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青春日常 暖阳之下,必有猫儿轻哼唱

第三十七章 害怕独处

  “哇!你打我干嘛?”

  突入袭来的一拳从正面打来,差点毁容。

  “你……刚才去哪里了……为什么……不告诉我……”亦韵雪看见人安然无恙后,心安了下来,缠绕着她的噩梦也暂时离开了。她发颤的声音越变越小,她伸出手去抓旁边人的衣服,但瞬间被自己的意志压制住了。因为这个举动怎么想都像是在撒娇,感觉很丢人。

  她早就忘了一起睡的时候多撒娇了

  为什么刚才找不到他的时候,心里这么慌呢……自己慌个什么啊,这个人也不是自己很熟的人,为什么要担心他呢?太失态了。

  哎……眼角湿湿的,是水没有干吗?眼里酸酸的,是泪啊。

  亦韵雪不知道自己的情绪变化是什么,因为她从来都没有和向除了婆婆以外的任何人激动过,以前不管是笑还是哭,她只敢在婆婆面前这么做。

  而如今自己已经不知不觉的在这个人面前笑过哭过这么多次了,她不明白啊。为什么刚才自己害怕的想要伸手去抓他的衣服。

  “什么?你怎么了?你还有什么想问的?”荣焕耀已经发现了亦韵雪的不对劲,她又低着头,又摆出了和她自己一个人哭的时候一样的姿势。荣焕耀只能半蹲下身,将自己的视线和她的眼睛对上,只对接了一秒,她就把脸瞥向了一边了。但是眼角的闪光已经将她的心情写的明明白白。

  “怎么?刚才你自己一个人的时候怎么了?刚才有什么害怕的东西吓到你了吗?”他放低声音慢慢的安慰道,突然说出的话让亦韵雪身体一僵。

  “我没有怕……”为什么,他会知道自己在害怕?自己就这么好猜吗?

  其实,并不是亦韵雪表现的有多明显。而是旁边的人经验稍微丰富。

  荣焕耀之所以能被一大堆的人喜爱并不是没有原因的,只要给他半天的时间和其他人相处,最后不管多么不愿意交流的人都会和他聊天聊的热烈。因为这就是他作为学生会的职责,要为很多学生着想。基本上就已经算是一位老师了。

  虽然年纪只有18岁,但他的心思却比多数的大人都要细腻。尤其是因为他长得帅,很多女孩子都会找他当倾诉的对象,这就导致了他对女孩子这种生物的熟练度特别的高。[妇女之友?]

  所以他才能发现这个女孩子的一点特殊之处。

  她很坚强,是那种孤独的坚强。她在自己提出要帮她做点别的事情的时候,她就会表明不需要。想和自己保持距离感是因为她也很脆弱,她的确需要帮助,因为她只有一个人。把事情全部扛在自己身上是会把一个人压垮的。所以自己强行要帮助她的时候,她也没有反感。

  这矛盾的性格经常干扰着她的决定,虽然随便猜测别人不好,但他却不自觉地想象出这个陌生却又有点熟悉的女孩迄今为止是怎么一个人生活的。

  自己昨天和院长语音谈话的时候,院长就和他说了一点关于亦韵雪之前的情况,虽然没有告诉自己很多,但已经足够了。

  被收留的孩子对吗…

  就像自己一样……孤苦无依过一阵子,但她经历的可能不比现在的他要少。

  家被毁了的感觉,他也知道啊。

  不然也不会这么怕,下意识的要保护自己,这就是被伤害过的标志。

  她就像是被遗弃过好几次的小猫咪一样,渴求着关怀,却又时时刻刻警惕着,会挖主人很大的一个口子,但在那之后又会充满愧疚和害怕的躲在床下。怕自己再次被丢掉一样。那样的惹人心疼。

  看着这样使劲憋着自己不要哭,咬着牙,缩成一团的女孩子,那一瞬间,他头一次想做不过脑子的事情。

  亦韵雪还是低着头,她在死倔,她不想承认自己被说穿了。突然间有只温暖的手将自己冰冷的拳头抱住了。

  它把自己拉到了那暖暖的太阳下面,紧紧的握着自己。

  “我们不是说过要做朋友吗?为什么要哭呢?你看我不马上回来了吗?害怕的东西都没有了。你看眼睛都红了,这样可不是小美女了哦~乖~不哭了。我陪你坐一会儿。”荣焕耀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就是没有控制住自己。就是安慰一下,握个手什么的应该没问题……毕竟已经握过了,第一天见面的时候。她还是犹如天山纯净的雪莲,不由自主的就会有攻击别人的趋向。

  但之后他们就奇妙的相遇了,自己将她带回了家,让她陪着自己。甚至自己得此而活,现在反而自己不想撒手了。

  在自己心里,这个女孩子已经开始不一样了,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一样。是什么原因导致自己竟然冲动了?

  她的能量意外的能抚平自己的烦躁。

  亦韵雪自己也冷静了下来,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自一个月以来的拼命逃亡后,来到了这里,一直是一个人,被骗,被拐……自己一个人解决掉后,好像就已经乏力了。

  她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为什么要那么努力的活下来了。到最后甚至选择放弃。想着,啊,就这么随波逐流,要死要活随命这样的想法。

  直到现在,她遇到了这个人,她在这个人的旁边看到了崭新的阳光,看见了风吹草动,听到了从来没有听过的声音,还得到了其他人的关爱……

  会哭会笑是见到他以后才再次出现的,虽然他一直逗自己玩,但自己也没有过任何的不爽。这是活到现在第一次感受到开心的感觉。

  难道是想到了离开了他以后,这些可能都会失去了吗?但就算是离开他了,开心也不会消失啊,为什么要慌呢?不是告诉过自己再也不要害怕失去了吗……

  她不想要成为附属品。

  明明两个人都只是才认识啊,为什么会这样……

  其实好好想想,如果在下雨天里遇到了一只湿漉漉的,瑟瑟发抖的猫,谁会忍心当没看见呢。尤其是那个愿意照顾它一辈子的那个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