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青春日常 暖阳之下,必有猫儿轻哼唱

第五十章 双向感应

  “终于可以去吃饭了,这次就不着急吃饭了,反正有夜会可以去。好吃的一堆呢。”宦亚亚也终于完成了她的任务。拉着鹿乃就找邵青,易娇娇和亦韵雪去了。

  但是,找到的时候,邵青和易娇娇在皱着眉头,而亦韵雪则是散发着生人勿进的冰冷气场。

  什么情况?三个人吵架啦?宦亚亚一下子就着急了,连忙拉着邵青让她讲清楚。

  但通过邵青的讲述,宦亚亚明白了前因后果,好像是雪雪出了一点甜蜜的问题。但易娇娇是咋回事,邵青就不知道了。

  “雪雪,你……饿吗?我们去夜会吃点东西吧!哈哈,哈哈。”宦亚亚也是到了正经关头就嘴不好使的那种人。

  “……不用。”

  “这样不行的,听邵青说你中午的时候根本就没去吃饭,晚饭都不吃,明天会没力气的。走吧走吧~”宦亚亚一直拖着亦韵雪向门外走。

  “……真的要去?”

  “嗯!雪雪一定要去吃饭!不然会更瘦的,要有肉感!”这算哪门子安慰方法?!

  不过这句话……倒是和才见到那个人的时候,说给自己的话一样啊。撑着大大的笑脸,让自己多吃一点要长肉,不然不好看。

  不要死沉着脸。要不就被叉子打了。

  不要害怕……那天楼内的安抚和楼外阳光的温度,他拉着自己的手,就那么陪着自己。

  ……

  那几日前的场景因为这句相似的话不断浮现。

  他看起来在意自己,今天还担心她会走丢……

  他那么紧张,是因为自己真的会迷路,来学院的时候也是,出夜会的时候也是,去食堂也是,就这么不认路。他能不着急吗?

  自己也知道这个毛病,为什么那个时候会对他……

  为什么呢……自己要在意他的想法呢……

  亦韵雪终于在大家都已经探明的地方开始摸索,她一定要知道,一定要知道是为什么。

  【有史以来的求知欲】

  “好啦好啦~吃饭去!吃饭去!”宦亚亚使出了这么多年来吃的力气硬生生把亦韵雪拖走了。

  “亚亚,你受伤了?身上怎么有药水的味道?”

  “啊~没事的,就是误伤到的。已经治好了。”

  ……

  荣焕耀在总教官训完话宣布解散后,就没有动过。

  亿光陪他坐着,被总教官一个手势示意,就出去了。

  “行啦~就剩我们俩了,你也别那么个瘪样了,告诉我,那个女孩子和你怎么了?为啥那个女孩子回来后也是和你一样的表情?”

  “……”

  “哎呀!你可急死人了,就你突然出列的时候发生了点啥啊?我还以为你感觉到什么了,结果是那个女孩子。”

  “……”

  “你平常的油嘴滑舌呢?你咋不怼我啦?”

  “……老舅,如果是对女孩子说了过分的话,要怎么办?”

  “哎呦~这可不像是你平常能遇到的问题啊,我们阳阳不是很受女孩子喜欢的人吗?你和那些女孩子相处的不是很好吗?”

  “……算了,我早该知道问你也白问。”荣焕耀眨了眨眼,双眼里尽是疲惫,“没时间伤感了,我还有文件要整理,今晚就要发给院长。”

  “又来?!你怎么又接工作了!”总教官真的是被惊到了,“哪有你这么早就开始熬夜的17岁啊!”

  用工作麻醉自己,是荣焕耀的必备。

  当他无法接通自己的脑电波的时候,他就会选择在身体上麻醉自己。

  虽然这很荒唐,但是,这说明他已经无计可施了。

  他第一次让女孩子这么关心,而且错因竟然还是自己,这从来都没有过。

  她关心自己,知道自己可能会迷路,还要给自己去打热水,明明她没有义务这么做。

  而自己呢,上来却……她不生气还能怎么办?她背对自己跑走的时候,自己还是头一次觉得这么狼狈。以往的自豪形象在碰到她之后,裂成了碎片。

  算了算了,不能再想了,赶紧去工作。今晚就要交的订单可不能因为自己的私事就耽误了。

  荣焕耀拿着早已凉了的保温杯,一步一步的走了回去。留下总教官一头雾水。

  而亦韵雪虽然在逛着夜会,但是她心不在焉。

  为什么呢?除去她根本不喜欢购物,是因为她心里现在正在惦记着一个人。

  他是不是又不吃饭了,看他的样子应该还会不吃饭。他今天一声不吭的走在队伍前的时候她就应该知道了。

  荣焕耀胃疼了,但是那个时候,既没有药,也没有水,他也不能吭声,作为训练官又不能在第一天就因病退下。

  自己那个时候竟然才想起来忘了带小瓶子。真的是自己的错误。

  是自己答应奶奶要好好看他的,可是自己却忘了。【可是你也忘了拒绝这件事。】

  虽然买了一次性热敷袋,但却没办法亲手交给他,因为没什么人会在体育馆里面拿着热敷袋。交出去会困扰他的。

  水可以,但荣焕耀的杯子自己又不知道,就只能先拿自己的去打水了。

  没想到后来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他现在是不是又想着“没事没事,顶着就行了”的傻瓜想法?

  不不不,就算他不吃饭,也不管自己的事情啊。他不愿意吃饭,自己在强逼也没有用啊。

  但……这只是借口……她知道,自己从来没有强逼过他去吃饭。

  只是口头警告过,从来没有真的押着他去吃饭。每次都是她饿了,荣焕耀才会跟着一起去。

  他中午没吃饭,早饭又吃的这么快。胃疼活该!但……

  那时候他咳出血的时候,真的很让人害怕,刚才还笑的人,下一秒就开始捂着嘴开始咳嗽。就像婆婆临走前一样……

  不行!不行!不行!必须回去看他!要是他又咳出血了怎么办?亦韵雪的脑子里快速的闪过一个可怕的画面。尽管这想法冷静想一想也很荒唐。

  这个感觉!他!不妙!脖子里的项链散发着特别火热的能量,似乎印证着不妙的想法。

  好烫!为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