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青春日常 暖阳之下,必有猫儿轻哼唱

第八十六章 该消失的名字

  她看见了一个熟悉的名字。不应该的!这个名字早就应该在一年前就消失了!

  那个人早在那个时候就离开了谷子,和她的师父一起。为什么会在这里!

  【其实还会有重名的可能啊。亦韵雪之所以会肯定,大概是因为……姓很稀少。】

  “五姨!我想看看这个人的档案!可以吗?”

  “啊……可以是可以,小雪也不会做什么坏事。”荣子涵在一个简陋的大柜子里,找到学员的档案箱,作为医师,她本来应该全部看完的,可为了和这里接轨,她先是把药物都调完了,才看了那么一半,亦韵雪要看的那个人,她也没有看过。

  【荣子涵有着恐怖的记忆能力,在某记忆力排行榜上占第三。所以这位学医就没有秃头(bushi)】

  “……果然。”少女喃喃低语,“可为什么?”

  “边嘉尔。女。无任何过敏记录,能力是……幻系‘藏匿’。奇怪了,这里应该填的那么详细吗?身体详细信息如下……嗯,不错,这孩子还挺健康的。”荣子涵看着看着就职业病上身,没顾及到旁边人的瞳色越发冷淡。

  边…嘉尔…她想起来了,她想起来了!那个和她度过两年光阴,同样是婆婆内门弟子的女孩子。

  但她除了名字以外,什么事都回想不起来了。一点生活记忆都没有了。

  想起来!想起来!那个时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记忆中的一片白光晕弥盖住了原本不该忘记的面容,一起度过的每日每夜都有着模糊的影子,想要触及却又抓不住。

  就算说忘记的速度比记忆要快,为什么连第一次见面和最后一次见面都记不起来了!

  “五姨!帮我个忙可以吗?检查我的身上有没有被某种术覆盖住记忆。”

  “哎呀?可以呀~”

  荣子涵闹不清为亦韵雪接二连三的奇异举动,但她还是选择不问为妙。

  结果……也真如亦韵雪所言,如果不使用专业的机器和高精度的检查,根本就发现不了亦韵雪耳朵后面被埋入了一个黑黑的小耳钉,拔出来也不是太难,但要是不拔,就会一直也掉不下来。这稳固性强的可以算是大师工艺。

  就拔下来那一瞬间,亦韵雪就感觉有什么东西抑制不住的冲向脑海!

  “呃!!!”她抱头痛吟。

  那个人的模样终于被想了起来。

  『“小公主~不要每天冷冷的看人嘛~”

  “小公主,初次见面啊~”

  “小公主,就算是忘了我,你也要好好和人打交道啊。”』

  味道…重合了。那晚的味道,她想起来了。边嘉尔!那个外来人!

  那是两种味道,是两个人!现在才意识到!

  昨晚的动静只有边嘉尔才有可能做得出来。

  “怎么了!哪里疼?!”也没想到拔个耳钉也会变成这样。

  “没关系,我去后面坐一会儿。”

  回到床边,荣焕耀睡的十分的不安定。眉头紧皱。不断的汗水顺着脸颊就向下流淌。

  亦韵雪瞥了瞥,又去找了一块医用湿布,给荣焕耀擦了一遍又一遍。后来擦烦了,直接叠成半个贴在他脸上。

  结果荣子涵来查的时候差点没笑死。

  后来又嫌太热了,摇扇子,一个不小心扇子脱手,直接扇到荣焕耀脸上了。多么响亮。

  荣焕耀都这样了还不醒,肯定很累了。

  亦韵雪看着这样就不动了。下午太难熬了。减少移动量也会很热。咋整?

  要不然……亦韵雪不怀好意的盯着白玉环,思考着一些危险的事情。

  “你是雪山来的,该发挥你的作用了!”

  白玉环要不是还不能说话,真的很想一句MMP

  雪山来的就必须会降温吗!【必须的啊。】

  “没有用。要你何用。”

  就这样,还在捯饬着白玉环,也就忘了最一开始的目的是想办法降温了。

  时间一分一秒从指间流过,太阳西斜,转眼间他们就要回来了,可亦韵雪还没捯饬清。

  等她抬起头来,缓一缓脖子的时候,荣焕耀单手撑着脑袋,侧卧在病床上就这么看着她。

  这是看了很长时间的样子啊。因为脸上的笑容都快咧到嘴边了。

  “……”

  “倒腾明白了?”

  “啊啊啊啊!!!!”也不知道是尴尬发作,还是娇羞,亦韵雪手抱着红脸就喊。(喊的也不是很大声。)

  “别喊别喊,我错了。快点停,有人来怎么办?”

  惊得人直接从床上跳下,鞋也没穿好就开始哄人。妈耶,这孩子失控的时间老是那么不可预测。

  “好了好了。这个玉环的功能太过于隐秘,不知道很正常啊。没必要这么认真的。”

  荣焕耀给亦韵雪顺顺毛,啊呜啊呜的叫也挺可爱的,不过要是被人看见了,自己声名不保。

  “现在是不是到了要集合的时候了?你去和你的朋友们集合好不好?有情况就用你的项链叫我?”

  ?

  “我们不是一起绑定的么?这两条项链之间也绑定了,只要你戴着它,有情况我就能感觉到。”

  这怎么从来都没听说过呢?这人是不是还藏着点秘密不说。

  “真话啦,只是那个时候,我自己都危险,也就没告诉你更多。”

  ……真的么,这人老是给她感觉说话说不全的样子。

  “我们去吃点晚饭吗?有很好的味道传过来哦。估计是捕到了鱼。”

  鱼!对哦,旁边有一条河。

  “那快走!”亦韵雪两眼放光就扯着荣焕耀向外跑。

  “你自己去吧,我不用。”

  “说什么呢!你也过来吃!”吃不饱的感觉很可怕,所以不可以。

  荣子涵单手托下巴,笑着看小姑娘拉扯自家小伙子,执着的一定要让他去吃晚饭。

  这个过于直爽的小姑娘整好是自家外甥不擅长应对的人,更何况两人互相还看上了。【这句话不能说,要看年轻人的面子。】

  没准啊,这个女孩子就要成为他们家里的人也说不准。心善的人总是能让人感觉到自然而成的舒适,而心恶的人在还没接触之前就会被排挤。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