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青春日常 暖阳之下,必有猫儿轻哼唱

第三十三章 “会长大人”

  那现在这是怎么了?亦韵雪现在只有一脸懵,不使劲了泪就自己流了下来。她也没有留意。反正自己脸上也有一堆水滴了。

  “抱歉!抱歉!石爷爷!我看到了浇花的时间了,水管却没开就想帮你打开的……”

  “你傻啊!昨天你们学生会不是下了通知,全学院的管道都要重新整修吗?你还会长呢!就这记性!?”老爷爷气的脸上的胡子一飘一飘的,拄着手杖就想打人。

  “抱歉抱歉!都说抱歉了,就别打啦!爷爷~”荣焕耀向后退了好几步,躲开了手杖攻击,“石奶奶叫我们去吃饭,我们先溜啦!”

  “你小子!……”老爷子气的哇哇叫。但也没有追上来打了。

  “亦韵雪同学,走吧!石奶奶叫我们吃饭去。”荣焕耀转过身来,向亦韵雪挥手示意。

  “……嗯”啊!对了,眼泪!要擦擦才行,可是自己用手背一擦,感觉满脸都是水痕,啊!自己是刚才被水洒到了!根本就没有擦。那现在是不是根本就看不出来自己哭过了?自己也就哭了一会儿,应该没有红眼吧。

  “呼……你怎么半天不来啊,走啊~”荣焕耀跑着来到她跟前“啊!你的衣服!抱歉抱歉!给你撒湿了!吃饭前先回你的宿舍换衣服吧,不然会感冒的。”双手合十求宽恕。

  “额……没事……今天太阳很热,这点水,几分钟就能干,倒是你……”亦韵雪上上下下扫描了一遍,看来自己没有被发现哭了,松了口气,“你才更应该去换衣服。”

  “哈?”荣焕耀打量了一下自己,额……的确,自己就像是刚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

  “哈哈……看见我出丑的一面了,别太在意。”荣焕耀摸了摸头。

  “不过偶尔出出丑也算是释放压力的一种吧,我最近干的活太多了,觉得自己哪里都做不对,稍微出了点错,就不停地说自己,差点就把自己搞抑郁了。”荣焕耀向着太阳伸了个大大的懒腰。

  “这样做错事还能放心的在其他人面前丢丢人还挺舒服的。自由~”

  这句话是随意说出来的吗?告诉自己有什么用吗?自己不知道他做什么工作啊……怎么听着若有所指呢?算了……反正经过刚才这么一闹,自己是没心情瞎想了。

  “说什么闲话呢!你肚子都疼成那样了,你还想再着凉吗!想让我…五姨替你着急吗?去换衣服!快点!”亦韵雪拉下小脸,推搡着荣焕耀就向前走。

  “啊~啊~啊~别推别推,我去,我去还不行吗?”荣焕耀投降了。“那你要跟我去我的公寓吗?今天进出的人很少,你可以混进去看一看哦~反正距离下午还有很长时间,我今天也有空休息。可以带你玩一圈哦~”

  “别闹了!男生的宿舍,我怎么进!?你怎么老说胡话,发烧了吗?”亦韵雪只觉得这是耍人……

  “我的公寓可不是你想的那种哦~你说的是学校为大多学生提供的学生公寓,我的可是要自己出钱才能租住的,属于自由式公寓。就像旅馆一样。”

  “介绍的再漂亮,我也不去!你去换衣服吧,我在这里等你就好了。”

  “哎……你确定?你可是不认路啊,难不成你要和石爷爷待在一起?”

  “哪来这么多话!快去!”(╬ ̄皿 ̄)=○#( ̄#)3 ̄)亦韵雪轻轻打了一下他的肩膀,推搡了他。

  【终于能够主动且自然地触碰他人了,我们的小雪真了不起。】

  “那你就在此地不要走动,且待我去去就回。你要是走丢了,还要贴寻人启事,很麻烦的……”

  “你!”

  荣焕耀吐了吐舌头,做了个鬼脸,抖抖肩膀,快速地跑开了。

  也没来得及反应自己的行为是不是显得特别亲密,忘性大对现在的她来说是个坏毛病吧。

  【8;00】

  那个人被自己轰走后,感觉真安静啊……

  沙沙的树叶声,从树叶之中透过的阳光,不时还有飞鸟的嘤叫,脸上的水珠掺杂着泪水,已经被暖暖的太阳烘干了……感觉自己哭了一顿后,还挺好的。

  自己不能走的太远,要不然就会迷路,只能在路上来回转悠。

  边上的草坪开着一朵朵小太阳花,很多小小的白白的蝴蝶停靠在上面,当微风吹过,蝴蝶就会和花朵一起起舞,底下还有其他的小虫子来观看这场演出,它们看起来无忧无虑……她被这小小的世界吸引住了。她不自觉地蹲了下来。

  “娃娃?”一位老人的声音突然出现在耳边。“娃娃?你是刚刚那个和阳阳站在一起的娃娃吗?”

  这个声音……不就是刚刚要拿手杖打荣耀阳的那位爷爷吗……亦韵雪不禁打了个寒颤,这个爷爷刚才好凶的。

  “娃娃蹲在这里干什么?需要爷爷帮你点什么吗?”和刚才不同的是,这时候的老爷爷的声音特别温柔。所以说,这是一个爷爷吗?

  “啊!爷爷好!”意识到自己又发呆了的亦韵雪连忙站了起来,眼前却突然一黑,身形一晃。向后摔去。却被一双布满茧子的手及时拉住。

  “娃娃不要激动,你刚跑完步对吧,这么激动会拉伤的。”

  “呼呼……”亦韵雪缓了一口气,感觉好多了。

  “娃娃叫什么名字呀?爷爷怎么叫你比较好啊?”那位爷爷亲切的问道。

  “爷爷,我叫亦韵雪,亦然的亦,音韵的韵,白雪的雪。爷爷怎么叫都可以。”

  “嗯……还是叫雪娃娃吧,还比较好叫,雪娃娃的名字很好听,字也特别好。娃娃为什么蹲在这里啊?阳阳呢?他把你丢下了?”

  “没有……他换衣服去了……因为淋湿了。”亦韵雪搓起来小手指,说话断断续续,她是真的不擅长聊天……除了和荣焕耀闹的开以外,其实还是不擅长应对其他人。

  “哦!对!看我这记性!娃娃,不要蹲在这里等他了,看着怪孤单的,来爷爷这里坐一会儿。一会儿他就回来了。”老爷爷热情的招呼她进自己的庭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