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青春日常 暖阳之下,必有猫儿轻哼唱

第九十章 简单的叙述

  他们需要主人公出来解释。一切的源头都在一个人身上,其他人都只是被波及到。

  “雪雪……你可以告诉我们,为什么那个人会追着你不放吗?”

  宦亚亚小心翼翼的扯了扯亦韵雪的衣服,因为现在亦韵雪气场就像是想杀人一样。

  刺客谷出身的身份已经没有什么可顾忌的了,因为已经没有刺客谷了。

  “哈……”也是等了很久,亦韵雪吐了一口气。“你们确定要听?”

  答案是默认的。

  接下来,“我”都是亦韵雪的口述。整合而成。(要不然原话更费时间。)

  『我来这里上学,是因为一个月谷子被毁了,没错,是那个刺客谷。我是那里长大的。在我4岁时进谷,现在才被迫离开。因为我的师姐,才能来到这里。师姐在我小时候关照过我,虽然她和我相处只有一两年,就被召回到她的家。之后每天都很平常。

  在三年前,边嘉尔来到谷子,她脾气古怪,每天都会出现在我身边。我不喜欢她的气味,那很危险。所以躲着她。

  每天都是这样,但只要我躲在婆婆身边,她就不会来纠缠,她莫名的害怕婆婆,婆婆一出现,她就会躲得远远的。她的师父送她进来的目的就是学师。尽管是这么说,她的师父,我至今都没见过。

  我不确定她靠近我的原因,因为她,我轻功练得比其他人都好,甚至于师姐们都不比我快。

  一年前,她的师父突然找到婆婆,要接她回去。她很爽快的就回去了,只是临走前和我打了个再见。

  她一直都修炼毒物,学幻化,利用小动物练习她的能力。搞过很多人的恶作剧,我每次都能预先猜到她的想法。然后躲开她。

  谷子毁灭后,我四处流浪,靠着当时逃跑拿着的一点药剂。然后就有人找到了我,要我去参加一个没听过的测试,我已经无所求了,所以也没有管是不是骗人。

  然后就去了那个小镇,云车上碰见了荣焕耀,接着就不再多提。因为无关紧要。』

  全程下来,各位听众表情可谓是五彩斑斓。

  一开始听到刺客谷出身时,大家都是一脸不可思议,脑子里不停回想亦韵雪曾经的举动种种。再然后说出边嘉尔时,多了思考和斟酌,最后说投奔到荣家时,又是一脸……八卦。这个不再多提真的吊人胃口。是发生了什么不可描述的事情吗??

  只有荣子涵舒了一口气,幸亏小姑娘知道轻重。荣焕耀则是一脸笑意。听着挺乐呵。

  这要是把别的也说出去,又是另一种危险。

  刺客谷啊……那个专门为了培养优秀刺客的谷子有着不可追溯的历史,因为曾经根本就不了解,所以突然间被灭门也没有过多大反应。

  四姐好像前几年去学过一阵子啊,虽然学的时间不长,还是因为老师和那位掌权人是老相识,才破了门戒准许入内学习。该不会……妈耶!等有空一定要问问四姐!她是不是和韵雪早就见过面了。反正她最近一直工作,

  貌似!貌似这孩子早该内定了!你看这缘分!

  不过先得处理那个“师父”才行。今天晚上,应该就和韵雪所说的一样。那孩子和她师父突然归来,应该是为了某样东西。

  如果不处理,那这里也就不安全了。本来以为只要到了这里,就算是注意到了,也没有闲心会顾及到。凭石磊和易娇娇就够把这群孩子守住。可惜现在看来,这想法还不够完善。

  只要一个出了岔子,就会全盘崩溃。怎么办,还得有两天。还得有两天才会得到召回。

  在这期间,要是还会有像这样或者更狠的敌人出现,仅凭靠那么十几个人,怎么可能保护得了三百多口子的人。

  “我建议,要让这些人自己学会保护自己。”清淡的声音,还微带着虚弱,声音却中气十足。邵青使劲撑着自己刚刚治好的身体,坐在床上。

  “就靠我们,迟早会被一个一个的解决。让他们自己保护自己,这样不管别的,他们肯定会在意自己的命。”

  亿光缓缓谈吐。话语间表达一种肯定。

  本来学院曾经设想的情况就是尽可能保留下量,而不保证质。因为培养质,需要耗费的大量时间现在拿不出来,至少也得保证还有培养的苗子在。

  但现在看来,策略得改变了。棋盘上的暗棋正在向他们靠拢。现在不是要集聚,而是要分散。

  不能让敌人一网打尽。

  “我同意,我会和石头说的。这帮小兔崽子得学会自保了。这次狩猎已经给他们上过一课,现在跨度得上升到自己的生命了。”

  这话题沉重的都已经没得商量。

  真头疼!为什么一定要步步紧逼!要是能有舒服的选择,一群人至于在这里愁眉苦脸吗!

  “好了各位!不想了!休息一会儿!明天带不动就更麻烦了!全员回去睡觉!”

  易娇娇大手一拍,果断决定去补觉。鹿乃拉着早就口水满脸流的宦亚亚走了。亦韵雪决定陪着邵青留在医务处。亿光还在被治疗他的手,所以不能离开,荣焕耀算是为了这屋子人安全就留下了。反正,他睡觉从来都是睡得少。

  疲惫,但是不能松懈。

  “你们两个女生先睡。我们俩还得接着去巡逻。”

  “亿光的手……”

  “别担心~我结实得很~现在只有一边一个的巡逻了,我们得抓紧时间。轮班的都已经睡死了。”

  亿光双手绑着厚厚的绷带就提起灯走了出去。莫名的有点让人担心。

  第一次给她一种很病态的感觉,特别的浓烈,和其他正常人不太一样,看起来像异变了。

  嘛,算了。人家也可能是特殊情况。自己的眼睛也是特殊中的特殊。

  她没资格对别人评头论足。两人走出了病房。

  “韵雪……”

  “按照平日里叫就好。”

  “我至今后悔答应那个人对你使坏,也很庆幸自己第一时间选择的是你。”邵青双手紧扣,放在胸前。

  “所以说,相信你。你睡不着,我可以和你聊天。”

  “你是刺客谷出身,对吗?我小时候可向往那个地方了。听说培养出来的刺客,有以一顶百的战斗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