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娱乐明星 余小姐今天傲娇了吗

第五十二章我们见过,你不记得了

余小姐今天傲娇了吗 玄绾绾 2029 2019-03-05 23:58:18

  沈诺是见过余清浅的。在仪家孤儿院里。

  仪家孤儿院坐落在贫瘠脏乱的老巷子里,巷子里的人大多没受过什么教育,嘴里吐出的脏话不堪入耳。

  仪家孤儿院的位置比较偏僻,在老巷的东南面,周围没什么人家,只剩孤儿院旁的一间破旧的青瓦房,据说是前任孤儿院院长的老房子。

  沈诺是跟着母亲来到这家孤儿院。

  院里冷冷清清的,两个女人站在屋外不知道在聊些什么,看她们的样子应该是看护这些孩子的。

  三四个孩子在院子里玩耍,脸上是天真无忧的笑容。

  看起来年龄最小的小男孩追着个子比他稍微高一些的男孩,嘴里嚷着要男孩手中的棒棒糖。

  胖胖的身躯好像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倒在了石子地上。

  那硬邦邦的石子地,莫说是小孩,就算是大人摔下去,估计也会疼得倒吸气。

  小男孩哭了起来。个子高一点的那个男孩子拉不动他,手足无措地站在一旁,看着他哭,自己的眼泪也吓得掉了下来。

  屋外的那两个女人仍旧在谈论着他们的话题,对院里发生的事情充耳不闻。

  那个优雅温婉的女人就是在这个时候出现的。

  她匆匆走到那个小男孩的身旁,拉起他,还软声细语地哄他。

  整个越陵都知道余家夫人人美心更善,半生致力于慈善事业,多次登上越陵日报的头条。

  跟在余家夫人身边的女孩抬眸与沈诺对视了一眼,那眉眼与余家夫人一般无二。

  沈诺从厕所出来,已经换上了干净的衣服。

  站在半墙边的女孩正低头看着学校东面的小树林。

  风吹起她及肩的黑发,发尾处微微弯曲,随意地披散在脑后。

  听到身后传来的脚步声,余清浅转身朝着眼前的人笑了笑:“你换好了呀。”

  那次在仪家孤儿院,你还记得我吗?

  沈诺比划着。

  余清浅蹙眉,想了想,摇了摇头。

  仪家孤儿院,她只跟着母亲去过两三次。

  看沈诺的样子也不像是仪家孤儿院里的孩子,那她怎么会提起仪家孤儿院?

  “我们在仪家孤儿院见过吗?”

  嗯。

  沈诺点了点头,这一次眼里没有了冷意,取而代之的是平和与暖意。

  从沈诺出生起,不知受过多少冷漠与嘲弄。沈家也算是一方富贵,她的父母亲出生高贵,一生顺顺利利,风光无限,唯一的败笔大概就是生了她,一个说话结巴的女儿。

  所幸,他们并未放弃她。

  他们给了她最好的教育,最多的爱,也曾想出很多种方法去挽救她的结巴,可是都失败了。

  她不敢讲太多的话,因为害怕别人发现她是结巴,就不跟她玩了。

  第一次见到余清浅的时候,只是觉得那样温婉善良的余家夫人,她的女儿一定也是有着一颗温软的心。

  沈诺知道余清浅成绩好,也知道她一定会考上秦邮。

  所以初中那三年,她昼夜学习,熬红了眼睛,就是为了考上跟她一样的高中,接近她。

  看了一眼手表,余清浅抬头说:“不早了,男生拿书好像快回来了,我们回班吧。”

  好。

  ——

  中学就必然有三六九等,尤其是像秦邮这样S市的重点。

  新学期的分班是按照中考成绩和面试成绩综合考量的。

  整个高一年纪共16个班级,分竞赛班、实验班和普通班。余清浅所在的班级更是竞赛班里的领头羊。

  余清浅以市第一名的成绩加上面试第一的成绩,刚进班级就被班主任安排上了学习委员这个职位。

  除了学委是班主任亲点的,其他职位都是上台竞选的。

  班长是李想,微胖,带着一副黑框眼镜,见人就喜欢笑,以前是南苑中学的。南苑中学在S市的几个初中里算是倒数的了,能从南苑逆袭到秦邮竞赛班的人,倒是让余清浅有些佩服了。

  班主任刘泽是比较民主的人,在安排同桌这件事上,询问了班上同学的意见,而后大家都同意就按照现在的位置来,填了座位表就这样定了下来。

  余清浅和沈诺还是同桌。

  友谊,或许没余清浅想得那么复杂。

  那次之后,她们俩就莫名其妙地成为了朋友。

  沈诺没余清浅想得那样冷漠,她其实很喜欢笑,打着手语的样子慢条斯理,别人都听不懂她在讲什么,只有余清浅知道。

  她很喜欢物理,一道物理题,她能想出很多种方法,复杂的算法能写满一整张纸,简单的算法有时就只需要几行就能解决。

  讲物理的老师是高一年级的物理主任严厉,年过半百,马上要退休的年纪,人如其名,对学生极为严厉。之前被他训过的学生都亲切地叫他“严老头”,后来不知怎的,这名号就渐渐传来了。

  “严老头”似乎是认识沈诺的,来班级的第一天就在课上夸了沈诺。

  他说,她是他见过的真正把物理学透的人之一。

  余清浅物理不差,但是她中考差几分就满分,差的那几分就是物理上的。

  ——

  黄昏后的秦邮,像是老电影里的场景,每一处景都透着厚重与故事。

  明天正式晚自习,今天晚上余易白答应带着她去小食街吃东西。

  “你是一个人走吗?”余清浅一边收拾书包,一边问沈诺。

  沈诺摇了摇头,双目低着。她好像从最后一节课下,就一直维持着这样的动作。

  “有人来接吗?”

  沈诺抬头,准备比划。

  教室的门被人重重敲了几声。

  “好了吗?”站在门口的人高高瘦瘦的,大概和齐慕一样的身高,眉目清俊如画,平凡无奇的校服倒是被他穿出了一种赏心悦目的感觉。

  清冷的目光扫了过来,盯着沈诺看。

  是沈君然。

  每所学校都有几个神一样的学长学姐。沈君然和齐慕就是这样的人,几乎每一个进入秦邮的学生都认识他们。

  成绩优异,颜值逆天,是上帝眷顾的宠儿。

  沈诺拿起书包,握了握右手,向余清浅比划着。

  我先走了,明天见。

  她走到沈君然身边,微微抬头去看他,轻声开口:“走吧。”

  她说话了,对着沈君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