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青春日常 暖阳之下,必有猫儿轻哼唱

第六十四章 妈妈

  啊……这是一种家族里的短距离传语术,就和建立了特殊联系一样,他既然能和我传来话,说明他已经离这里只有几十里了,以他的速度应该早就在我们下来的时候来了。”

  “啊……”

  谷子里有这样的传话方法,所以她也很快理解了。虽然这种方法她只见过,从来没用过。因为婆婆不让用。

  “大家……今天可能都要来吧……闻光叔也会来的。”

  “那位大叔不是还有生意吗?”

  “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啊……”

  “……”

  “啊,到了。把旁边的火炬给我一下好吗?”

  “啊……可以。”她虽然现在还怕,但现在身边有人在,胆子不知不觉的就大了。

  “谢谢。”

  『无尽之火啊,请把光与热降于这个小小的房间。』

  他将火炬抛向前方,本应顺着惯性下落的火炬却在空中反转,火苗从中飞出,串成一条条火线,将小小的地下室照的亮堂堂的。

  随着光线的增强,亦韵雪逐渐看清了地下的构造。

  装横很朴素,一个小小的吧台,一个窄窄的柜子,几个高台椅。就是一个简陋的小型酒吧。

  还有几个比较大的桌子,桌子下的大酒瓶还没打开。不管是大杯子还是小杯子,都零散的放着,就好像,这个小酒吧里还有着人,还有人在喝酒。

  可酒杯里一滴酒都没有,被擦拭的干干净净寓意着人去,而不复回。

  架子上的唯一一张照片,被灰尘掩盖,擦拭一遍,手上一层薄泥,却还是看不清。

  没有人来擦这张照片。就算其他的一切都干净无灰。

  就像是一个装满回忆,却已经被封印住的盒子,再度被人开启的时候,只有悲伤。

  对于外人还说,这里只是一个荒废的酒吧。而对这个酒吧主人,对所有在这里留下痕迹的人,这里就是最想要也最不想要回来的地方。

  就如现在的荣焕耀,他站在这里,就如三年前一样。

  三年前,他没有了爸爸妈妈,但是还有大家陪在身边,现在,连大家也都离开了。

  双肩不住的颤抖,这个少年终于抗不过回忆带来的冲击。

  “……妈,我,回来了。”

  那一瞬间屋内的火焰仿佛和少年一样,摇晃不定。悲伤的气氛在散发,落泪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了。背对着亦韵雪,少年悄悄落泪。

  “不要难过。”她的声音微微哽咽。

  至少他的妈妈还留下了让他可以追忆的地方,而自己的家……两个家……都炸没了。哭也没有用。

  “你,哭会很难看!”

  “说一个男孩子难看,不好吧。”

  “那你倒是,别哭啊!你妈妈,她会想让你,哭着想她吗!?”

  她不服气的一句话,却引起了少年的重视。

  “……啊,说的,也是。”他擦了擦泪,“妈妈,她说过男子汉不能哭。”

  “知道就,别哭了。”

  她也擦了擦眼泪。偷瞄旁边人的时候,却发现他也在偷瞄自己。

  两人同幅度的揉着眼睛,看起来却又是那么可爱。

  “噗哈哈,你的眼好红啊,哭的这么厉害啊。”

  “你,你才眼睛红呢!”

  “瞧你说的,我眼睛本来就是红的啊。”

  啊……这么一说,还真是,他眼睛本来就是红色的。

  “……你就知道,耍人玩。”

  “哎?这种委屈样子,感觉我真欺负你了一样。”

  “本来就是!”嘟嘴!

  “哈哈哈哈哈哈!”他在狂笑,笑的还很开心。

  屋子里的火苗似乎是感觉到了这位火系异能者的情绪波动,来回摆动,屋内的光线一下子不稳定了。

  “……哼~”

  虽然还是很不爽,但是他笑的那么开心,应该没问题了吧。

  “……带你来,果然是对的。”

  “嗯?”

  “谢谢你。”

  “谢啥?”少女一撇头,头发就滑落下来,在火光的映照下,眼中的海洋还是那么平和的流淌。

  “秘密~”说完,他就伸出手捏了那张小脸。

  “呜呜!泥干嘛,憋涅脸。”

  她没有显示出那种排斥,只是拍手让他放开。

  当初的她连头都不让碰,现在的她能任他塑造。

  想想还挺开心的。

  话说人啊,最察觉不到的就是自己的改变,眼前被捏的这个人也是,自己也是。

  如果她不出现在自己身边,今天的自己还能在这里笑的出来吗?不不,他连想都不愿意想。如果不是她,自己可能一直活在“大家都还活着”的美梦中。又怎么可能会回到这里呢。

  “啪~”手因为一个不注意,就被拍开了。

  “泥兹不资道泥捏的很疼哎!”她揉着自己的小腮帮,肿的跟个肉球一样,很自在也不自觉的在撒娇。

  “嗯……机会难得,我把你介绍给我妈妈认识一下吧。”

  “诶?”她把手从脸上放下,踮起脚尖,手放到他的额头上,“泥发烧了?”

  “没有哦~”

  “果然发烧了吧!”

  “没有哦~”

  “介怎么可能,泥糊弄人。”

  “妈!听好了!我带一个人来见你了。”他倒是不嫌害臊,拉起她的手,放到那张照片上,“这是我女朋友,妈妈,请祝福她。”

  “突然之间泥干嘛!”虽然亦韵雪不怎么在意提女(性别)朋友这件事,但这么大声说出来感觉好羞耻啊。她还是第一次被男性当成女(性别)朋友呢!

  “放心,这里隔音一级强。”荣焕耀淡淡一说,把头转向上面,口气没那么轻松。

  “那……下面你能和我妈妈说几句吗?”他转过头,看着她,“记得和我妈说一声,我是你的男朋友呀~我要去上面看看,马上回来。这里也有法阵,别担心安全问题。”【前面一句话是开玩笑的。不是认真的】

  “哎?”

  法阵倒是无所谓,呃……嗦点什么好呢……

  “我,我该怎么喊啊……”

  “喊阿姨就好了。”荣焕耀远远的传来一句。

  亦韵雪煞有其事的站在一个空地上,微微鞠躬。

  “啊,阿姨!初次见面,以后多多关照,嘶……”

  本来就被捏疼脸不能正常说话的时候,又一口咬到了自己的舌头。

  ……不说话比较好。

  就在荣焕耀怀念的时候,上面情况没那么和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