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娱乐明星 余小姐今天傲娇了吗

第五十一章不是哑巴

余小姐今天傲娇了吗 玄绾绾 2064 2019-03-04 23:25:56

  秦邮中学,S市的百年老校,历史悠久。

  一进校门,入眼的便是创校校长的石雕,两旁的喷泉时高时低,阳光洒落的时候,如同仙女撒花,绚烂而美丽,从一旁道路上行走的学生都能明显的感受到细小的水珠落在脸上。

  余清浅从公交车上下来,抬头看着那烫金的几个大字“秦邮中学”,将肩上黑色的书包提了提,迈步向里走去。

  修身的校服,古典的教学楼,雅致的校园环境,谈笑风生的学长学姐,这一切比她想象的还要美好。

  余清浅容易迷路,秦邮中学又是全S市最大的高中,她问了好几个学长学姐才找到了高一的公告栏。

  一群学生围在公告栏周围,似乎都是来看分班的。

  刚刚的公交车上没有开空调,她只有靠刘叔塞进她书包里的小电风扇降温,到了站后,她全身黏腻,白皙的皮肤上染上了些许淡粉色。

  看着那只增不减的人群,清秀的眉毛皱了起来。

  她实在不想挤进去。

  身上黏糊糊的,她只想赶快找到教室,安安心心地坐下吹空调。

  “清清!”

  齐慕一身白衬衫加淡蓝色牛仔裤,看起来青春帅气,将白色的书包甩在肩后,嘴角扬起大大的笑容,向她招着手。

  余清浅听见熟悉的声音,便转头去看那一米八的人,眼睛亮了起来。

  “慕慕哥哥~”她飞奔到齐慕身边,甜甜腻腻地叫了一声。

  齐慕看着眼前拽着他袖子的小丫头,笑着说:“怎么了?”

  “你帮我去看看我的班级,好不好?”她仍然笑着,指了指不远处的公告栏。

  齐慕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望过去,公告栏处仍然挤着不少人,喧闹声不断。

  “好。”齐慕抬手摸了摸她的发顶,走向公告栏,只站在人群外看了几秒钟,便转身向余清浅走来。

  一米八的身高加上极好的视力,轻轻松松便在表上找到了余清浅的名字。

  “高一1班。”

  “好的,谢谢慕哥哥,我先走了,回见啊!”余清浅冲着齐慕摆了摆手。

  齐慕站在原地看着她走开的背影,没有追上去,只是笑了笑。

  耳畔传来熟悉的男声。

  “齐大,走啊,开会了。”

  齐慕,秦邮中学高三的学生,现任学生会会长,明天他即将卸任,今天他终于等来了他一直要等的小姑娘。

  ——

  高一1班

  余清浅找到班级的时候,班里已经有好多人来了。

  她找了一个没有人的安静角落坐下,漂亮的眼睛扫视了一下教室里的人。

  一个人都不认识,或许有几个人见过几面,不过都不熟悉。

  她无聊地拿出画本,在本子上画了几笔。

  第二排的几个女生似乎有着无尽的话题,从自己喜欢的明星聊到了家里的宠物。

  她选的位置靠近空调的送风口,凉凉爽爽的冷风出来,吹散了刚刚在室外的热气,惬意舒适的凉意让她有些犯困。

  旁边的桌子震了一下。

  余清浅睁开眼,便看到一个深蓝色的书包被甩在了桌上。

  她抬头。

  女孩一头利落的短发,巴掌大的小脸,纤瘦的身材,白色的短袖,黑色的牛仔短裤。

  “沈诺。”眼神淡漠,声音清冷。

  刚说完,便抬了抬下巴,示意余清浅。

  余清浅愣了愣,说:“余清浅。”

  那人点了点头,便在她身旁落座。

  真是奇怪的人。

  被这人这么一扰,她算是彻底睡不着了。

  教室里的人也来得差不多了,大家似乎都跟身边的人有了共同话题,教室里嬉笑讨论的声音就没断过,只有余清浅这一桌异常沉默。

  余清浅本就不是喜欢交际的人,而跟她同桌的那女孩子看样子也不像是喜欢多说话的人。

  看了眼手表上的时间,还早,余清浅走出教室,下楼晃了一圈。

  再次上楼的时候,三楼的女厕所里传来尖锐的女声。

  “小哑巴,我警告你,离沈君然远点。”

  “真不知道为什么秦邮会招你这样的哑巴进来。”

  “喂,哑巴,你是真不会说话还是假不会说话。”

  哑巴,哑巴,两个字,听起来极为刺耳。

  余清浅皱了皱眉头。

  母亲风铃兰资助过不少残障儿童,她也见过许多因为身体的残疾而被亲人抛弃,被同龄人嘲笑的人。这些人并没有什么错,却遭受了非常人的待遇。

  或许是心有不忍,又或许是好奇心,她一步一步向女厕所走去。

  她推开门,眼前的景象让她愣住了。

  女孩站在洗手池旁,脸色惨白,眸光依旧是冷的,白净的脸蛋上多了几道红印,上身已经湿透,白色的短袖湿漉漉地黏在身上,这凄惨的模样让余清浅很难将眼前的人与刚刚在教室里的人重合在一起。

  围在沈诺身边的几个女孩,看见厕所门开了,相互对视了一眼,便匆匆离开厕所。

  刚刚开学,她们还不想惹麻烦。

  余清浅走上前递给沈诺一块手帕,轻声说:“先擦一擦吧。”

  沈诺抬头看了她一眼,默默接过来擦了擦脸。

  余清浅在一旁看着她擦脸的动作,几次欲言又止。

  “你...是不是...想...问...我...哑巴?”沈诺抬头看她,眸中的冷意淡了些。

  “为什么她们要说你是哑巴?”

  她会说话,只是貌似说得不太流畅。

  沈诺默了默,深黑的眸子一直盯着余清浅。

  她打着手语:我不是不会说话,只是会结巴,所以讨厌说话。

  余清浅之前为了跟母亲资助的一个小男孩讲话,特意去学了手语,所以只要手比划得不是太快,基本的手语她都能看懂。

  “那你为什么不跟她们解释清楚?还有,她们一直这么欺负你吗?”

  沈诺拿起手比划着:跟她们解释,不值得。而后便起身要出厕所。

  余清浅急忙伸手拉住了她,“你要去哪?”

  回教室。

  “你这样回教室?”余清浅上下打量了她一下。

  她要是这样出去,不仅会在班里出名,更是要在全校出名了。

  你能帮我去我书包里拿一套干净的衣服吗?

  沈诺向余清浅比划着。

  余清浅点了点头,只是疑惑地问了一句:“你包里为什么会有干净的衣服?”

  难不成她早就预料到了那些人会来找她麻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