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青春日常 暖阳之下,必有猫儿轻哼唱

第二十四章 旧人再见

  就在源源老师还在感慨的时候,亦韵雪默默地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封信,塞到老师手里。

  老师回过神来时,信已经被自己接下打开,快速浏览过内容后,老师面露难色。

  “这……信真的是院长给你的?”

  亦韵雪点头。

  “啊呀……院长她现在不在啊,刚出门。”

  “怎么办?”亦韵雪说出了来这里后的第一句话。

  “我来想想办法吧,请先到到大厅右侧的等候室坐一会儿。我去去就回。”

  亦韵雪点点头,默默地拖动一个粉红袋子,走了。

  身后老师惊慌失措,现在当务之急是找到院长!

  亦韵雪找到了等候室,推开门,里面却空无一人。想想也是,自己已经来的够晚了,怎么还能想着里面有人,更何况,有人不是更尴尬?

  她坐到一个和门口相对的长凳上,等啊等,那个老师怎么也不来。她开始打瞌。满脸疲倦。回想这一路上什么状况都有,云车脱离路线,只能自己想办法过来……因为对这个地方一点都不熟,本来方向感就不强的她,迷路就耽误了少半晌……真的已经够累了。

  荣焕耀说的会有人接应就是这么接应吗?

  都走到门前了,给人开个门的接应?

  本来只是来上个学,没想到却这么麻烦。这时候,谁也不要打扰到她睡觉!

  岂料,接下来的等候室就没安静过。

  就在亦韵雪马上要睡着的时候,等候室的门“哐”的一声,被人踹开。大厅的灯光照到眼睛,真的很烦了,虽然脸上依然冷漠,但感觉得到她的愤怒。(?!)

  “荣焕耀你这个混小子!你竟然耍我!【哔哔哔——】(自动谐音中)”来者进门就吼,并不管屋里有什么人。

  这是一名长相极其……独特的男生,个头不高,穿着一身比较脏乱的制服。一头黄色的头发混乱张扬,却又长着一张妖娆(……)的脸。他的身上缠着绷带,露出的道道血迹让人明了他受的伤。看起来真的让人心疼。

  等到他终于痛快了,缓了口气,他才发现,这屋子里只有一个女生,还长得挺好看……不过就是对他的举动似乎有点不高兴。

  嗯……气氛突然之间有点尴尬。男生脸上微红,摸了摸头。貌似今天刚发过要在见到的任何美女面前好好表现的誓,还没坚持一个小时。

  “啊哈哈哈~原来这么空旷阴森的屋子里,还有这么一位漂亮又可爱的美女,哇,这屋子里都像是被美女的美貌照亮了呢~哈哈哈哈……我刚才……那个我能解释的……”黄发少年慌了。话都不利索了。

  只见亦韵雪嘴唇轻碰,露出一脸的茫然:“刚才你有说什么了吗?”

  “诶?”合着这是没听见,太好了。男生暗喜。忙理了理自己那鸟巢一样的头发,拍打拍打自己那邋遢的制服。换上一副自以为很帅的笑容。

  其实说得这么大声想不让别人听到未免也太强人所难。更何况这是空屋子,除非聋,否则一定会听见的吧。

  荣焕耀又惹了什么幺蛾子?……还是不承认认识好了。

  “这位小美女,请问你自己一个人在这干什么啊?需不需要帮帮忙啊?”为了挽回点面子,男生努力摆出帅气的样子向亦韵雪走去。

  亦韵雪扫视一眼,摆手,淡淡一句“不用,谢谢。”同时戒备心的向一旁挪了挪。

  “哦呀,仔细一听,这位妹妹的声音真好听。诶呀,妹妹不但长得漂亮,声音也一顶一的好啊……”男生根本就不看脸色,厚着脸皮向亦韵雪身边凑。

  “我只是个新生,你找的人,我不认识,请别找我。再见。”亦韵雪向旁边挪了挪的时候,看见门外站着的源源老师正在向她疯狂招手。随即起身,拿袋子,从项链里拿出一个药瓶,扔出去,出门,再动作利索的关门,直截了当,顺利地把那位男生帅气的姿势石化了。[尔康手]

  “抱歉……亦韵雪同学,让你等久了……院长……她……已经回来了。她想要见你……麻烦……和我走一趟。啊啊啊……东西我派人拿到……你的宿舍……现在……先和我去……找院长吧”老师像是跑了八百里路一样,说话喘粗气。

  “我不着急,您缓口气。”亦韵雪面瘫着脸,不急不慌地安抚着老师。

  “好的,呼……呼……呼……好了,我们走吧。”

  黄发男依旧石化中。手边掉着一个药瓶,清澈的碧绿色通过透明的药瓶流现碧光,明眼人都知道,这是上等的疗伤药剂。

  “?哎?高级疗伤药?”

  ……来到教务楼的三层。

  “吭吭~”两声敲门后,得来一声回应“请进!”

  “院长,人带到了。”老师推门而入。后面跟着亦韵雪。

  亦韵雪进门间,用极快的速度观察了一遍院长室。

  院长此时正在埋头于工作中。一座座小书山把人藏在了里面,挡住了院长的身体,只能看见书堆上的一撅黑发。

  不得不说,院长的屋子真是……干净的奇怪。不像一般的办公室,干净的只有办公用品。除了院长办公桌的周围都是书和档案外,其他地方都是花盆,种着各种各样的花。要不是前面的老师毫不怀疑地向里走,她都要怀疑这真的是院长室吗?这是花园吧!

  稀奇的是,虽然这个屋子里什么花都有,看着很杂,但却被打理的井然有序。看着一点都不乱。

  奇异的花草把房间衬的更加温馨和谐。明显与外面的世界不一样。

  还有几种花和谷子里的一模一样,熟悉的味道让她更加的安定了。

  “麻烦你了,源源老师,请回吧。我要和她单独说说话。”院长脱离工作状态,拿起手边的眼镜,轻轻带上。

  “好的”源源老师退出。

  “亦韵雪,是吗?”院长再次扶了扶眼镜,温和的说。

  “对,我是测试选出来的。抱歉我来晚了。”此时的亦韵雪已经不再冷着一张脸。语气也比较和缓了。毕竟是同一个地方出来的人。院长也算得上是她的前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