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青春日常 暖阳之下,必有猫儿轻哼唱

第五十三章 电灯泡表示眼疼

  这相亲相爱的一对压根就忘记了旁边还有人。【主角两人都没察觉。】

  总教官就站在旁边,负手看着两个人的互动,感觉自己的眼睛又疼了。不知道是不是和白天一个原因。

  嗯,为了平衡,就和大姐说一声吧。让她来解决一下。

  这叫什么?打是亲骂是爱吧!让大姐来搅和一下应该也没事。

  这么其热融融的场面,让单身大老爷们看着,真的很伤心。嗯,果然还是让大姐来评判一下吧,要不然他自己就不平衡了。

  看着姑娘一口一口的喂下去,他都要饿了。明明也是吃了饭才回来的。

  “好了,你好点,了吗?”终于喂完了,亦韵雪松了一口气。

  “好多了,谢谢你。”荣焕耀刚想扯脸对她笑一下,却比她捏住了脸,“不想笑,的时候,就别笑了,这样,很让人,讨厌的。”

  “噗哈哈!”总教官在一旁就乐了。

  “老舅!”

  “没事儿,我还是第一回听到有女孩子认为你很讨厌的。”

  “啊啊啊,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真的想笑,才好,不是说,你难看的意思……我其实,想看你,笑的,开心点。”这回的亦韵雪倒是变回了平常的模样,仿佛刚才生气的就是她的另一个面孔。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谢谢你……这么关心我。”默默之中,心底的一根弦被这番笨拙的话触动了。这还是头一次被这么劝解。而且只有她,才会这么直白的说话。

  “嗯……”

  “那我就和院长说好,明天你再交就行了。今天不许起来肝工作,听见了没!真是!明明才把你的大病治好,又被小病缠身!”总教官终于插上了话。

  “好啦好啦~你们怎么都像是要吃了我一样。不就是不工作了吗,好了好了。”荣焕耀只能摆手示意会听话的。

  “那我就,先走了,教官。麻烦你了。好好,看着他。”

  ……这,确定不像是妻管严的前奏吗?

  “嗯哼,咳咳……嗯,没事,我送你下去吧。马上就要到查寝时间了对吗?”

  “是的。”

  “那明天见~”

  “对了,把这个,给你。”亦韵雪还没踏出门外就想到了什么,把另一个兜里的东西扔给了他。

  “热敷袋?这是小卖部里卖的那种?”

  “嗯……你要是,觉得,难受了,就用它,暖暖胃。我走了。”

  “嗯~再见~”

  ……这两个人真的没有关系吗?总教官如是想。

  “对了,抱歉今天我说你过分了。”在即将关上门的时候,荣焕耀突然喊了一声。

  “噗……没事儿……你别,想太多。真的生气,就不来,看你了。”亦韵雪倒是没想到荣焕耀会这么较真,回头对他笑了笑。

  那一笑,深深的撞击到荣焕耀的心里。此时正是月光皎皎,她面对着他,眼里的海洋正反盈着月亮的倒影,碧蓝色长发微微摆动,更增一分梦境般的美感。

  “你?怎么,了?”

  “哈哈,没什么,那倒也是。明天见~”发觉自己看呆了的荣焕耀打了个哈哈。

  “明天见。记得要,好好睡觉。”

  亦韵雪也摆了摆手,回到了宿舍,轻手轻脚的摸索进来,宦亚亚的被窝明显一个翻滚。她还是没睡好。

  亦韵雪醒来的时候,还是凌晨的4点,零零碎碎的星星在陪着月亮下落,窗外的光洒在屋内,照出一片祥和。

  “呼……”好困啊……

  昨天太紧张了,导致回来才发现自己也饿了。只能啃饼干,把保温杯里剩的甜牛奶都喝了。睡了。

  这是又被饿醒了。果然饮品不能充饥,而且她现在还有点肚子疼……【猫是不能喝牛奶的。】

  ……宦亚亚她们也没问什么,可能是被鹿乃警告过了吧。这样挺好的。问起来回答很麻烦的。

  『冒昧一问,你和我们家阳阳是什么关系?』昨天总教官来到休息区的时候,问的第一句话。

  “什么关系……”亦韵雪找不到什么词形容,“朋友吧……”

  『你为什么知道阳阳他会犯胃病?』这是总教官昨天送自己出来的时候说的第一句。

  而自己的回答是“直觉。”

  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她感受到了,就去做了。正好而已。

  总教官他怎么了?为什么张口闭口就是自己和荣焕耀的关系呢?当然因为是朋友啊……不对吗……

  “这什么?”亦韵雪捂着肚子,动了动腿,换了个姿势,却发现自己衣服下面有一个硬硬的纸片。仔细一看是信的样子。

  “信吗?”亦韵雪想了想,有谁会给她寄信吗?没有啊。

  信封上只有一个“石磊”字样,但她并不认识“石磊”这个人。她不禁打开了看看。

  纸上的字有的歪歪斜斜的,但是还算工整,仔细瞅瞅还能看见。

  她走到月光照耀的窗子下,把信纸展开。

  『亲爱的小姑娘:

  你好,我给你写了这封信,因为我不知道你的名字,所以只能这么喊你,

  我是你们的总教官石磊,但同时,我也是荣焕耀的老舅,他的妈妈和我是结拜姐弟,所以我也算是看着他长大的。

  你也可以喊我老舅!当然不能当众喊,要不然会很麻烦的。

  说来挺尴尬的,今天早晨,你们两个留在了最后,我就跟在后面看见了,你们好像看起来关系很好。

  今天的训练,你们看起来关系不一般。所以我才找到了你,问了你几句话。

  我从来都没见过他竟然愿意和一个女孩子靠那么近,反正我从来都没见过。

  我也很久都没见过他沮丧的样子了。因为他一直很懂事,从来不在长辈面前摆臭脸。能让他这个样子,你真的很厉害。

  我不知道你们在下午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回来后,很难得的发了小脾气,让我这个老舅也不知道说啥。他的确是假面孔带的太多了,让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很谢谢你陪在他身边,他和你在一起的时候,很像他原来的自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