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青春日常 暖阳之下,必有猫儿轻哼唱

第五十九章 约会?诶嘿~

  邵青的表情就像是皮笑肉不笑的那种怪异感,本应在宿舍里的佩剑回到了她的身上,一人行走,背影就像是黑夜里的影子,让人不敢轻视。

  一股不起眼的紫烟从她身后冒出,撒发在空中,那空白与暗紫的交汇就像是来自深渊的脸。

  {没错,就是要这样,这样才好玩啊,反叛的好戏就要开始了。游戏还没有结束呢~}

  “啊……”亦韵雪突然捂住双眼。结果不小心就用手肘把经过她旁边的男生打到了。“抱歉!”

  “怎么了?”

  “没有,就是眼睛突然很疼,就像是被什么扎了一下。”

  怎么回事?这就像是看见了不该见的被报复一样的感觉。

  “是吗?你要不要回宿舍休息?”

  “不了,回去的话,很麻烦的。”亦韵雪回想起宿舍里有个阴沉的人就知道自己回去估计就会陷入僵局,“因为会迷路的。”

  “是吗?”

  “嗯。”

  “反正你也跳完了,不如我们一会儿去玩吧。”

  “嗯,大家也很快就能跳完了吧。毕竟我都跳过去了。”亦韵雪思考了一下,觉得可行。

  【我觉得不行。】

  “他们没你有天赋啊。”荣焕耀脸上有点随意,“一群被保护的好好的花朵怎么可能受得了太阳真正的灼烧呢,根系无法延伸就意味着死亡。但他们都不懂。”

  “没经过疼,又怎么可能知道现在嫌弃的会是以后最有用的呢。”他似乎冷眼看着不断从云层上跳下的一批又一批人尖叫着。

  “这回已经很赶时间了,让一些本来没可能进来的人进来,接受训练。”

  “……你。”亦韵雪头一次见到荣焕耀这个冷酷的样子,不知道说什么好。

  “啊,当然和你没有关系啦,你的实力大家都看在眼里了。”荣焕耀突然又笑了起来。

  “如果他们能稍微体谅一下为他们而战斗的人,变得强大一点点,就不会在失去的时候后悔了吧。”

  今天的荣焕耀感觉和平常不太一样,虽然她不知道平常的他到底怎么样,但今天绝对给人感觉很怪。

  突然之间,她不是很想懂他的话。那句“失去的时候后悔”就像是戳到了自己。

  “啊~只是刚才被邵青学员拉着说了点这样的话题,抱歉现在还没脱离状态。”荣焕耀舒了一口气,摆出了和往常一样的笑脸。

  邵青?她?怎么会找荣焕耀聊这样的话题?她刚才的表情是因为和荣焕耀聊到了什么才会那样的吗?

  “我们一会儿去哪里玩吧?”

  “你不是要陪着他们一起吗?你可是训练官。”

  “不管啊,谁让总教官说了训练官只是随便陪同的。”

  “要你们这些人,当训练官有什么用?”亦韵雪对这个的成见还是很大的,“当什么就当认真一点。”

  “啊呀,管家婆模式的小雪出现了。”

  “认真听话!”

  “现在只是没到我们发挥用处的时候而已。等到明天筛选你就知道了。”

  “嗯?”筛选?筛选什么?

  “走吧,趁今天比较闲,我带你去个地方。”

  “哈?”

  “走吧,我去和总教官汇报一下情况,你可以在这里等我一会儿吗?”

  “哦。”

  汇报什么啊,明明这两天里他什么都没干。什么筛选?

  “咦?”亦韵雪才发现自己手里的魔方不见了,转而替之的则是一块根本就不可能出现的能量石。微微的散发着白光。纹路是绝对不能暴露的。

  不可能!这块异能石是怎么出现的?如果不是感应到的……

  “久等了,我们走吧。”荣焕耀终于汇报完成,跑了回来。“今天再不去,明天可就来不及了。”

  他手里的纸条被狠狠地团成一个长条,纸条上写着让他不愿意看见的事实:{上级下达:情况紧急,训练期限缩短,减至一周,请尽快将学员训练到位。以备候补}

  还有老舅的叮嘱:看好女孩子,底下已经不太平了。去可以,不要多管闲事,尽快归来。我一会儿也会去。

  为什么偏偏在今天……她的祭日里出这样的事情。

  “嗯,走吧。”亦韵雪也马上把石头藏了起来,并没有问什么问题。眼睛还是很疼。说实在的,她害怕荣焕耀会问她石头的事情。

  她冥冥之中感到了不安。来自本能的不安。她隐瞒着自己的另一个能力就是不想扯上麻烦。可是马上就会暴露的的预感不时让她鸡皮疙瘩炸毛起。

  她感觉到了,从刚才眼睛刺痛的时候她就感觉到了。有谁在盯着她,脊柱发凉的触感,在人群之中,有谁!

  “今天带你去个好地方。”但是他没有问。

  艳阳仍在高照,天还是那么热,但莫名的阴凉已经悄悄靠近,两个人各怀心事,并排走出训练地。

  ……【13:00】闻光粥房

  “哦!这不是昨天那个急哄哄的买粥小姑娘吗?今天还带了个朋友来?”老板看见推门进来的两个人,就打了个招呼。

  现在正是忙后的闲暇时间,老板正在低着头收拾着账单,两人来得正是时候。

  “哟~好久不见啊,老~板~”荣焕耀走到柜台前,“还记得我吗?”

  “哦?嗨!看你说的,我们今天上午不才打了招呼吗?”

  “小雪,这位是闻光大叔,是我妈妈的好朋友。”

  “啊,你好……”亦韵雪对于昨天在这里的表现有点不好意思,感觉自己那时候一点都不礼貌。

  “小姑娘,你那位朋友好了吗?他的胃没事儿了?”

  “……呃。”亦韵雪低头搓手手,不知道说什么好。

  别问了,别问了,您问的主就在旁边啊。

  “哦?大叔,你不知道她给谁买的?”荣焕耀倒是装傻装愣的似有其事问起来。

  “哦?这我怎么可能知道?她昨天很着急,再说我也不能问吧。”老板倒是仁道,没怎么在意。

  “大叔,你最近是不是少一样药材叫蜂胶啊。”

  “哎?你怎么知道?”

  “很简单啊,我昨天没吃出来蜂胶的味道。没原来的苦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