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咋就穿越了

第一次

咋就穿越了 公子安笙 185 2019-01-12 02:29:26

  封梓倾不知,就这一会儿的时间,舆论已经改变,封梓倾与西蜀有婚约所以只能退了太子的婚约,而太子因面子上过不去就让人贴了告示,借此侮辱封梓倾,一时间,太子成了众矢之的,而太子本人也在东宫气得发抖。

  当晚,封梓倾想起锦荣,不禁嘴角上扬,一阵风吹过,屋里多了个人,封梓倾抬头发现是锦荣,“锦世子?今日多谢你了。”,“客气,本世子带了两坛酒,庆祝你推掉一个婚约”锦荣推了一坛酒过去,封梓倾想也不想拿起就喝,忽然觉得这个场景似曾相识,“锦世子,我们可曾这样喝过酒?”封梓倾盯着锦荣,“你可是想起了什么?”锦荣激动,“我只是觉得我们曾经应该也这样喝过酒,只是,我之前落水,脑子不太好使了。”封梓倾低下头,“他要回来了。”锦荣眼里尽是苦涩,“他?是谁?”封梓倾不解,“西蜀太子孟绪,你当真不记得他了?”锦荣小心翼翼,“天下公子榜第四的孟绪,我和他认识?”封梓倾更疑惑,“你想知道吗?”锦荣想封梓倾真的都不记得了。“你想说,我就听,不说就不听了”封梓倾躺在贵妃榻上,美得惊心动魄,“他四岁为质,在南疆受尽欺负,你偶然入宫见到他,保护过他,那之后,他就一直跟在你身后,你也对他非同寻常,后来玄阳王府发生了一些变故,他也被西蜀的人带走了,走之前,他说即使没有婚约,他也会娶你。问你愿不愿意嫁。”锦荣说得很简单,“我怎么说?”封梓倾好笑,“你说,你要嫁的人必是气度不凡,容貌出众,唇红齿白,温柔体贴,势力强大,有很多钱,穿着一身白衣的人,而且一生只能有你一个”锦荣看着封梓倾,“那你呢?我和你的曾经?”封梓倾走到锦荣身边,“我?我们的曾经,只能你去想,我不会告诉你,只是曾经的你不会对我如西蜀太子那般好”锦荣苦笑,许是喝了酒,封梓倾壮着胆子趴在锦荣耳边说了句话,却让锦荣一时难以自己。她说“锦荣,你可知我喜欢你,喜欢到夜里的梦都是你在我身边”。

  锦荣握住封梓倾的手,“真的?”锦荣,“真的,昨晚就梦见了”封梓倾失笑,心想锦荣也是喜欢她的,刚才锦荣眼里的情绪变化,她可没有错过,只是原主曾经如何伤过锦荣,她能想得起来吗?又为何原主也会说出一模一样的话,玄阳王府又发生了什么变故。一切都还是未知数。

  “倾儿,我”锦荣语塞,“你什么?”封梓倾想好好调戏调戏锦荣,手里有肉不吃,她封梓倾也不是傻子。“我喜欢你,喜欢了十年,母妃听闻父王战死后,服药自尽,去世前,她给了我这半块玉佩,说让我以后一定要娶你。头七刚过那晚,有人杀了我府上几千侍卫,又来杀我,他打中了我一掌,后来我以为我也要死的时候,你和云姨救了我,从那时起,我就喜欢你,可后来,我病重,身体成了如今这个地步,也许哪一天就死了,你还会选择我吗?一边是西蜀太子妃日后的西蜀皇后,一边是世子妃,可能还要你守寡”锦荣十分失落,“锦荣,我会治好你的,什么西蜀太子妃,我不稀罕”封梓倾抱着锦荣,却不知院外一人听得伤神,转身离开。

  锦荣拉下封梓倾,将她环抱着,蜻蜓点水般在她唇上落下一个吻,封梓倾头里嗡的一声,她是演员,可这是她的初吻啊,从前拍吻戏都是靠借位,实在不行,也就是亲亲脸而已,这是第一次啊!越想越不甘,封梓倾抬头咬住锦荣的嘴唇,锦荣起初也是一愣,不过马上就夺了主权。良久,封梓倾的唇发麻,在她快被憋死的时候锦荣分开她,替她顺着气,吻过的嘴唇却更加诱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