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青春日常 暖阳之下,必有猫儿轻哼唱

第三十二章 身体是本钱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怎么不先看保质到什么时候啊?就这样你还过来陪我锻炼!你疯了吧!”亦韵雪真的着急了。她并不是真的相信了这个大男孩的咖啡谎言。而是怪他为什么不注意保护自己的身体。她冷下了脸“给我说清楚!说不清楚,我不介意让你,再难受一点!”

  说完还挥了挥拳头。

  “哎……好吧好吧,这个怪我,前一阵子我买了好多呢,都是降价品,因为保质期快要到了,而我事情又比较多,经常喝咖啡提神的。但是……这几天实在是忙的连泡咖啡的时间都没有了,忙着忙着我就忘了咖啡过期了。昨天想起来就冲了一袋,冲完才想起来早就过期了,想想过期咖啡喝一次又不会怎么样,就按约定来找你了。”

  荣焕耀本来打算找个浅显的意思草草了事,但是看着女孩子脸上的严肃,他也就不再打算瞒着什么了。毕竟如果再说什么不相关的,可能真会把她惹生气吧。

  “……真的吗……你这回没有说谎吧……”亦韵雪的脸可谓是阴沉的都能下冰雹了【什么比喻……】

  “嗯嗯!小的保证,绝对没有半分假的掺杂!”荣焕耀举起双手,以表诚信。“我刚才已经做了紧急处理,看!我一点事都没有了。我也不用手捂住肚子了吧。”

  ……紧急处理就是揉肚子么……

  “走吧……你不是说过,要报答我,救了你吗……”亦韵雪并没有再抬头看他,阴沉着脸从他身边走过。

  “对啊,只要是我能力之内的我都能给你。”刚还在严肃的荣焕耀此时松了口气,又带上了温和的笑容。“你想要什么?”

  “我要你好好听话!做不到你就是最傻的傻蛋!”哎?

  “好好……听话?”不要求别的却要求这么简单的?

  “你的命,是我救的!要听我的!”

  “啊,好好好,都听你的!恩人,你现在需要我做点什么吗?”

  “……嗯……我还没想好,去吃饭,再见!”亦韵雪拔腿就走,然而……

  “喂!你走反方向了!食堂在那边!”

  “……”亦韵雪停下了脚步……

  “跑那么快……你有饭卡去打饭吗?”

  “……”沉默。

  “你……知道餐厅在哪里吗?”

  “……”……

  “跟我走吧?”

  “……嗯”默默转身……

  荣焕耀从运动上衣里掏出来了一个笔记本。“我还得确认一下今天的工作安排,我在你前面带路,别担心,这次不会带你走到坑里的。”

  ……这回亦韵雪并没有笑出来,她的脸色依然很阴暗。她现在真的没有心情笑。

  他依旧走在前面给自己引路,装作看笔记本的样子,左手却一直贴在身前,看起来是在揉着肚子。果然他还是再疼。但是在自己面前,他忍住了。

  可是,她闻到了……血液的味道。他肯定在刚才,吐出血了。但是他举起手来的时候,嘴上和手上根本就没有血,他难道把自己的血……

  仔细想想,昨天晚上,自己摔下去的时候,就不小心用手臂打到了他的肚子。他明明没有好好吃热饭,也没有细嚼慢咽。自己那么一摔,又正好压在他的肚子上……明明应该很疼的,他为什么不告诉自己呢……自己也是!自己要是当时问了他“你哪里被压疼了吗?”是不是就会好很多了。

  ……骗人……默不吭声的受了伤,什么都不说,还有力气逗自己玩。

  自己受了伤不说很值得赞扬吗?大大方方的说出来不好吗?

  五姨说的都没错,荣焕耀,必须要好好看好才行,因为他从不对别人说自己哪里不舒服。

  【7:30】

  这一路上,没有来时的欢声笑语。

  沉默的可怕……亦韵雪突然打了个寒颤,心里一落。不知道为什么难过了起来……自己刚才是在干什么……在向一个以后可能再也见不到几面的人撒泼了吗?

  在自己的记忆里……碰到自己后,他就经常受伤,都是因为自己,自己有什么资格向一个才认识一天的人,更何况是一个男孩子,要什么愿望……愿望这种东西……自己应该早就不信了啊。

  他的笑脸有几分是真的,有几分是装的,他根本就不想对自己笑吧,自己做的事情那么无理取闹……

  如果不是自己这么自顾自的要求这么早集合,他就不会去和什么咖…啡提神了吧……今天他本来能像其他人一样睡懒觉的,就因为自己……

  荣焕耀专心揉了一会儿肚子后,觉得好多了,脸上一变,把难受收了起来,深呼了一口气,转过身来的时候已经变回了原来的笑颜。这个女孩子太容易自己生自己的气了,不能让她看见自己难受的样子。

  可是转过来后,却发现女孩子已经停下了脚步,离自己已经有好几步了。她的肩膀一颤一颤的,低着头,根本就看不见她的表情,可是荣焕耀一看就明白了,她是在哭啊……

  亦韵雪眼里噙着泪,努力的不让它流出来。她使劲的握着拳头。憋着劲。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就流泪了。只是越想越伤心,越想越悲哀。

  和荣焕耀相处的这段时间,她只觉得自己自私。

  自私是多么可耻的东西。自己是厄运附身,让身边的人都死去了。还要去招惹无辜的人。

  自己果然应该一个人。再这样下去,她就要……

  【……所以说,为什么要把自己说的那么低下呢,我的女儿。】

  “哇!停下!”前面突然出现了一声巨大的叫喊。

  “……嗯?啊!”亦韵雪下意识的抬起了头,下意识的想后退,结果还是被撒了一身水。

  怎么回事?

  “你小子!碰水管干嘛!不知道它还没固定好,水要是开大了,会乱飞的!着凉了还得我负责!”一身黄色工作服,凶巴巴的老头站在荣焕耀数落着他。旁边是一个特别宽广的草坪和一个特别大的花圃。自己来的时候就没有注意过。因为一路笑着来的,根本就没有注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