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青春日常 暖阳之下,必有猫儿轻哼唱

第七十八章 好大!的一个洞

  “如果它真的来了,那么那个宿主对小雪有很大几率不会下手。”

  “可你…”

  “火焰,不是区区影子就能盖住的。”荣焕耀顿了顿,“我先走了!”

  “喂!”

  总教官这个仅二十多出头的糙直汉子因为话没能说完,差点

  荣焕耀拉着亦韵雪跑出总教官的帐篷。他放慢了一点速度。

  亦韵雪本来想说跑快点吧,也噎在嘴里说不出口。

  晚上的时候,她比较喜欢放松。所以就算与白天的处事风格不一样,她也不会觉得不愉快。

  很明显荣焕耀比自己的方向感更强。所以只要跟着他的脚步,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就算是放慢了速度,该到达的目的地还是到达了。

  【荣焕耀……小心点。】

  【?】荣焕耀不仅疑惑为什么要小心,更疑惑她是怎么在短短一天内学会传心语的。

  【我,我闻到过,一种不属于任何学员的味道。】

  【你鼻子很灵吗?】传心语暂且不提,他第一次知道亦韵雪鼻子的事情。

  【嗯。算是。】

  【我相信你,也就是说有名外人员在营地里瞎晃了。】

  【把灯灭了吧,我来带你去找。】

  【嗯。】荣焕耀毫不迟疑的吹灭了自己的灯。把它留在原地。

  “谁!谁在哪里!”

  一声熟悉的叫声驱走了一部分恐惧。亿光在值班。

  【亿光,过来。】

  “哎?”

  【让你闭嘴过来!就在你的左前方十几步。】

  【丫的,你每次使唤我使唤的那么自如干什么。】心里这么说,身体还是乖乖过去了。

  【把灯留在原地。】

  ……【哦。】

  【荣焕耀,你对他那么凶,干什么?】

  【我滴个娘,韵雪姐也在啊?!】亿光差点摔倒在地。

  黑暗之中他仅仅只能看见两个蹲坐在地上的身影。一个大点的,一个小点的,小点的那个应该是亦韵雪。

  话说,为什么一定要蹲下来呢。

  荣焕耀并没有废话,直接把一切都通过传心语告诉了亿光。

  【嘶……这可麻烦了,我刚刚也在一边巡逻,一边找邵寒。】

  他们两个别再不只是同乡的关系。更何况邵青身上有着不能无视的危险物。

  【小雪,你的鼻子能闻到么?】

  【可以。】

  亦韵雪微微运气,把鼻子的通感放到最大,一瞬间,所有的味道都冲到了鼻子里。

  她艰难的搜索着和邵青一样或者相似的味道。

  就这样半猜测半摸索的走走停停。两个男生也没有多说什么,人做专心的事情的时候,不可以打岔。

  亦韵雪终于闻到了明显的气味。她停了下来,后面两人也随即止住脚步。

  【前面,只有几十步远。有两个人的气味。】

  【两个人?】(荣)

  【一个是邵青,另一个…我不知道。】

  ……怎么会这样?这里已经不是营地了。亦韵雪睁开眼睛的时候,被眼前的巨观惊了一下。

  “这是哪里?”

  “我也很想知道啊!韵雪姐,你都不知道自己怎么走就到这里了吗?”

  路上亦韵雪没有睁开眼,并不代表着后面两个男生什么都没有看见。

  他们看着亦韵雪轻车熟路的跨过各种障碍,包括突兀的石头,突然出现的悬空树枝,还有会突然中断的道路。

  要不是打心底里相信亦韵雪也是一脸茫然,他们都该问是不是早就来过的问题了。

  不会是闭着眼比睁着眼视觉感应还好吧!

  荣焕耀真是对这个身上藏满秘密的女孩子越来越感兴趣了。不过现实要求这得从长计议了。

  这个山洞很空旷的感觉,就是投个石头,你也能听到很久的回荡声。

  这真的有人在里面吗??

  亦韵雪死板着脸,抬腿就打算进去。

  “等等!”

  “?”

  “前方危险莫测,你就这么进去吗?”

  亦韵雪眼睛转了转,耸肩叹口气表示懒得解释。慢慢蹲下来找了一块石头,找好方向,用力一扔。

  石头以非常诡异的方式来回敲打出声音直到最后一声。

  亿光瞪大眼睛,从来没有听过还有这种本事啊,根本就不知道洞内情况如何,心宛如明镜般知晓方向的本事。亦韵雪,她的本事太多了,多的简直就不正常。

  “这只是个,山洞而已。”亦韵雪本人根本没有什么察觉,只是转身抬头说道。

  “那人呢?”

  亦韵雪只是握了个拳头,然后把大拇指伸出来,反转向着底下。

  虽然不是恶意,但这怎么看都是个挑衅的姿态。

  【地下,就在我们站的这块底下。他们在等我们走。】

  “什!”亿光一个没忍住出了声音,立马就被荣焕耀捂住了。

  还有,她是怎么知道的!这不可能啊,就算她可以感应到下面有人,也不可能感应得到底下的人在想什么吧!

  【那现在怎么办?】

  【我们走,除非紧急情况,不要回头。】(荣焕耀)

  【不行!万一他们!】(亿光)

  【那好吧,荣焕耀,带路。】说的那么霸气,其实只是因为不记得怎么来的了。

  就这样两人还是顺从着荣焕耀的安排回来了。

  一路上,亦韵雪不动声色地观察后边的动静,就怕会来个背后杀。

  过于脑袋直的她虽然对邵青的行为感到恼火,但是仔细一想,多管闲事也不是她的做事风格。

  ……她真的不想对人下狠手了。守护那个信条的代价,太过于沉重。她无时不刻都可能会被这句话害死,但却死脑筋的一直都遵守着。如果非要逼她动手,她在这世上的唯一挂念就再也没了。

  这个山外的世界从她踏回来的那一瞬间,就对她冷漠相待。

  就算是这么想着,现实里还是得走一步算一步。

  “唔!”可是啊,老是有人拉着她。

  “你怎么老是没事就发呆啊。大晚上的,你要是真的跟不上,可就得在这危险的地方露宿了。”

  又是附在脸上的那只大手,捂住了她飘散的情绪。那种温暖,也算是她肯留在他身旁的某种信赖吧。

  不然,早在一开始她就不会去搭茬。

  “我们回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