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青春日常 暖阳之下,必有猫儿轻哼唱

第九十六章 现实很骨感

  只要再熬过去一天,他们就可以离开了。

  希望他们看不上这群什么都不会的学生。安安全全的让他们回到学院才是上策。

  “哎……为什么安稳日子还不来……”

  石磊疲惫的擦拭着自己的身体,精壮的他一米八几的个子,全身都是健康的小麦色偶尔带点黑。精致的肌肉有型有力。想必全身上下能力都不差。

  “石头,吃点肉吧。刚刚逮到的。”

  易娇娇在旁边给他拿着换洗衣物。尽职尽责的做着女友该做的事情。她白皙的皮肤因为这几天的暴晒也黑了几度。看着就让石磊心里愧疚。

  “看着我干嘛?你又觉得对不起我了?”

  交往也不是一两年了,易娇娇还是知道自己男友在想什么的。她使劲捏着男友的脸。

  “听着,我说过,我会跟着你,不离不弃,既然你也选择了我,就要让我能帮得上你的忙。”

  易娇娇喜欢时尚漂亮没错,可这和她喜欢糙汉没有一点关系。该给男人争面子的时候就要漂亮,该给男人帮忙就要利落。这俩一点都不矛盾。皮肤黑点算什么?

  也不管旁边有没有人,易娇娇上来就亲了一口,用实际行动证明了感情。

  嗯,有几个看见了,嗯,没关系。又不是假的。

  石磊呆在原地,任由易娇娇给他套好衣服。推他到了集合地。然后开始吃饭。

  一股恋爱的酸臭味。

  每个男生都冲洗了一遍,感觉好多了,就走出了临时搭建的澡堂(拿几块布做遮挡的几棵树围成的圈),女生就没这个待遇了。

  她们就算身上再粘也不能去洗。

  “噫!”亿光揉了揉眼。

  “怎么了?”宦亚亚说道。

  “眼闪瞎了,还接了个狗粮。”

  ……

  自从发现了这个地下通道,亦韵雪就充满了好奇。

  这个山洞也太稀奇了。宽敞先不说,地下也这么宽敞。而且还连接着一个暗穴。这个暗穴太冷了。她得带着暖宝宝(荣焕耀)才能进去。

  挂在脖子上的项链遭到了无视。

  ……

  下午,总教官带领着部分男生去了下面那层,为那里填上一点光源,靠着光符终归是不够的,纸储存的量总会比石头要少。

  基本的光石,火石,水石,木石,学院准备了很多。所以不着急。

  在报告还有暗穴后,总教官琢磨了很久,和荣子涵,易娇娇商量。又采纳了部分训练官的意见。决定……先封住那个口,暂且不要让任何人进去。

  暗穴,一般意味着危险。里面阴暗潮湿,能生存的生物不会多,但能在那里生存的都已经有了保护自身的本事。进去就是闯进了人家的地盘。这可不好办。

  但出于长期考虑,那里还是要去的。

  现在呢,要先把事实和这群小崽子说清。要不然等真的实战来临,他们再反应就晚了。

  “全员集合!!”

  ……

  “废话不多说了,都给我听着,不许插话提问!”

  总教官清了清喉咙。

  “之所以会来这里,一部分原因是要训练你们,一部分原因是为了避免有人会要你们的命。”

  学生们立马就有强烈的反应,有人脸色铁青,有人满脸不信。有人半信半疑。

  但都乖乖听话没有插嘴。坐在地上。

  “信不信由你们决定。想拿自己只有一条的命玩场真实游戏,没人会拦着你们!”

  “哪天在梦里丧命了,可别来找我!自己不信任才丢的性命,怪得了谁!”

  “现在,谁能保护住自己,谁才能活到最后!”

  总教官的话过于生硬,导致下面的学生什么诡异的神色都有。

  易娇娇拍拍总教官,示意让她说话。

  “听着,我知道你们难以接受,但事实上,如果不是昨晚我们牺牲了四个人的力量,包括和你们同期的两个,包括两个训练官,你们早就在睡梦中就安眠了。”

  易娇娇指了指在旁边训练官队伍里发愣的亿光。点头示意他过来。

  亿光无所谓的走过去,那只缠满绷带的手笔直的落在腿边。

  “你们昨天睡前见过他的都知道,这只手当时没有受伤。但现在,如果你们不信,他也可以把绷带放下来给你们看看,你们睡的安安稳稳的时候,他受了什么样的伤。”

  嘁,总有人会以为是演戏骗他们正经起来的。

  亿光什么都没说,直接一把撸开绷带,血痕交错的手让每一个人倒吸一口气。

  因为这已经不像是正常的手了。要不是还有个大概的手掌轮廓,谁敢相信这是手。

  “如果这样都叫做演,那成本未免也太高了。很疼哎知,不知道?”亿光反复观看自己的手,跟看稀罕似的。

  “谁要是不信,可以摸摸。随便啊,你说要摸我就过去。”

  这股坦荡让学生们无法再质疑。他们开始慢慢的接受现实。

  “啊啊啊啊!”学生里面一个女生突然抱脸嚎哭起来!

  就是她刚刚脸色铁青。

  “怎么了!不舒服吗!”荣子涵在旁边一直待命。

  “那个怪物!那个怪物!它差点踏平了我们的帐篷!”撕心裂肺的哀嚎让知情的几人心里一颤。

  “同学!你冷静!”

  “我以为这是一场梦!可是,今天早上转移的时候!那个坑的痕迹还在那里!还在那里!”

  “你冷静!”

  “为什么还要让我回忆起来!就让它是一场梦不好吗!?”

  ……全场静寂。

  “小圆,冷静!我们现在不是好好的吗!”看似她朋友的一个人挪到她旁边,“你看着那个训练官!为了救所有人,他付出了什么!”

  那个叫小圆的女生抬起了头,眼泪汪汪的看了一眼亿光的手,就昏迷了过去。

  “急救!”

  荣子涵手脚利索的就带走了。

  “抱歉。”小圆的友人站了起来,深呼吸一口,向所有人解释。

  “小圆她一直有失眠和做噩梦的毛病,昨天她累的没有吃过晚饭,就睡了,可能是在我们都睡着的时候,她醒了过来。我相信教官所说的一切,如果不是这样,这孩子不可能这么害怕。也解释不通她为什么害怕到这个程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