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青春日常 暖阳之下,必有猫儿轻哼唱

第六十三章 了解往事

  亦韵雪眼里闪过一丝的光,但马上就消失了。

  “话说回来,这个漂亮的大姐姐是谁啊?阳阳哥带回来的女……”

  “啊,对了!我还没问完,这里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三年前我来这里的时候可不是这样的。”

  虽然被截了话,但小兄弟并没有在意,反而更加紧张。

  “我也不知道,本来都挺好的,只是一年前,突然有人在这里出了事,我当时在后厨不清楚,不过自那以后,来这里喝酒的人数就越来越少了,连老主顾都不来了。”

  “只有闻光叔叔会来帮我们打理,甚至把他赚的钱分出来一大半,当租房钱,但这些天闻光叔叔自己的生意都不好了,我虽然也想去打工,毕竟连交租的钱都没有了。现在他们随时都想拆掉这里,但是如果连我都不在了,这个房子随时可能会被那些人拆了,所以我没有出去……”

  小男孩越说声音越小,原本就因饥饿而底气不足的他慢慢蹲下。

  “大家呢……大家去哪里了?”

  “……除了我,其他人都……”

  “好了!不要说了。我知道了……”荣焕耀不用想都知道,在那个时段里,如果能存活下来的话,这个地方怎么可能是这个模样。

  “少,少爷。我们很努力了,这家店是菲尔大人留下的,是不可能再重建的东西了……”

  “我知道了,谢谢你一直以来的坚持。”荣焕耀蹲下身,慢慢的抚摸着小孩的头“其实……我早就想着要了结了。”

  小孩猛地一惊,但又低下了头。荣焕耀舒了一口气,整理好心情转过身。

  “抱歉,小雪。我本来是想要带你来玩的,结果只能让你失望了。”荣焕耀面向亦韵雪无奈的笑了笑,说实话,他打心底的想要和这个女孩子熟络起来,但是……现在是不可能了。

  “……没事,今天……你应该有什么很重要的事情想做吧。”

  她也不是傻到什么都不懂,虽然对真相还没有了解,但这个酒馆已经说明了一切。

  “啪!”亦韵雪的双手突然打到了荣焕耀的脸上,当然只是轻轻一下。

  被打的人什么话也没说,嘟嘴看着她。

  “你!你对少爷干什么!”

  “安静!”亦韵雪面瘫脸的瞪了一眼,吓的小孩子不敢说话。

  “不管你带我来是干什么,现在不能笑!不开心的时候不能笑!”

  荣焕耀脸上的笑容真的就消失了,但随之替代的是一种安定的冷静。

  “我又忘了,好,不开心的时候不笑。”

  “……少爷,她,她是谁?”为什么她可以随便触碰你?

  “呃……”看这孩子说的话,他也不知道怎么回答了。这关系还能说成是朋友吗?

  “你以为?”亦韵雪倒是不怎么在意,她只对那个“随意”感点兴趣。

  “女……朋友?”

  “嗯……对。”女性,朋友啊。

  这下子本来打算解释一下的荣焕耀倒是呆住了。

  “哈啊?少爷!你!她!少爷!”

  吓的小孩子连话都说不清了,只是手舞足蹈的比划着空气。

  所以说,在门口那边之所以没有否认女朋友这个事情,只是因为亦韵雪自己就没有搞清这个身份名词吗?

  “你们两个怎么了?有什么不对的吗?”

  “……”

  “……”

  两人沉默中。

  “对了,问一下,菲尔大人是谁?是这家酒馆的创办人吗?”

  她倒不是想故意提起来伤心事,只是如果再这么僵下去,她就会越来越不安。

  这里好像不是很安全的样子。好像有一种压迫感在逼近。自己隐藏的那股力量现在异常活跃。

  “啊……说的也是,让你自己蒙在鼓里不好,”

  “少爷……”

  “菲尔酒吧,是我妈妈的遗物,她叫荣菲尔。去世了。”

  “……抱歉。”

  “没什么好抱歉的,本来这就是事实,生死就是这样。”

  “少爷……”

  “……走吧。我今天回来是来祭拜的。妈妈,她应该不会怪我回来晚了吧。”

  “不会的!大人不会怪罪少爷的。”

  是吗……妈妈……

  “……”亦韵雪的手紧缩了缩,像是想起了什么。

  妈妈吗……她都已经记不清妈妈的模样了。

  那件事情都已经过去了那么多年,她却从来没有惦记过妈妈和爸爸……

  “你愿意来看看我妈妈吗?”

  “嗯?我?”

  “嗯,我觉得我妈妈肯定想看看小雪。”

  “你妈妈,不认识,我啊。”

  “那现在就认识啊。”

  “可是她已经……好吧。”

  ……忌日是吗,忌日……关怀亲属,去看看就行。

  “宜琊,帮个忙。我没法够到那个机关了。”

  “……好。”

  宜琊凑到门边,摁了一个按钮,随后房间里出现了剧烈的摩擦声。

  灰尘爆裂弥漫,地面上模模糊糊的出现了一个口的形状,向下还有着通道。

  火烛在通风的一瞬间燃起,照亮了许久未见天日的地下。

  “少爷,你们先去吧。我还得守着门。这些天那些人来的更频繁了。”

  小小的身躯挡在了门口,看起来那么弱不禁风,但身体里却涌现出了一股力量。

  『让这个孩子受苦了……』荣焕耀下去之前望了一眼,眼底尽是惭愧。

  亦韵雪则是更加的不安了。

  地下却出乎意料的整洁,不像是上面的灰尘扑满。

  看起来,应该是闻光大叔经常来打理。那么大的工作量,那个孩子是完不成的。

  木质的楼梯有点掉漆,踩上去也有点吱吱作响,甚至还有一点漏洞。

  只有烛光照亮的黑暗,添上毛骨悚然的声响,让亦韵雪一开始就死抓着荣焕耀的胳膊,弓着背慢慢走。

  “我是不是该陪着那个孩子在上面比较好,毕竟听他说,最近……”

  “别害怕……老舅已经来了,刚才他才传的话给我。”

  虽然说的都是一堆激动的话就对了。大部分都是怪他呆的时间太长了。

  “?”

  刚才?她刚刚可是一直和他在一起,怎么没看见总教官?

  秘术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