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青春日常 暖阳之下,必有猫儿轻哼唱

第十三章 双向契约

  “嗯,那我就先去准备了。”

  荣子涵也不顾什么礼仪要求了,三步并两步,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家佣们随即开始警戒状态,有条不紊的开始准备着,面临危险的种种。小雅由专门的人照料。

  每个人都暗下决心,一定,一定要让小少爷能够平安无事。

  没人在守着荣焕耀的房门,因为屋里有绝对不会让外来者有好果子吃的强大结界。实在是最下策。

  “哎?”亦韵雪醒来后,发现大厅里寂静的一批。

  “荣,焕耀?”

  “嗯?”

  “大家,怎么,都,在楼下?”

  而且,还,都像是在警戒中。

  “……韵雪,不要踏出这间房。”

  “?韵,雪?”

  “拜托了,现在关上房门,退回来。”

  “啊…嗯。”

  “不管出了什么动静,都不要出去,懂吗?”

  “嗯……”

  突然之间,这一家人都怎么了?这种架势,她只在谷子遭受袭击的时候见过。不,难不成,这里也要遭受袭击了吗?!

  是她的错吗!那她现在应该离开这里。

  “冷静!这不是你的错。”

  “你怎么……”

  “我知道,但是是猜的。拜托,你老老实实呆在这里。”

  ……

  “为什么,会这个样子,是今天那两个……”

  “差不多吧。嘘~”

  荣焕耀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拉着亦韵雪向更黑暗的角落坐下。

  “那个……我没察觉到有人,靠近啊……”(轻声)

  不是她现场抬杠,而是真的没人靠近啊。

  “不防人,防不是人的东西。”(轻声)

  ……哈?

  “今天,那两个黑影到达的时候,你感受到了吗?”(轻声)

  “……!”

  对啊,她今天完全没感觉到那两个黑影到来前的行踪。

  “你对木瘤偶了解多少?”

  “……一点。”

  “那……你知道如果用特殊方法处理,就可以使无灵魂的木瘤偶被无意察觉的几率降近为零吗?”

  “……嗯。”

  虽然那种方法很血本很高,性价比很低。

  【木瘤偶:傀儡界最廉价的偶人。顾名思义,用树木身上多余的部分做成的木偶,也算是一种两全其美的做法,既能保证树的美观和营养调和,又能够废物利用。只不过一般以娱乐而量产,在其上附加异能的并不多,因为木瘤偶一旦加上异能,就会变得异常脆弱,一个不小心就会当场粉碎。

  而且,在上面附加异能必须要像在一堆杂乱的线中穿针一样,消耗特别的高!】

  “如果是为了取一个元素即将散尽的人命,这招就已经够了。”

  “!”

  “别惊讶,目标是我,但是你现在出去会危及性命的。这里也有结界,安全一点。所以和我在这里待一会儿吧。”

  ……“嗯。”

  经荣焕耀一说,亦韵雪才察觉到这里的空间流速和外部有点不同。

  怪不得隐隐之中感觉自己的时间感变差了那么一点。

  这个房间一直是以慢节奏维持在正常时间里的么。

  这一点其实如果荣焕耀睡觉时拉开窗帘就可以验证,在屋内看到的是夕阳,但靠近窗户,就可以发现有两个太阳都在下落。只要将头伸出窗户,那个在上方一点的太阳(幻影)就会消失,这就是空间流速的作用。

  她初次进来的时候就感觉手眼不太灵活,也可能是这个造成的。

  同样的,如果有外人突然闯进,看见屋内人的动作也只是虚影,那样的话,会很容易被抓住。所以不要突然激起防御机制,才是正道。这也就是为什么荣焕耀说房间安全的原因,况且……在结界里开打,方便的只有结界的使用者。

  “你,是火元素的异能者,对吧。”

  “嗯哼。”

  “这个结界也是火元素组成的吗?”

  “嗯……差不多。”

  “那你,就不能,吸收里面的元素吗?”

  “啊……如果可以,这里面的力量我不想动。”

  ……好了,话题结束。亦韵雪,石锤不会聊天。

  “喏,给你。”

  “嗯?”

  “红色的……项链?”

  宝石的颜色和她的那条完全是同种品质,上等货色,不需要特意探查就能感受到里面都要溢出的能量。

  亦韵雪虽然不懂所谓的宝石等级,但曾经身处过最纯净的自然源地之一的她也懂得这等货色出品率有多低。

  荣焕耀似有歉意的笑了笑,从脖子里抓出来那条蓝色的项链。

  “我不是让你重要的项链认主了吗?所以作为赔偿,我把我也很看重的项链交给你,我们等价交换。”

  “也没,那么重要……”

  “就算是我一厢情愿了,让那条项链认主吧,我把你的东西还给你。”

  “啊!你!”

  “我可没有偷看哦,万一有你的贴身衣物怎么办?”

  “……哦。你现在不能转移吗?认主,很麻烦的。”

  “不行哦,没有认主的项链是不能进行转移的。”

  荣焕耀也算是看懂了亦韵雪知道什么不知道什么了。

  【坑蒙拐骗开始。荣焕耀没有说谎,但是他也选择了隐瞒一部分真相。】

  【话说,你们确信现在很危险吗?】

  “好吧,怎么做?”

  “把你的手拿出来,我帮你就好。”

  亦韵雪呆呆的伸出自己拿项链的手,手心向上,然后一把就被反握住。荣焕耀也握住了那条蓝色项链。

  两个人的手交在一起,将两条项链紧紧包住。

  “跟着我念。联结契约。”

  亦韵雪也跟着读一遍。然后就感觉有特别烫又特别冰的东西在手心急速搅拌。吓的(也有一部分原因是疼的)她差点把手松开,是荣焕耀一直握着她的手,才让这个契约得以继续。

  “嘶……疼……”

  “马上就好了,再等一会儿。”荣焕耀脸上的汗如同不要钱一样,他也没那么轻松。

  现在他是在拿着丧失生命的风险在契约。

  “呼!呼呼!”

  终于,那种能量稳定了下来,温度慢慢缓和,最终恢复到正常。

  “呼……为什么还不松手?”荣焕耀想松开的时候,反倒是亦韵雪不撒开了。

  “……”手发抖的很厉害。

  “怎么啦?松开好不好?”荣焕耀放低声线,就像是哄孩子一样。

  “……不要!”

  “哎?可是……”

  “会很丑!”

  “?”

  “有疤。”

  嗯???哦!!!

  这个傻妮子,以为刚才的温度会把手烫伤留疤啊。不是,你这个关注点怎么老是这么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