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青春日常 暖阳之下,必有猫儿轻哼唱

第九十九章 诅咒

  更惨的根本就没办法用语言形容。

  “我知道,所以,宝宝走丢,我着急了。虽然有点晚了,但请让我说声抱歉和感谢。”

  母蛇还是相当通理的,这要是放在人类身上也很正常。

  “嘶嘶~嘶嘶~”

  小青蛇绕着母亲就来回撒娇。

  “什么?你想要和那个刚刚和你一起的人玩?嘶~不行的!”母蛇很严厉的告诉小青蛇,“你的毒牙马上就要长出来了,嘶~伤到了人怎么办?”

  “我觉得这个没问题鸭~原来也有过毒蛇咬我,可我根本没事鸭~”

  “可……其他人……”

  “我们可以少接触的。”亿光搞清事实就又吊儿郎当了。母蛇注意到他有点奇怪。

  “人类,嘶~你是不是被这座山诅咒了?”

  “……”

  “……”

  荣子涵一直站在一边默不吭声,一眼就能看到亿光有问题的太少见了。

  “此话怎讲啊,姐姐?”亿光微笑。

  “小子,你和那个不怕毒的女孩是一类人。”

  “哎!!流氓他?!唔唔唔!”

  宦亚亚这一次难得被亿光捂住了嘴。

  “您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来,我会不知道怎么解释的哟~”

  “嘶~我不管你们人类的事情。但你已经和这座山联系在一起了。”

  亿光脸上的微笑都快碎了。他可没那么舒服。

  “嘶~想要得到原谅的话,就要去追溯原因。嘶~你的时间已经不多了。马上就会有新的诅咒降临到你身上。”

  加瓦那毒蛇不仅拥有着强烈的毒性,也有着敏锐的直觉。这些话不可能会是假的。

  这都什么倒霉事儿啊?今天喝凉水会被塞牙缝吗?

  “我们就先退下了,暗穴是我们的家,随时欢迎。”

  小青蛇留在了上面,和宦亚亚一起玩。

  既然暗穴里的情况也知道了,那么也就没什么好顾忌的了。

  最起码有了个后路,还有援军。

  不过说起来,这群人怎么都有点这个毛病那个毛病的……

  现在就算知道五姨有点特殊的毛病,估计大家也就见怪不怪了。

  “你!你为什么被诅咒了?!”

  宦亚亚很是激动!你也说不清她为什么会这样。

  “……”

  “你说鸭!大家都在这里!没准就能……”

  “这件事和你有什么关系。”冷冷的语气喷洒在宦亚亚心中,她的激动消退了。

  而亦韵雪,邵青和鹿乃也面无表情。

  “你们谁都有个说不出口的事情,不是吗?有这个闲心,为什么不解决一下自己的问题!”

  ……

  好冷,好冷啊,那个会笑着的人是他吗?

  那个时候的英雄和现在这个冷血混蛋是同一个人吗?

  大家……大家为什么什么都不说,只有自己还是那个笨蛋?

  为什么都是那副样子?

  “你们!你们这群笨蛋!大笨蛋!”

  宦亚亚觉得自己真的被排外了,直接冲出了山洞,向着训练场跑过去了。

  ……

  大家都在沉默,惹得女孩不开心的人更加低沉死面。

  “说出来吧,会好受的。”

  最稀罕的是,平常最不喜欢说话的先说话了。

  “没什么好顾忌的。除非你想错过最好的时机,就像荣焕耀一样。”

  “小雪!!”荣子涵一声惊呼。

  “你以为亚亚是真的傻到冒气,为了你的口欲找了一圈的食物吗?”

  “你以为解决不了的就一定解决不了了吗?如果连命都保不准了,还有什么好说的。”

  亦韵雪深呼吸。冲冲底气。

  “我知道,我没资格说这些,我不知道你有什么情况,严不严重,能不能治。如果你是想不要让亚亚多担心,我理解。可也不会改变即将到来的现实。”

  “没准真的会有奇迹。试试吧。”

  亿光还是说不了话,亦韵雪直接出去找宦亚亚,没有再回头看过他。

  山洞里会发生什么,她短暂时间内不会知道。

  问题是她是不知道宦亚亚具体去了哪里,幸亏这里有很多可以记住的标志物,不至于迷路。

  太麻烦了,直接闻味道比较快,只是容易撞到树上。【所以说,为什么一定要闭着眼睛闻。】

  曲曲折折的味道,很悲伤。

  睁开眼睛的时候,找到了在树下团成一团的亚亚。

  她蜷缩着身子,把头埋在中间。风变强了。吹得亦韵雪迷了眼。

  “小,鸭,子。”

  “……”

  “看来我喊没用。”

  “……”

  “大家都有秘密。”

  “……”

  “想不想知道我的?”

  “不用了,反正知道也没有用。”啜啜的鼻音配着本来就稚嫩的声线,小孩子委屈的既视感。

  “是是,你在意的不是我的,所以知道也觉得没用。”亦韵雪真当哄孩子一样轻轻说。

  “不是!谁在意那个流氓的!”

  “你为什么叫他流氓呢?”

  “因为……他……”

  “不能说吧。”亦韵雪点点头,口语尽量柔和,“这就是你们俩的秘密了。”

  树荫下的风吹草动,远处的嘶吼,配着女孩子的心境,何尝不是一副美丽的定格画面。

  “想要两个人的秘密的话,需要交换。可你从来没对他说过什么对吧?只是让亿光单方面告诉你不是很不公平吗?”

  “……”宦亚亚脸上带着泪痕,看着亦韵雪,“雪雪,有什么秘密吗?”

  “想听?”

  “嗯。”

  “那作为报酬,你一会儿得和我回去。”

  “嗯……”

  “我啊,眼睛有点特别,看见的人都会发疯。”

  宦亚亚左瞅右瞅,“挺正常的啊,哇啊啊!!”

  怎么突然之间就变可怕了!虽然没看清,但是就这么一瞥都觉得害怕的感觉可是刻印在了骨子里。

  “可怕吗?”

  “有点……”

  “所以我把它藏了起来。因为这是我和别人不一样的证据。谁会有这么怪的眼睛呢。”

  ……宦亚亚看着亦韵雪变回来的眼睛发呆。

  “也就是说,流氓他……我知道了!!!我们现在就回去吧!!我要找流氓道歉!!”

  看起来,是明白了吧。

  亿光他,现在会不会也想明白了呢。一层薄薄的窗户纸,说破也容易,不破也容易,只要他愿意走出来,谁还会去弄破窗户纸,找难看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