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青春日常 暖阳之下,必有猫儿轻哼唱

第十章 有惊无险

  “哦啦哦啦哦啦哦啦哦啦!”

  还没等荣焕耀得到答复,两道黑影已经交叉越到了他的头顶。向下奋力一踢。

  “切!”

  直接一个后空翻,又从满地的碎玻璃上碾过去,退回到那个没有几人的休息室。

  “阁下来这里闹事,就不怕会逮捕吗?”

  荣焕耀并不打算让他们在商品街外面闹事情。尽量的要把他们锁在一个更小的地方。

  而那两黑影一言不发,只是盯着他,就像是对猎物志在必得的猎人一样。

  “啧……”目标是自己么。

  那就好办了。只要跑到一个无人的地方,就可以尽情开打了。

  “阳阳!你没事吧!”

  说时迟,那时快,两个比较瘦弱的身影已经赶到现场,还有可以把她们埋起来的购物袋。

  “五姨!你来干什么?”

  “那么大动静,谁听不见?这两个人是谁,看不见他们的脸。”

  逆着光的缘故么。这时太阳正烈,晒得人眼无法完全睁开。

  “目标应该是我。我得离开这里。”

  “疯了!你伤还……”

  荣子涵一听这话,就特别的生气,没等她生完气,旁边一直一言不发的亦韵雪张嘴了。

  “滚,开。”

  但黑影依然无为所动。就和木偶一样。死气沉沉,只有受人指控,才会做出动作。而亦韵雪闭上眼睛,似乎是想到了什么。

  “别激怒他们!又不知底细。”

  “……你,会火吗?”

  荣子涵听到火身体一震,没有说什么。

  “什么?”荣焕耀不明白突然这一番话的意图。“会。”

  “燃烧,他们。相信我,不会出事的。”

  “真的?”荣焕耀嘴上还在质疑,手上已经开始准备。

  相不相信是另一回事情,准备反击是必须的。

  “阳阳!……小心,别用多了。”荣子涵轻轻提醒一句,换来荣焕耀一个眼神,让她不要担心。

  亦韵雪撇撇嘴,没说什么,只是等着荣焕耀的行动。

  她不需要知道这两个人之间的莫名担忧。

  知道了只是负担。

  她不想带上任何负担。

  “圣火啊,请降临到危人之上,给予惩戒。”

  像模像样的咒语,听起来很扯,但实际真的有了作用。两个黑影的身上瞬间燃烧起了滚滚火焰,但他们依旧不为所动。

  直到最后,被火烧成炭渣。

  本来打算警示一下就收手的荣焕耀也就这么让火燃烧下去了。

  一阵轻风拂过,将两堆渣吹到远方。

  简单的让人难以置信,明明之前那么大的破坏力,结果只用一把火就完事了?

  亦韵雪还是淡然的样子,对黑影的下场似乎早有预见。

  慢慢的,有很多人聚了过来,在那之前,他们都躲了起来,毕竟……怪不得他们。

  “是焕耀!焕耀!把那两个怪物赶跑了!”

  “英雄!果然是英雄世家里出来的孩子!就是比我们有胆量!”

  “那个女人不是荣耀家族的五当家吗?”

  “对对!但是那个女孩子是谁?”

  “管这个干嘛。”

  “不不,你看她手里拿的购物袋,应该是和五夫人一起出来的!应该有关系!”

  噜噜噜噜……【此为交谈声】

  大家对亦韵雪的评价越说越扯,一点都没注意当事人的脸色越来越差。

  荣焕耀正趴在那两个黑影站过的地方,搜寻着什么。

  荣子涵则是一脸担忧的看着自家外甥,仿佛一眨眼就会出点什么事情。

  亦韵雪自己拿着袋子,默默无言的接受着外人的种种议论。她的双手握紧,不让自己注意到那些没礼貌的话。

  她终究也只是一个刚从封闭的象牙塔里出来的人,就算是与人的生活隔了十万八千里,她还是能听懂。那些里面并不都是好话。

  终归,她与人的接触只停留在那个只会也只能听懂好话的年纪。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她现在,很矛盾。

  她现在,只想离开。

  “抱歉,我……”

  “啊!小韵!抱歉啊!我忽视你了,我们走吧!阳阳!你调查完了没!你要是还想呆在这里,我们就先走了!”

  “嗯?啊,我们走吧!”

  荣焕耀也才意识到了人群已经到来,身后的那个女孩在散发着可怕的气场。

  “我们,回家!”

  {不,这里,永远不会是家。至少了,现在不会是。}

  “冲啊!”

  五夫人带着两个孩子一路避过人群,到门口的时候差点刹不住车。

  “呼呼呼呼……”

  正午的太阳热量十足,即使已经过了好久,还是没能散发完。荣子涵的脸上已经挂满了汗水。另外两人也好不到哪里去。

  “我们,呼,去,洗个澡吧!可以舒缓疲劳~”

  “现在?”荣焕耀好像还是放不下那两个黑影的事情,没什么心思准备洗澡。

  “给我洗澡去!五姨的话,你也不听了,这样下去,就算你!”

  “那又有什么关系!”荣焕耀或许是太过于想要了解事实真相,此刻也没有顾忌家人的心情。“抱歉,让我现在先去调查,我会自己去洗的。”

  说完,他就打开大门,冲回了自己暂住的那个房间。没有管身边的女仆。

  “少爷……”

  “……”荣子涵默默低下了头,微抿嘴。

  “五姨,东西,放下了,去,洗澡吧。”亦韵雪不知道要怎么缓解这和她并无联系的一家现在出现的感情危机。她自己都没有过这样的情况。这就像是给只会1+1的小孩出了一道世界名题一样。

  反正,你现在做什么都有可能被拒绝,哪种不一样?

  “嗯,”荣子涵摸了摸亦韵雪的头,“谢谢,我,我们现在去准备一下吧。”

  “女仆长。”

  “在的,夫人。”

  “记得饭点的时候,叫他出来。如果叫不出来,就喊我,我来叫。”

  “明白……夫人!”

  可是现在才是中午的饭点啊。难不成……荣焕耀不会吃午饭了吗?

  亦韵雪搞不清这个家的情况,在她这个外人看来,实在是太别扭了。

  为什么要顺从着荣焕耀?

  可是,她也知道,作为外人,她不可以问。

  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在离开这里之前,把这家人授予她的恩惠还清。不留一账。

  短暂的时间里,就不要留下以后会妨碍自己的任何挂念。就算是相遇了,也终究会分开。流离一生,可能是她最好的选择了吧。带着谷中的技巧,不求创出多少天地,至少要保全自身,找到她唯一的亲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