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青春日常 暖阳之下,必有猫儿轻哼唱

第九十二章 榨人精神

  不停地抚摸着头,小眉毛紧皱。该不会是犯头疼了吧。

  当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明阳当头,亦韵雪摸了摸头发,环顾四周,啊呀……这是哪里啊……

  她在铺着毯子的地上睡着,周围还有几床叠好的被子,她是离光口最近的那个位置。

  “啊!雪雪醒啦?头还疼吗?要不要再睡一会儿?”宦亚亚不知道从哪里探出了头,硬生生的让人心跳加剧。

  “……亚亚?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为什么会在这里?雪雪不会睡傻了吧……这里可是营地哦。”宦亚亚真的一副看着失忆病人的样子。

  “……?”她不是睡在医务处吗?邵青呢?!

  “啊……说起来你那个时候睡着了,是娇娇和邵青扶着你回来的。帐篷是我们原宿舍人口集重新合搭的呦~”

  “集合?!那你看见邵青了?”亦韵雪突然一个弹起,“她在哪里?”

  “就在外面捡柴火咯,鹿鹿就在外面做饭,你要来吃一点吗?”

  “……”是现实出现了错误,还是她做了场噩梦。

  “哎……这是分配的结果啦……一个小组被压缩成了四人,一个主武修,三个魔修。男女不同组。”

  “……啊。”

  “雪雪现在还头疼吗?”

  “不了,我起来帮个忙。”

  “现在还不着急你帮忙啦,我们还有时间。”

  亦韵雪今天根本就没有听集合内容,就迷迷糊糊的睡过去了。

  “嗯……我现在也解释不清,一会儿让邵青和鹿鹿解释一下吧。”

  “嗯。”她想抬起双手,却发现那双玉环还在,而且感觉它更白了。就像是有条流动的丝状白绸在里面。

  “雪雪,一会儿我来喊你吃饭,再躺一会吧。”

  “嗯,谢谢。”

  宦亚亚突然一愣,“嘿嘿,别这么说嘛,我们可是朋友。”

  宦亚亚拉开布帘,就走了出去。

  亦韵雪也就躺下了,她还不至于去逞强,帮上倒忙就麻烦了。

  邵青平安就好。武修的身体素养果然就是强。现在转到自己这边。

  为什么自从有了这个玉环,自己就越来越容易出毛病呢?这简直,就像是,就像是,玉环在吸走她的能量一样。

  它们越来越白,自己就越来越累,这样下去什么时候是个头,想要摘下来,可是荣焕耀又说了这个玉环是个宝贝,让她好好珍惜。

  会吸走别人能量的宝贝,她现在宁愿不要,可是用什么办法都摘不下来。

  脑袋昏昏沉沉,一点力气都没有,连刚才的弹跳都费劲了力气,再这样下去,她就要变成只能拖后腿的累赘了,不行,绝对不行!

  对了!荣焕耀的药瓶还在她这里!她得想办法交给他才行!

  啊!邵青的那句话自己还没能听明白,怎么办,怎么办!怎么这么多的事情!

  “雪妹子,感觉还好吗?”

  应该是宦亚亚告诉了其他人,邵青才会来的。

  “好多了。”除了头昏脑涨使不上力气。

  “你要出来看看我们现在把帐篷扎在哪里吗?”

  ???这话意味不明啊,什么叫现在扎在哪里?

  使劲撑起身子,站起来走到邵青那边。表情瞬间就卡住了碟。

  ……这是在哪里?

  头顶密不透光,身后也是一望无尽的黑暗,只有前面的地方有形状的光。

  慢着,有形状的光?这怎么想也得是在山洞里了吧!

  “这是当时的那个山洞。现在只有我们。因为很多人还在抗拒。”

  这是个什么情况……

  “娇娇在早上说的,分散一部分人到这里。”

  哦,这个不重要。

  “你应该早就知道这个山洞的特性。”邵青眼睛和她平视。

  “连接地下,可以用地下的特殊性,游击敌人。”

  可唯一的不足也很麻烦,这个山洞经不经得起轰炸,一旦轰炸了,就会变成一摊子大麻烦。

  “我那个时候进来也特别惊奇,尤其是那个人带领大哥从一个根本就不可能再有路的地方下去,然后,才知道原来这个山洞有空壁。”

  空壁,就如暗门。只要靠回音就能辨认,这也就是亦韵雪当天晚上确认人不在洞中而是在地下的原因。不仅能打到最远的地方,还有着空旷的墙壁回荡声音。

  听声辨位,也算是成为刺客最基本的要领。只要有物体挡住了声波,就马上要辨别出到底是何种物质。不同的物体有着不同的反射声波。人的很独特,是环形状的。

  当然了,这点知识无关紧要。【很重要好不好!】

  “这个山洞秘密应该不少。尤其是地下。”邵青蹙眉低吟,“我们要先下去探查吗?”

  宦亚亚和鹿乃还在准备着各种物资。山洞里也没有设下防护罩。

  “不了,有更快的办法。现在,先去帮忙。”

  而且边嘉尔既然来过这里,就有可能留下某些麻烦的物品,如果让刚刚才痊愈的邵青去,肯定会有应激反应的。

  她要自己一个人去。

  “过来拉树啊啊啊!抬不动了鸭!!”

  “亚亚,告诉我,为什么要抬块大石头……”

  短发少女憋红着个脸使劲抱着一块超大的石头,迈着鸭子步,显得十分滑稽。邵青因为看不下去,就去帮着抬了,果然,天生巨力就是不太一样。

  “做……阵眼!哇啊!好轻啊!”因为邵青承担了大部分的石头重量,宦亚亚一个没适应过来,向后摔了一跤。

  “阵眼?”

  “哎呦~雪雪生病生傻了~我们咒修最擅长的不是摆阵吗?比其他的人来说,我们摆阵更专业。”

  啊,是这样吗?她没摆过。其实挂着个咒修牌子,她也只会画符。

  “有什么,要帮忙的,再说。”

  “ok~那就麻烦你画点阵符~”

  这玩意怎么画?亦韵雪拿着宦亚亚给的专门的笔和纸陷入沉思。

  按平常的画总归行了吧。

  然后她直接把笔放在旁边,用手在符纸上有规律的描画着平日中最常用的符。

  其实,如果亦韵雪有点人间常识,就会知道没人会不用笔来画符。

  符咒的特殊性不是简简单单就能说完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