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青春日常 暖阳之下,必有猫儿轻哼唱

第二十八章 疲惫

  不不不不不!她一定是太习惯这样的照顾了!这样是不行的!

  但自己就是会不由自主的跟着他,也没办法提起警惕来……为什么呢?真的只是因为那几天的照料吗?还是……

  她的心里仍有着一道深深的刀坎,让她的心里思考不出那个答案。

  已经千疮百孔的心,严密封锁以包自身,但还是没能抵挡住无形之物的侵入。

  亦韵雪愣愣的看着荣焕耀,怎么看怎么痴迷。

  看着斜对面的女孩子好像又发呆了,荣焕耀慢慢的放下勺子,轻轻的起身,拿起放着鱼饼的小盘子,伸到女孩的正前方,后缓缓的拍了拍桌子。

  “嗯!?……”缓过神来的亦韵雪被突然出现在眼前的鱼饼吓到了。她的眼睛睁的大大的,瞳孔一收一缩。

  看着女孩子的反应,荣焕耀突然玩心大起。

  “你的口水可都要滴到盘子里咯~”荣焕耀脸上带着一丝戏谑的坏笑。

  看着女孩子慌张的找纸巾,脸上爆红的样子,荣焕耀脸上的笑更坏了。

  亦韵雪擦了擦自己的嘴,发现根本就没有口水的时候,小脸上的红更增了一分,说真的,要不是她累了没什么力气,她真的想打面前的这个人一顿。

  她真的以为自己盯着荣焕耀流口水了!

  明明脸上的笑看起来那么温暖,任谁一看,都觉得这肯定是个暖男,没想到……

  看来自己是误会那个黄发男了。

  “哈哈哈哈……”荣焕耀饭勺都拿不住了。肩膀一颤一颤的。

  “还笑!再笑我就把你的也吃了!”这个时候的亦韵雪那还顾及得上别的,炸毛了!她今天已经被他戏弄了多少次了!

  “你不拉着脸的时候,还挺可爱的。”荣焕耀笑了半天,突然话头一转,小嘴抹了蜜。

  “呃……”刚才还在生气的亦韵雪被这句突如其来的话搞得不知所云。

  “我刚见到你的时候,你可是努力的绷着一张脸,本来我以为你是一个冷淡的人,可是我又发现你本来就不讨厌玩笑,因为如果这是真的,你就不会气的要拿叉子打我了。”

  本来前面的话那么正经,怎么就最后一句这么煞风景。不过她拿着叉子想插人倒是真的。

  真是被他弄得没话说了。

  “吃饭。”放开话匣子之后,亦韵雪脸上略红的总结了一句,决定不要再和他理论了,拿着叉子开始吃饼。

  唔~下嘴的第一口,舌头就已经被征服。

  怎么能这么好吃?!这鱼肉竟然这么嫩,她吃了那么多年的鱼,这样嫩嫩的鱼肉还是第一回吃到。熟成的恰到好处。是安心的味道。

  “好吃吧?好吃多吃点……”荣焕耀略带疲倦的声音响起。

  “嗯!”亦韵雪下意识的回应。并没有发现对面的异常。

  诶?不对!怎么又搭上话了?

  想到自己怎么又没控制住自己,亦韵雪就觉得自己的自制力下降了。明明在谷里自制力最好的就是她。现在却……

  【哪只猫能对小太阳控制的住自己不伸个懒腰呢~】

  不不不!不想了!吃饭吃饭!

  亦韵雪埋头吃了好一阵子,吃的差不多了才抬起来头。

  结果发现对面的男孩子饭餐竟然就和没动一样,热腾腾的饭也没有了水汽。他用右手撑着脑袋,左手拿着的汤勺一直在上下摆动。他望着饭餐,眼角下搭,显出来一脸的疲惫。眼眶周围稍微有了点眼袋。

  好像一直紧绷着自己的神经,突然放松了。一路下来,不管是他还是她,都已经放松了不少了。虽然他们两个都是一样的累。

  “为什么不吃?不饿吗?”亦韵雪觉得还是要问问自己的恩主的。还有,这个样子,明显就是睡眠不足,劳累过度的样子。她能懂,适当关心也没什么大事。

  应该不是那天睡到一间屋子的缘故。【你这算是暴露了什么。】

  “嗯……?你吃完了?还饿吗?饿的话,还有呢。”荣焕耀撑起马上就要睡着的大脑。

  一脸的疲惫已经无法掩盖。在来的路上,他之所以要求走在亦韵雪的前面,就是因为他怕自己会在她面前发困。她看起来也很累,在院长门外的时候,好像听到了她赶了好久的路,没有睡过的样子。【你们院长室的隔音真特么奇妙】

  “我没事儿,就是这几天赶到的事情比较多。等我回宿舍打个盹就好了。”荣焕耀再次拾起他的笑容。

  “好吧……”欲言又止……

  “我吃饱了,谢谢你带我来这里吃饭。”亦韵雪把碗筷都收拾好,站起来,向荣焕耀微鞠了躬。

  “不用这么客气啊,我只是把你带错了路。弥补一下而已。”荣焕耀摆了摆手,“我也得快点了。”

  说完就一阵风卷残云似的扫荡,就把已经微凉的饭菜打扫完了。

  “额……这么吃饭……对身体不好。”亦韵雪看着眼前的人吃饭实在是太快了,不自觉的伸出手,想搭在荣焕耀的肩膀上,最后忍住了。手被悬在半空。

  “没事儿~别看我没什么肌肉,我可是力气大的都能把我家五姨扛起来的人,你瘦瘦小小的才需要吃好点,多吃点。脸鼓起来,就更好看了。”荣焕耀看着这个女孩子脸上的担忧,娴熟地转移了话题。【你家五姨听到了一定会打死你的。】

  ……随你!

  “我把餐具收拾到后厨,你坐在这里,等我一会儿好不?”荣焕耀自然地接过亦韵雪手中的碗碟,亦韵雪微微点了一下头。

  “奶奶!我们吃完了。要走了!”荣焕耀推开后厨门。把餐具放进清洗机。打开自动清洗。意识到没有人回答。

  “奶奶!奶奶!你在哪里?”荣焕耀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怎么了?”亦韵雪本来在打盹,听见了焦急的喊声后,就赶紧来到后厨。

  “奶奶她!她不见了!这里的后厨只有一个进出口啊!”荣焕耀慌张了起来!

  怎么可能!明明安乐椅上还有着余温,人却不见了。亦韵雪挺起鼻子,仔细闻了闻这个屋子里的味道。除了刚才那位奶奶的味道以外没有别的味道了。而且味道还很浓,不可能是在吃饭的时候就已经不见了。可能就在吃完饭的那段时间后才失去了踪迹。那么小的一个屋子,能藏得住人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