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青春日常 暖阳之下,必有猫儿轻哼唱

第七十一章 腿抽筋的“贼”

  亿光正了正声音,“摸着良心想想,拿这块石头的时候,手不疼么?扔出去的时候,良心不疼么?跟着笑的时候,嘴不疼么?疼的,就训练完马上来找我。不疼的,在明天集合之前还不打算承认的,别怪我把你们通通踢回老家。”

  略过队里所有人的脸,亿光心中已有答案,只不过,他不打算一棒打死。

  “还是很疼吗?一会儿带你看看好不好?”

  和刚才的凛然不同,现在的亿光。就像他转身时漏过的阳光。

  “还可以。”这次她不再敢装腔作势。

  “声音多好听啊,干嘛不敢承认呢?一会儿我带你去看看。先跟着大部队走好不好?”

  “嗯QAQ”

  这个训练官人好好~没人陪的寂寞瞬间瓦解掉了。哄孩子一般的轻松啊。

  她一进馆就被拉到一边的医务室里进行各种检查。以至于后面有了叫好声,她也没能出去凑个热闹。所以说,都说没事了干嘛还要这么麻烦!!!

  宦亚亚终于做完了检查,只是上了一层绷带。不让用治疗术,好像是因为被禁止了。

  训练官虽然说让她安稳呆着,不用去了。但她就不!!就不!!

  那个测试是她入学时最好的一项。万一学院拿这个计分怎么办??

  所以,她还是去了。成绩相当优异,30秒完成,成为排行榜第6名。

  别的不说,自身就运动能力超棒。要不然怎么可能当初拉着亦韵雪跑的飞快呢。

  那个训练官还一脸吃惊的看着屏幕,让宦亚亚有点骄傲~

  只不过摸头就不在她的预料内了。

  “干嘛?”

  “感觉你可爱。”

  “摸头长不高。”

  “你现在已经很高了。”

  “你是逗我吗?”

  “没有~”

  “你这样是不行的。”

  “不可以随便说男人不行哦。”

  “略略略~”

  宦亚亚吐吐舌头,不想多说话。

  “我要去找我的朋友,先离开咯。”

  宦亚亚一眼就看见了呆在休息区的亦韵雪,说一眼看见不算夸张,因为亦韵雪身上好像就是有一种奇特的磁场围绕,就算是把她扔到人群里,她也是最让人眼前一亮的。

  漂亮归漂亮,气场才是决定因素。不知怎的,亦韵雪周围甚少有人长留,往往是只停留一会儿,就会自动离开去别的区域,尽管,其他区域已经人满为患了。

  只有宿舍几人没什么排斥。

  “唔……脑瓜疼,不想了!”

  干嘛关心这个嘞,反正自己也不是会被排斥的那种人~

  “雪雪~我们去吃饭吧~”

  “雪雪,你脸色不好哦。”

  “哎?哪里卖粥???”

  ……嘻嘻,她和雪雪关系多好啊~不会有什么隔阂的~

  哎?你说就算是被利用也会开心吗?……

  ……不开心啊~所以,不要轻易相信任何人不就好了吗?虽然被大家公认是个笨蛋,但笨蛋也有笨蛋的信念!

  如果……早点是个聪明的笨蛋就更好了鸭!嘿嘿。

  ……嘤~早就是第二天的晚上了。

  宦亚亚自言自语的精分好一会儿,已经这个点了,大家谁都没回来睡觉,鹿乃也很是罕见的没有来找她。所以她自言自语……找点乐子。

  跳伞的时候,也没有看见宿舍里的人都在哪里。只有她一个早早跳完就被安放到休息区了。那个叫亿光的训练官怎么也不让她乱走动。

  有骚动声的时候,她也被拦下了。不被允许去看热闹。

  好不容易才脱身出来,却怎么也找不到人了。连最不可能找不到的亦韵雪也不见了踪影。

  她站在台子上,看着人越来越少。大家都拉着好朋友去吃饭了,可她……还是找不到人。

  大家……都不要她了吗??

  别的不说,她竟然连发小都找不到踪迹了。

  一股莫名的害怕覆盖住了脑内所有的幻想。

  明明这么黑的晚上,她们偏偏一个人都不回来。

  云城白天似乎是觉得热量散发的过了度,晚上倒是阴沉起来。连明月的冷光也不放过。

  宿舍里的灯早就灭了。走廊里的也是。宿管的值班室在楼中间。亮着光,但到达的路实在是太过寂静。寂静的毛骨悚然。

  “……”是什么滑落了下来?……管它呢。

  “哐哐!”

  天耶!!明明都这么害怕了!这是搞什么恐怖片的名堂啊?!

  宦亚亚屈身抱着自己的双腿,慌乱之中,把被子踹到了地上,可她不敢去捡。

  “哐哐!哐哐!”敲窗声越发急促,动作倒是没多大声响,除了没睡觉的宦亚亚以外,谁都没听见。

  QAQ完戏嘞!!!

  偏偏今天就她一个人!不说她是不是真的呆瓜之类的,她现在的确记不起来任何关于风系的咒语了。

  连符咒都在箱子里。她是动还是不动啊!?

  “哗啦!”这次不敲了,改成直接拉开了!!

  哎!原来窗户没有锁住!平常都……啊,平常是起床后就打开,熄灯的时候邵青去关的。

  重点不是这个!怎么办!她有生命危险啊!!

  有贼啊!!……哎呀,他腿卡住了?

  小贼一遍拔腿一遍小声骂街,很是尴尬。

  得,这恐怖气氛就这么随着腿卡住了。宦亚亚甚至觉得自己应该去帮个忙……个鬼!

  她趁着这个机会,赶忙掏出箱子里的咒纸。

  “……麻烦帮个忙把我腿拔出来。谢谢。”

  我的天呢!这声音妥妥的是那个训练官哎!哎?那她帮还是不帮,算了帮吧。

  “你,干嘛来我宿舍?”

  “宦…亚亚?怎么你会在这里?!”

  “……你!你个!!”宦亚亚连哭带拽的就把亿光扯下来了。不料……用力过猛,两个人都倒了下去。宦亚亚在下。她本能地闭上了眼睛。

  地板和脑袋接触的疼痛迟迟不来。反而是被垫住了后脑勺,一点都不疼。

  “你……脑袋瓜挺硬的。”

  耳边的暖风吹得头皮发麻发酥。可宦亚亚早就被吓的力气都没有了,再加上她根本就没去吃饭。

  “放开!放开!”稚嫩的声音说什么都没威慑力。倒是让哭腔更明显了。

  “慢着,我腿抽筋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