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青春日常 暖阳之下,必有猫儿轻哼唱

第十一章 四海皆无床,因为席地就是床。

  “阳阳?你不是还在休假吗?怎么打我的办公台?”缓缓沉稳的女声流出。

  阴暗的房间,幽幽蓝光,将少年脸上的沉默更加一层。

  “院长,有件事情,需要汇报。”

  “什么?”

  “有两个人来抓我了。和当时是同一伙人。”

  “什么!他们到底要干什么!”

  “不用我说,你也明白吧…“火种”他们还没能拿走。这次可能是要把我的利用率提到百分之百吧。”

  “不行!我马上就派人到你那里去守卫!”

  “不可以,意图太明显了。这里只是个小城镇,如果大量的人来到这里,那么肯定就会让对面改变策略,烧杀抢掠,可不是我们就能规定的。”

  “……为什么,为什么都这个样子了,他们就还不肯放过你。”

  “……如果可以舍弃的话,我也想,但是,这是唯一不能夺走的东西了。”

  “那……怎么办……你五姨估计还不知道这件事,她上前线的时候,信息隔断,现在再解释给她听,恐怕……”

  “……”

  “喂!别想傻事!一定会有办法的!”

  “嗯,断了吧。有人来喊我了。”

  “多保重!我一定会赶过去支援的!家里会有方法的。”

  “你工作都做不完,就别想这么深远啦。告诉你,只是因为我现在真的是不知道和谁说,比较好……”

  “……走吧,我都听见敲门声了,五妹来找你了吧。”

  “拜拜。”

  荣焕耀关闭了通讯器页面,屋内唯一的光源就此消失,乌漆嘛黑一片。

  敲门声很轻,但一直都在敲。他倒是有点奇怪。

  一般五姨如果发现没回应或者他不想开门,都会直接硬闯。

  但这次一直都没进来。

  谁来敲的门?

  “荣……焕耀!我,把你的饭端来了。开门!”

  “亦韵雪?”

  “嗯!”

  荣焕耀打开门,突然间就被正午阳光闪了下眼。他不禁伸手捂了一下。不想就撩过了少女的丝滑秀发。

  她身上还热腾腾的,挂着一条毛巾,穿着和他一样的家居服。【还配套哦】,单手拖着一碗粥。腋窝里好像还夹着什么。

  “你的新衣服,你的饭。”

  “……谢谢~”荣焕耀满面笑容的接下,随后就准备关门。

  “还有……一句话。”

  “?”关门的手停了下来。

  “别想着一个人承担所有。是,五夫人睡前的话。”

  “……五姨她,已经去睡了吗?”

  “嗯。好像是,哭了。”

  “……谢谢你啊,告诉我这些。”

  拜托,他硬挤出来的微笑快要坚持不下去了。

  “……我,能进,你的房间吗?”

  “为什么?”

  “我监督你,要吃完饭!”

  “哎?!”

  这姑娘越发奇怪,先前不还是一脸无事来扰的吗?

  而荣焕耀呢,并不擅长拒绝她的要求。不知怎的,他就是没办法对面前的这个女孩说狠话。

  第一次看见她的眼睛后,他就好像变了情绪。

  为什么?好像……安眠曲……

  眼皮越来越沉,之前都没有感觉那么累,结果只是看了她一眼,就……

  Zzzz

  睡了个不知天昏地暗。

  好像还有着甜甜的味道在身边围绕,这种甜,淡淡的,不让人发烦。只需一点,就足以忘掉那些痛苦。

  烦恼什么的,就像是得到了调节,虽然依然存在,但已经不会再散发恶心的臭味。

  那么多年了,这还是头一次。头一次可以睡的这么舒服。

  如果可以,他愿意活在梦里,就这么死去。

  当然了,梦总有醒的时候,等他醒来,就是另一幅场景了。

  屋内依旧是乌漆嘛黑一片,但是明显还有一种气息。

  不是敌人,而是默然的,毫无攻击性的。

  而且,老是觉得自己多了个什么……

  我去!!!

  荣焕耀一下子就彻底清醒了,急忙松开手。怪不得感觉那么……

  这不是来给他送饭的亦韵雪吗??她怎么会在这里!

  心脏猛地一跳,让趴着的亦韵雪感觉到了,水晶一般的眼睛慢慢溢出光彩。

  ……

  ……

  亦韵雪一个惊跳,就跳了起来!

  荣焕耀也立马撑起了身子。

  黑暗中,他看不见亦韵雪的表情,但是感受到了她的心悸。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其实,这个不赖小姑娘。

  当他昏过去的时候。

  “……靠在门上睡吗?”

  亦韵雪并不惊讶这样的情况,【因为她偶尔也会。】她默默地把粥和衣服从荣焕耀手中抽出。放在地上。而后一手拉着门,一手扶着荣焕耀进了房间。

  乌黑一片,只有门口传进来的阳光,能让亦韵雪看清床的位置。

  她扶着他,却不想操作不大对,想了想竟然没办法正好将荣焕耀扔到床上。

  所以她决定从扶着变成类似于背摔之类的姿势,将他扔过去。

  可是,荣焕耀的手突然圈住了她!紧紧的,而且她这个姿势,还不能反过身躲开!

  松手啊!不松要打人了啊!

  本来是这么想着,结果腿也因为身高劣势而无法对荣焕耀造成伤害。

  她只能推着他前进,估摸着床的位置,想要让他躺在床上,安省一点。

  一个猫式猛扑,终于将此人送到目的地,但是,手还是无法脱困。

  ……竟然被夹住了。

  动弹不得!!

  完蛋了,这个房间除了那位夫人,谁都不会进来的!怎么办?!她不能下重手。

  这个人刚放松下来!她不能这么做!

  可是……

  “呼……”

  一声叹息后,这双手没有再紧绷着不放。让她恢复了手的使用权,虽然还在禁锢中,但是只要她稍微一用力,就可以逃脱。

  随着她的放松,她自己也睡着了呢……

  这就是为什么两人会在一个房间的原因了。

  所以……你情我愿的事情,怪得了谁呢。【叹气】

  “那个……抱,抱歉。”

  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作为男方,应该先道歉。

  “……我,我先出去了!你!你随意!”

  略显激动的声音,与平常不符。

  打开的房门,将光引进,此时已是将近夜晚的黄昏。

  光不再刺眼,只是橘黄色的灯光,照红了少女的脸颊。

  不知道是谁不好意思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