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青春日常 暖阳之下,必有猫儿轻哼唱

第一百零八章 磨难

  幸亏来之前还打了一点水(在原营地里打过一点,是在边嘉尔下药之前的水。),她边准备边询问情况。

  “伤势!?”

  “边缘组织开始发白,脸色贫血状!”

  那就得把药调的浓一点了。

  “发病时间多久了?”

  “大概过去十分钟。”

  要来不及了!血流真的已经要控制不住了!

  “快!你们两个,一个压住他!一个赶跑闻着血味儿来的动物!”

  亦韵雪迅速配完药剂,花费了整整半瓶的珍贵药。亿光已经被总教官压的死死的了。

  “一会儿不管他有多挣扎都不能放开!”

  说完,马上就带着配好的药剂跨站在亿光的身上,开始对伤口进行淋湿。就如预料那般,如果不是总教官力量够大,亿光早就痛苦的来回翻滚了。

  “啊!!!!!!!!”少年苍白的脸色上泪汗交加,嘶吼着早就喑哑的嗓子。身体也是不停的抽搐。明明已经失去了近一半的血,神经系统还能这么灵敏。

  白肉以可观的速度再生,伴随着痛苦与哀鸣。

  再坚持一下!再坚持一下!你本不该受到这样的惩罚,就先活下来,活下来才能摆脱!

  这样的伤口饶是荣子涵这样的医生都要进行大型手术,风险极高,因为治愈过程中的痛苦过于强大,能挺过来的太少了。而且现在……没有补给的血液可以为亿光输血……

  这还只是个十几岁的少年。到底是为什么他要这么痛苦!就算现在用药堵住了血流,他体内也没有足够的血细胞可以运转身体机能。

  治标不治本……而且这个时候哪有什么匹配血型,又去哪里找血源?

  难道这场无厘头的伤害就没有个了结吗!?这就是诅咒?凭什么?他做错了什么!

  眼看着身体马上就要治愈完成,可血源又变成一块巨石生生砸在了亦韵雪面前。

  ……开什么玩笑,当年就是因为这个,她没能解救成功。这一次居然还是一样。

  她不喜欢随意救人,不是单纯的怕麻烦和心冷,是因为她救就一定要救成功。救不回来的打击实在是沉重。付出希望,却没能收获渴望。

  这次也要眼睁睁的看着他……

  “雪雪!雪雪!”

  什么时候也能插入任何场合的宦亚亚此时又出现了。

  又是这丫头!她怎么知道的?!

  宦亚亚急急忙忙的拉着荣子涵从山洞上方飘移了下来,没错,飘移下来,关键时候会用风了。

  “快!进行急救性输血!宦亚亚拜托你了。”

  荣子涵上来就准备开始输血工具。(专业道具就不写了,免得被说成不专业。)总教官立刻按住亿光的双手,腾出输血的地方。

  这是怎么知道要输血的?没人告诉她们俩吧。

  “亚亚,准备先出400(cc)的血,撑得住吗?”

  “没问题。来吧。”

  不是你们消息就这么流通的吗?

  “血管已经被修复了吗?”

  “对。现在只需要输血。马上!”

  亏得那药的神奇,荣子涵省去了止血的流程,连止血钳都丢到一旁了。

  现场输血还真是太紧急了。血型匹配仅仅只是靠档案上的资料确定吻合度。

  鲜红的血液流淌在消毒的一次性胶管内,不断流淌进那具身体降至零度的身体上。带动了温度的回升。情况开始逆转,亿光不再痛苦的哀鸣,而是闭上了眼睛,传出了稳定又安心的呼吸。他睡着了。稳定住了身体的基本运转,后续的要自己恢复。

  留下为他输血的宦亚亚面色苍白,走路都走不稳。一下子缺少了那么多的血。身体根本反应不过来。

  亦韵雪眼疾手快的立马扶住了想要自己站起来走路的宦亚亚,满脸的担忧像极了她应该有的模样。平日里的冷淡终究还是一张纸。

  “亚亚……”

  “雪雪……这才只输了那么一点,我就站不起来了……流氓他……他得有多疼啊……”宦亚亚疲惫的眼神里透出湿润的水膜。

  ……

  你这是哪里来的天使啊!!你一定是天使吧!要不怎么能及时赶到?

  “五姐,你为什么……”

  “那个丫头猜到的。你应该去问她,没有她,我都来不及抢救。那丫头……不简单。”

  不,这届孩子都不简单。果然是因为战乱让他们……

  ……就凭着自己闻到的血味直觉猜出来亿光出了事情,还能准确的知道是和流血有关。【其实,医生因为经历的状况太多了,反而不能直切终点。平常人只知道有血味儿就流血了。】

  这届的孩子本事一个比一个的大。

  未来可期。

  荣焕耀在远处张开了火焰能量场,动物只要有对火的恐惧就不会靠近。

  然后终于撤退到了山洞里,亿光被抬着去病房监护了,宦亚亚硬是要陪着,说血不够还可以再抽。说实话,她不能这么做了,她自己也很清楚。

  可曾经帮过她的英雄倒下了……这样很孤独。他有多疼,自己凭靠输血都比不上。

  来的时候,还能看见伤口在回缩,滋滋作响的血肉重生,半路都能听到的嘶吼。

  不可以,这是第一缕能照到前方的光,它不可以陨落!!她可以一辈子走不出来那团雾,可光不能消失在它不该停留的地方。

  那天无关紧要的伤,他当成了大事,搞出了不小的风波。

  今天他差点伤及性命,输点血又怎么能够?!

  诅咒……加瓦那毒蛇究竟是在说什么……这就是诅咒?诅咒不是不会到好人身上吗?

  过去的悲惨经历也无情的告诉自己,不。你自己就是最好的例子。

  “亚亚……你在旁边那张床上睡一会儿吧。趴着对恢复不好。”

  亦韵雪也呆着,这已经是多少次进医务处了?自己一次,邵青一次,亿光一次……

  大家都病了。

  医师很辛苦……

  这次的集训糟透了。

  停不下的脚步该歇歇了吧。

  “哎呀……你看我这记性……”因为输血输得太多,脑供血不足,宦亚亚脑子晕乎乎的。看上去马上就要昏倒的样子。

  你是该休息了。

  “现在你好好休息。没事的,一切都会没事的。”

  哄妹妹一般的将宦亚亚哄睡着后,就离开了病房。

  还有问题得去解决。

  “小姑娘,老夫没有隐瞒你的事情。老夫把知道的都说了。”

  是的,这几个提供了重要线索,帮助大家扭转战局的人,现在坐在荣子涵的问诊室里。荣子涵还在为那位老大扎针。

  “指标很危险,需要控制,否则会蔓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