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青春日常 暖阳之下,必有猫儿轻哼唱

第五十一章 生命项链

  “雪雪,你咋啦?”

  “亚亚,告诉我,这里有没有卖什么米粥之类的地方。你昨天都看过了,你肯定知道有没有。”亦韵雪揪着宦亚亚的衣服,双眼瞳孔放到最大,然后回缩。一脸的焦急。

  有一种力量在催促着她。

  这也是仅少数她有求于人,就是为了一个为自己生气的男孩。

  “啊?卖粥,我想想,啊,我知道了,我带你去。”宦亚亚虽然惊讶亦韵雪的反常,但是还是干眼前事要紧。

  “鹿鹿!我带雪雪离开一下!”

  说完宦亚亚就拉着亦韵雪跑了。根本就不给鹿乃等人反应时间。

  鹿乃又一次被甩下了。

  ……在跑了差不多10分钟后,

  “呼呼,这里,你看,是不是,你,要找的?”宦亚亚拉着亦韵雪快速跑到一家店前,她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扶着膝盖。

  “闻光粥房?”

  “对!娇娇告诉我的,这里的老板人可好了,粥也可好喝了。虽然昨天晚上还没喝过,现在你是想喝吗?”

  “不是我喝,老板,不好意思。”亦韵雪没有来得及和宦亚亚说话,直接推开了门,屋里的人都被亦韵雪这么大的动作吓到了。“请问你们这里有什么养胃的粥吗?”

  “小姑娘,我们这里就是粥房啊,哪有粥不养胃的。”老板对这个推门就喊的漂亮小姑娘表示惊奇,但并没有生气。可能是被脸给镇住了吧。

  “那有没有最养胃的?我现在真的很需要,我的朋友现在需要它。多少钱都行!”

  “什么?!朋友需要?!好的!我马上就给你煮!你等一会儿!”

  说完老板就冲进了柜台,从身后的箱子里取出药材。

  “小姑娘,你等个5分钟!一定帮你做好!”

  说完,就去了后厨,开始紧急熬制。

  “好了雪雪,别担心了,坐一会儿吧。我把鹿鹿她们也叫来,就在这里吃晚饭吧。你在这里等着好不好?”宦亚亚虽然不明白雪雪口中的哪位朋友是谁,但是既然很着急,就肯定是雪雪的好朋友。宦亚亚也会把他当朋友!【这姑娘是真的好,只是最后……】

  “嗯!谢谢你了。你去吧。我守在这里就好了。”亦韵雪终于稳定了一点,语气也开始正常化了。

  “那我走了~”宦亚亚又撒腿奔了出去。果然就是有活力。就算是魔鬼训练完,也跑得起来。

  店里的人也不再好奇了。继续吃着自己的饭。剩下亦韵雪自己坐在店里。

  她觉得简直就是度秒如年,要是晚一点,他会出现什么状况?!这种异样的感觉夹着对周围环境的陌生感包围着她,她感到了害怕。他要是和婆婆一样……不不不!不要再想起了!

  等啊等,等啊等,亦韵雪觉得自己简直就是在火炉里,秒秒艰难。

  …终于,“小姑娘,好了,快!来拿吧!是拿剩下的一点药粥熬的,还缺了一味药,药效可能比平常的药粥弱一点。现在没有一次性餐盒了,你看这个刚消过味的新餐盒行不行?”老板贴心的把药粥放进了他们店里刚刚进货消毒的金属餐盒里。

  “谢谢老板!”

  宦亚亚还没有回来,估计是被鹿乃拉着不让跑了。那就算了,情况紧急。

  “老板,如果刚才出去的人回来了,记得告诉她,我先走了。”说完,她就推开了店门,跑了出去。【你这不是能正常说话吗?】

  但是她一着急就又忘了自己根本不识路。

  “好!快去吧姑娘!钱先欠着,什么时候来还都行。”老板的话也没听全。

  她奔出店门不久后,终于发现自己已经忘记了从哪里拐弯。

  啊啊啊!怎么又忘了!明明是个重要的事情,算了!紧急情况!把那个东西用上吧!

  亦韵雪从脖子里抓出那条红色项链,吟诵咒令“愿光指明我等希求的方向。”

  而项链上的宝石在吟诵后开始发光,抽出一条纤细的光线,线开始向一个方向延展。尽头就是目的地。

  亦韵雪不怕这会被人看到,因为只有特定的人才能看见。这种东西不到紧急关头她都不想用。

  她抱着餐盒几个段跳就上了一个屋檐,决定从上方通过。

  ……

  “呃啊……”荣焕耀趴在桌子前,胃里隐隐作痛。今天没吃多少东西,想也只能是酸水开始往上反了。

  “……啊……嘶……”拿笔的左手用不上劲了,右手捂着肚子。整个人弯成了一个圆弧。

  “……”现在没有训练官回来,亿光好像也有约。自己的药也因为那天紧急集合忘了带。水也是凉的。

  哈哈,完蛋了,怕是今天真的是要猝死在工作台上了。

  不过这么多年了,不习惯都习惯了。胃疼算什么。

  “……”荣焕耀的精神已经开始模糊,眼前的文字歪七扭八,就像是一个漩涡。吸着自己不要注意其他的事情,沉浸下去就好。

  头好疼!他闭上双眼,没有注意到一股清凉的能量正在从脖子里的项链里流出,慢慢缓和他的痛苦,维持着一种即将崩塌的身体平衡。

  他终于昏倒了,没能注意外面的争吵。

  “拜托了!让我进去吧!真的需要找人!”亦韵雪费了很多劲才找到了训练官宿舍,刚要进去,就被一个大脸的守门员挡住了。

  “不行!不管你怎么样,没有通行令是不行的!”

  “可是里面,有人生病啊!真要是,出事了!你,担得起吗!”亦韵雪真的着急了。右手一直在颤抖。

  “就算是会出人命,我也不会让你进去的。这是规矩!”守门员并不愿意放开路。

  “那好吧,你能不能,帮我把这个,送给里面,的一个叫荣焕耀,的训练官?”亦韵雪一直压着自己“打人”的念头,想着换了一种办法。

  “不行的,小姐,食物不允许带进训练官宿舍。”

  “你!”亦韵雪差点举起手就给那个守门员一个手刃,劈晕算了。

  突然……

  “谁啊,在这里大声吵吵。”一个穿着便装的高大男人出现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