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青春日常 暖阳之下,必有猫儿轻哼唱

第一百一十章

  她不是很想给人专门解释为什么要做这个,做那个,因为麻烦。

  不是她不愿意,而是她不会解释。

  『婆婆一直都是只负责教她认字,让她满山跑的去摘野草药。找不对一个,或者带回来一个烂草,都会被惩罚罚抄草药书十遍。

  前期实在是没能够分清,她生生抄书抄到大半夜不睡觉,甚至于第二天清早,大家起床,她还有一遍没抄完。

  所有人都唏嘘她的认真,也有的人说她做作,装勤奋,装乖巧。

  和年老而又寡言的婆婆在一起,亦韵雪受了多少无缘无故的苦。有时候知道是哪里做错了,有时候根本就是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明明是其他人的错,可婆婆直接就归到她身上。谁求情都没有用。

  偏偏亦韵雪这丫头自来到谷子就性情大变,也不和人说话也不会和同龄人打闹。所以她基本功最扎实,也最擅长忍耐。对于婆婆的安排简直就是无条件服从。

  ——来自四姐,荣梓晨。』

  只言片语不足以刻画出面前这个女孩的全部。四姐知道的只是短短几年,而且荣子涵感觉到就连四姐都隐瞒了一点事情。

  什么叫“性情大变”?

  这个问题四姐看起来也不是很能解释。只是说靠的直觉。

  暂且不纠结于四姐的话,如果这是那位婆婆有意为之,那亦韵雪的成长速度无异于拔苗助长。太早了,对这个仅有十几岁的孩子来说。学习那么多的医学知识对于一个人的耐性有着极大的考验,要不就要天赋异禀,要不就要忍得十年沉淀。

  也就是亦韵雪从来就没有像其他孩子一样该玩的时候玩,该学的时候学,每天埋头于各种书籍之中。

  怪不得这孩子看起来那么内向,说话也那么……

  “五姨?”

  “啊!!!你要去看那东西的话,风险还是很大的。我不建议你去。”荣子涵一下子发呆发过了,猛地一回神,眼睛差点干涩地粘住眼皮。

  “……我有办法。您曾经也见识过,不过,不是我做的。”

  是的,还有办法。这是从敌人身上学到的。

  ……

  “注意安全。去吧。尽量早点回来。”

  荣子涵深思熟虑后决定放她去,不过一会儿还得让另一个人暗中陪着她。

  “明白!”凌厉的眼神与平日不同,一种势在必得的气势宛如找准猎物的神箭手一样,极速地提高了亦韵雪在荣子涵心中的高度。

  与大家的相处中,亦韵雪仿佛忘记了很多,包括自己的速度和知识技巧,曾经救了孤苦无助的荣焕耀,也帮到了荣子涵。

  过于熟悉蓝天,反而最先忽略的就是蓝天。收敛了脾性的人很少会暴露自己,就如亦韵雪就算出身不同凡响,大家也没有放在心上。毕竟传说只是传说,刺客又没有亲眼所见过,见识过的又平易近人,小时候的刺客故事充满了漏洞和瑕疵,谁要是再放在心上就是傻了。

  往往就是这样,当这样的人拿出真本领时,就是一场好戏上演之际。

  风过迷眼,人走地空。

  隐蔽的山洞口前,悄悄长起了一团白色的毛绒。

  纤细的手上**着双环,一身白色带光星的长袍让人看不见被遮捂的面目,诡异的符文环绕着娇小的身躯。密密麻麻,线条精细的符文纸就像是工艺品一般。

  她究竟想要干什么?

  “归一。”

  轻轻的两个字让符纸们无风自动地开始围绕成团,仔细一看,符纸上的颜色精彩极了。金色与土黄色居多,符纸们就像是千层酥层层分明,向山洞中的一个东西探去。

  没有什么是一句诅咒和祝福就可以代替的。这样东西的存在必须有它存在的价值!

  隐约在洞中可见的光芒突然爆发出惊艳的火黄色,伴随着强烈的晃动,石壁崩塌!冲天的光柱直接打破了上层的云,直指太阳!

  然而少女在剧烈晃动下依旧不动声色,她知道,还在继续。那东西快要被取出来了。

  终于,在无声的几分钟后,几块岩石之下开始有了动静。不知几层的符纸厚度牢牢的包裹出一个拳头大小形状的不规则,多棱角的块状晶石。符纸没有办法完全包裹,总会留下小缝隙堵不上。

  呼……果然还是会被辐射到!得趁现在!加固!得把露出来的地方裹上!

  越来越多的符纸被打在晶石之上,严密包裹,丝毫没有空隙。暂时,安全了。符纸能撑住的时间只有一刻钟。在安全处理之前,必须时刻准备符纸。而且动作要快,要不然揭下符纸的时候

  “咳咳!咳!”

  亦韵雪直接跪坐在地上,

  果然……就算是套上这长袍,也不可能完全阻挡住。这块晶石现在应该是处于泄露状态。如果能早点,趁它没有破裂的时候拿出来,会轻松很多。

  “糟了……没力气走路了……”

  真特喵邪门!果然靠古籍上记载的资料做对应实在是……算了,也不要紧。大不了就是临门一死。

  “小雪!”

  谁?!别过来!辐射!有辐射!

  荣焕耀!

  因为辐射而身心疲惫的亦韵雪实在是没有力气去喊叫,更没有力气去阻挡。她连睁开眼睛都快要做不到了。

  别……别过来……只有你……只有你不可以……

  晕厥之前最后的意识使得她抱紧了手中的晶石,用自己的长袍死死的覆盖住。

  ……

  好难受……不是胳膊上开个口子,不是眼睛被刺瞎,是感觉灵魂根本就脱离了身体。

  喘不上气,呼吸困难,浑身发冷,能量流失。

  这是身心双重的压榨。

  她感觉到了光,可睁不开眼。好冷的光,胸口好疼!!

  “小雪!小雪!”

  “继续加大胸腔压力,一定要把那团气体压出来!阳阳!继续喊!”

  胸腔……挤压……怪不得肋骨疼的要裂开一样……

  “醒醒!”

  好烦啊……让她睡会儿不行吗?她已经好久没睡觉了……

  不过……有人在期待着她活下来,她就要活下来!

  “你……吵死了……”

  “小雪!你醒了?!”

  啊……有泪水砸在脸上?不,应该是冷汗,荣焕耀他,又流冷汗了。

  “好疼……”

  肋条是真的好疼,虽然知道为了复苏,力道必须试到最大。五姨的力气好大啊!

  “疼就好了!疼说明你还有意识!你可吓死五姨了!!”荣子涵抬手就是一抹汗,脸上也不比荣焕耀好多少,过于紧张导致的脑部充血一瞬间下去,冷汗都快能拿来浇花了。

  “东西……呢?”

  “已经收好了,阳阳都处理好了!”

  不行!不用符纸镇不住!现在都已经多少个十五分钟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