,伞还在手中,依旧那样的凄凉,但背影挺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