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青春日常 暖阳之下,必有猫儿轻哼唱

第四章 少女的反差

    算某种意义上的有缘么。省了他的时间去找了。

  “可以,我带你去。”

  “……”

  这时候她反而不知道说什么了,毕竟刚刚幻想的是这个人不答应。

  “啊,对了。我叫荣焕耀。”

  “……亦,韵雪。”

  哦,正好啊。原来她就是。

  “抱歉,你的项链……”

  “……没关系,现在也没有办法改变,先带我去那个地方。”冷韵雪看着那条项链,眼中有一丝的波澜,但还是被压抑住了。

  “嗯。”

  “赶快,没时间了。”

  黄昏临近,太阳在和大地做晚安,准备最后的光亮,挥洒给了大地。

  “我全速,你可以跟上吗?”

  荣焕耀朝着天空的方向望了一眼。

  “没问题。”

  论速度,她还是有那么一点自信的。

  那就……开始了!

  荣焕耀一步越上了一个较低的门台,接着向上直到最高端,顺着房屋的线性排列,就像是那余晖的舞动,随着他的脚步,是橘红的,柔和的曲线。

  而亦韵雪也没有想着要现场打脸自己刚刚的话,她的脚步就像是空中的蝴蝶,轻灵闪动,鞋上的蓝色闪片也被照映出现了莹蓝色粉尘,就像是配合两个人的步伐,与那余晖共鸣着。

  太阳终于落下了,在那一瞬间,城市里的灯光形成了最密集的网络,将这座城市紧紧包围住。

  防御黑暗,治愈所有人的疲惫,希望他们能有一个好梦。

  但现在两个人还没有到达目的地。

  前面的引路人根本就没有停下的意思,越来越不知方向感的她眉头皱紧。

  “还没到吗?”

  “还有一会儿。”

  “……”

  “怎么了?你肚子饿了?”

  “没有。”

  “咕~~~~~~”

  “我觉得你的肚子比你诚实~”

  “谁让你说的,它想起来了而已。你不说,它就想不起来了。”

  ……哦豁,合着你和你的肚子是两个物种是么?【猫和尾巴也是哦。】

  “咳咳,那我们要先去吃点东西么?”

  “不了,事情要……紧……”不知是不是刚刚那句“饿了”起了作用,亦韵雪的意识真的开始昏迷,胃部一阵阵的蜷缩,让她在跨越一个房顶到另一个房顶的时候就停了下来。

  【糟了,下面……!】

  这是亦韵雪最后的意识,随后她就昏过去了。

  下意识的蜷缩成一团,却没想到好像被谁一下子拉住了。

  没有感受到冰凉的陆地给自己的痛感,反而好像掉到了软软的被子上,暖暖呼呼,和阳光的味道一模一样。

  她安安稳稳的睡了一觉,至于做了一点的噩梦,起来就不知道了。

  只是……一醒来看见一张脸摆在面前的感觉和噩梦效果差不多了……

  一睁开眼睛,就看见了最不想看见的颜色!

  差点一个手刃过去!

  “哇!”结果趴在床边的人反应更快,一伸手就截住了她的手臂。

  “……”

  “哎?我是谁,我在哪儿?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

  亦韵雪轻轻甩开他的手,默默地转过头去,说实话,她现在不是很想看见红色。

  红色很可怕。那是血液和火焰的颜色。在阳光下面太刺眼了。

  “呼!啊……嘶……”荣焕耀移动身子,却被一阵酸疼折磨的脸色微变,趴了那么一晚上,再加上本来就伤到了,现在的右腿和右手简直肿的不像样子。

  “你……怎么了?!”

  亦韵雪听见低沉声马上回了头,却见少年用左手按摩右手,右手又按摩右腿的滑稽模样。

  “……”

  “啊……早上好啊,要来点早餐吗?”语气可见般的上扬,明明还那么难受。

  都疼成这个样子了,笑个什么啊……

  她摇了摇头,探过身去,被解开的头发在他脸边摇晃,柔滑却又痒痒的。

  “你,伤到了?”

  “啊……我不小心磕到的,别在意。”

  他摆了摆手,不愿再提。

  昨晚,在听到身后的动静后,他急忙回头却正好看见女孩子在跌落。

  “喂!!下面是空地啊!!!”

  吓的荣焕耀直接将右腿在瓦片上作为反跳的支点,直接向后面跳,一个回转,就抓住了亦韵雪的手,另一只手则直接拍在了屋上的瓦片上,顾不上疼痛的他,直接顺势扒住屋檐,等到两个人的身子都稳定了,才直接跳了下来。

  所幸怀中的女孩轻轻的,一点都不让人觉得沉重。说个更实在的,这简直就没有正常人的重量。

  “哈……明明就快到了……你倒是别临时掉链子啊。”荣焕耀苦笑着,“不是说要赶快的吗?”

  没办法……顾不上右腿的阵阵疼痛和右手指的撕裂滚烫,他只能把自己身上的斗篷单手摘了下来,那一刻,他火红的短发被路灯照耀的异常耀眼。

  眼睛的颜色,是更深一层的暗红,但在这之中,不灭的火苗熊熊燃烧。

  “哎……走吧,荣焕耀,不能把女孩子一个人丢在这里不管。”

  像是**一般,他认命的背起了亦韵雪,当然了,也用不了多大的力气。

  “哎……为什么明明那么累了,还有一堆的事情要做呢……”

  越岭公馆现在早就门禁了,没办法了,找个地方先住一阵子吧。

  话说这人生地不熟的,要到哪里去找个住处啊,有人也应该饿的不行了。

  呼……哎,按理说这里应该离五姨家挺近的,啊,真的,就在街的那一头!灯还在亮着,太好了,终于能找个地方休息了。

  顺便还能看看手和腿。

  少年如是想。

  而那里的灯却在一盏盏的熄灭,糟了,是家佣的睡觉时间,得赶快过去才行,要不然大门真的要封锁了!

  只能委屈自己的手脚了,疼就疼吧!看到五姨什么都好说!

  但是捏……到了那里以后,已经要去休息的女仆告知五姨已经出门了,还没回来,还拿来了医药箱。

  无奈之下,只能托付女仆给这个女孩子准备一件客房。

  呼……

  本来是这么想的,可是这个女孩子……她,咋,不,撒,手,捏!!

  本来在女仆开门的时候,为了方便把她放到床上,就正面抱着她打算放她到床上的时候,衣袖却被死死抓住。

  “袋熊……”留着口水抓着他,说着别的名字啊喂!

  “那个……你放开。”拜托,我也想睡觉啊!

  “抱抱~”

  你睡前和睡后不是一个样子,你晓得吗!!!

板板想写作

  放开话匣子就能促进好多呢。因为谁也不能控制自己开心的时候要沉默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