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青春日常 暖阳之下,必有猫儿轻哼唱

第九十七章 依旧很骨感

  随后就又有两人站起来作证,她们都是住在一个帐篷里的。

  现在想说是骗人的都不行了,因为……没有骗人的证据了。

  这成本太重了。

  “现在把你们的命拴在一条线上!你们单个人的力量不足以抗拒,拧成一股绳!才肯能突破,现在宣布,训练层级上升为实战。我们一定尽我们所能的保护你们,但力量有限,必要的时候,你们要团结起来,遇到紧急情况,无需申请,异能自己掌握释放。”

  易娇娇强调,“现在你们尽快熟悉各自的异能,男女组队也没关系!尽快的熟悉运用,今天我们将对一片树林进行包围,给你们熟悉的时间和场地。明天可能会有场属于你们的战争要打。如果上一秒你们觉得无关紧要,下一秒就会因为不配合全部丢命!”

  训练官今天全部待命,分成四人队和九人队。

  九人队跟随着学员,负责保护和指导。

  四人队负责看守洞穴,和医务处配合。当然了,很明显荣焕耀,亿光,邵寒,和易娇娇被留了下来。这几个都有要看守的原因。

  邵青和亦韵雪都因伤员身份留下,宦亚亚是被亿光拉过来负责照顾他的。(?)鹿乃被临时拉走做医务处的助手。貌似是要特殊检查。

  “为什么我要照顾你?”

  “因为我是伤员。”

  “医师在这里,干嘛要我?”

  “那你想自己一个人去训练?”

  宦亚亚瞅了一眼周围,是哎,大家除了她以外都有正当理由可以留下,就她一个是被强行留下的。

  “可训练呢?”

  “我们几个不就够了?有男有女,什么异能都有,我们几个组队不就行了?”

  “……还挺有道理。”

  宦亚亚咂咂嘴,不再说什么了。

  “慢点,大哥……”

  远处亦韵雪和邵青在为清醒过来的邵寒做康复训练。怪物化对身体遭成的伤害实在是太大了。器官损坏的程度接近无法抑制的极限。邵寒几乎就和人间无缘了。

  这个虚弱的少年看上去破败的很,不说别的,连剑柄都碰不得了。

  一生习武的愿望忽暗忽明,他才从族里出来不久,还什么都没开始。

  也许像亦韵雪这种没有练过的人感觉不到什么。就像是裁缝没有了手,歌手没有了声音,舞蹈家失去了双腿一样。

  那是一种怎样的绝望。他的筋骨已经废了。这一辈子都会与武修无缘。

  他遵循武道,心修善德,渴望像族里长辈一样,立下汗马功劳。能让无亲无故的妹妹摆脱族内规矩……

  “大哥,把头抬起来。相信医师。”

  迷茫的雾气中透出了光晕。

  “是啊,阿姨一定有办法。”

  ……

  “这位小姐,你是谁?”

  呃,这话适合在这里说吗?

  “她是我的朋友,叫亦韵雪。”

  邵寒立马一脸欣慰,感激地看着亦韵雪。

  “谢谢你。”

  谢什么?什么需要谢?

  “大哥闭嘴!你不疼啦?”

  “疼疼疼!你捏能不疼吗?”

  看起来也不是很失落了。人类都这么现实吗?

  ……

  无所事事,好闲。她为什么要留下来。

  身旁的亿光和宦亚亚拌着嘴,邵青在照顾她大哥,鹿乃和五姨不知道在干什么,娇娇压根就没功夫,一直跑来跑去的不知道干什么。

  怎么就自己没事干,没事情干就找事情干。

  她打算去作个死,探探下面。

  自从被各种意外事件吓到好多次,她胆子就越来越大了。

  但是身体还是很怂的,嗯,只是想想而已。

  “怎么了?觉得无聊?”

  太过习惯也不太好,她直接倚在他身上了。你说什么时候开始?在云城下面的时候,亦韵雪就抱上瘾了。还有扶着荣焕耀睡觉的时候。

  因为荣焕耀的味道真的很好闻。如果不是被特地教导过不要在有人的情况下这样做,她早就上头了。

  【看见养猫的好处了没?】

  你看着表面正经的人,实际上会有多正经呢?

  “闲人没事情做。”

  “那……要不要往下面走?别坐在这里了。”

  “不是不让,下去吗?”

  “就当散步。”

  可以。

  两人就“偷偷摸摸”的溜到了地下。

  【什么?为什么偷偷摸摸要打引号?因为其实大家都看见了。某种机缘巧合上来说,这俩冒险,大家都会惦记。】

  比起光符,光石的能量感觉更加温和,能照亮的地方更大,所以下去的时候,没有让亦韵雪感到多黑。只是有点冷。

  寒冷是最大的敌人。她躲不过。可她还可以找个火炉。

  “你怕冷?”

  抱着他胳膊的小人儿不断传来的颤抖,楚楚可怜的模样,让少年有了一点满足。

  “其实啊,你的项链可以为你供暖啊。”

  荣焕耀亲昵的碰了碰亦韵雪一直都挂在脖子上的红晶项链。

  “它可以移用我的火能,为你增加热量。”

  “……”少女皱眉思考,“它会烫伤我吗?”

  “不会,因为力量源是我。我不会让你受伤。”

  告白式的语言听着少女一愣一愣的,就是感觉心里痒痒的,到嘴边就不知道怎么说了。

  “我……我也会保护你!”不想只受到照顾!

  她在云城的时候发过暗誓,要对所有对她好的人好。她心疼荣焕耀,毕竟这人真的莫名过不上好日子。被夺去灵魂已经算是一种大事了。而他居然在当时毫不在意!这怎么可以!!

  她最讨厌大家都关心的人自暴自弃了。带着期待就给我活下去啊喂!

  “下面还真的大哎,为什么啊?这样的地质构造不太常见啊。”

  这人毫无自觉,甚至研究起了地皮。

  也不知道是不是所谓的能量场存在,整个地下开始暖和起来。

  一等品的灵魂,有这么强吗?强到能展开能量场。

  她也只是两等品中的劣品。人和人之间差距怎么就那么大?

  【关于能量场啊……这可是个大学问,作者构造的世界观太大反而不好讲。】

  “小雪。这里是不是有异物入侵过?”

  少年的眼神凌厉严肃,丝毫没有什么好脸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