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青春日常 暖阳之下,必有猫儿轻哼唱

116 好冷!

  “你得睡觉,不许处理了。”

  “?”

  仿佛是听到了不同寻常的情绪,荣焕耀明亮的眼眸呆滞了一下。

  “那么多人要你好好吃饭睡觉,你不可以这么糟践的。这是,这是,这是……这是不对的!”

  (哈哈哈哈哈,不会说话的坏处,卡壳了!)

  “……你什么时候那么关心人了?”

  嘿!!不从很早之前就开始了吗!!生气了!

  “啊啊~对不起!”

  亦韵雪感觉自己也怪怪的,好像就是那种已经下定决心不管一切,可又被轻易地改变了那种人。

  (这不就是下定减肥却做不到的女生们吗?)

  好像自己是个无情遗忘过去的人,悲伤已经在她身上找不到影子了。

  (重新安家的猫咪嘛~~)

  “……算了,本来,我也不该。”

  就像是水突然凝结时散发的冰霜一样,亦韵雪的情绪瞬间降到了零点。后来和自家亲爱的回忆起来,她也搞不明白当时为什么这么沮丧了。

  喜怒无常的反差也让荣焕耀反应不来,这热情和冷漠的交叉也太快了吧,心里莫名的堵塞住了什么。

  “现在一想,我都干了什么。本来都打算自己一个人生活了。”

  明明是这么决定的,因为自己也不知道还能撑多久,只是遇到了宦亚亚,邵青,和其他更多更多的人后,才无限延长了梦的时间。

  是啊,梦的时间。活着的每一天都像是一场梦,睁开眼睛看见的每一天都是先从惊慌中起来,在哪里?为什么会在这里?

  安全吗?没犯什么错吧?没被赶出来吧。

  仅仅只是离开谷子的那一个月,让她对这个人类主宰的世界生生提高了害怕的等级,可谓是看尽了短短的浮华。

  遇到荣焕耀之前,她不会想到,原来没有钱什么都做不了,只有被欺骗和被利用的善良,没有无私和仁爱的面目。

  幸亏的是,她还有着逃的本事,刺客谷里的每一天都很枯燥,除了挨打就是罚抄,还有缠人的,只会讽刺的,只会用怜悯的眼光看人的,各色人。

  原本就无光,何须觉得自己什么都要拥有。唯一曾经属于自己的那只袋熊也留在了灰烬中。

  婆婆留给自己的只有一身技艺,想起来,婆婆对她也没有什么温柔的时候,婆婆永远一视同仁,对谁都一样。只是因为自己太笨了,太笨了,永远都答不上婆婆的问题,永远都过不了婆婆的突击测试。到逃走的那一瞬间,她也没能及时完成采集药草的指令就离开了。

  啊……难道她现在的一切真的是一场梦吗?

  对于关怀,她没有任何自制力,甚至是只要关心过她,都被她放在心里。

  一股热流冲进了心房!暗无颜色的房间因为发光的火红色结晶不再那么空旷。

  一只大手放在了小小的头上,他过来了,什么都没有说。

  “想实现愿望吗?”

  愿望?

  “我向你许诺过愿望,现在不想要先用一个给自己开心一下吗?”

  也许是因为光芒的颜色过于温暖,眼泪蒸发了。

  也许是因为名为耀的少年,过于温柔。

  “……我,想要袋熊。”

  带着颤音的小嗓子就像是波动的水滴融向大地,叮的水波很是渺小。

  人对小小可爱的东西都会忍不住的。

  “可是你的袋熊还在你的宿舍里啊,我……还有一只,你要不要?”

  “哪里,来的?”

  “是我弟弟妹妹做的,他们最近才迷上的制作玩具,所以给我也做了两……一个。我也没时间带着它到处走,就留在这里了。要吗?”

  真是搞不懂这人,弟弟妹妹做给他的东西为什么要存着积灰,要是辰辰也……辰辰,是谁?谁啊?又是模糊的回忆。

  “怎么了?”

  “不,我想睡了。”

  在梦里,她看见了一段不该被忘记,但也被迫忘记的往事。

  不知怎的,亦韵雪不再记得那之后的事情,醒来,已经是早晨,身上披着被子,睡在床的最里面,外面是一个大大的毛绒玩偶,脚底还有着很高的一层被子,安全感满满。

  被子外层还有一点点不属于自己的温度,荣焕耀,他守了自己一个夜晚。现在又失去了踪影。

  “!”人呢?

  亦韵雪一个翻身就从毛绒包围中挣脱了出来,在她起来之后,床上的玩偶依旧姿势如初。

  空空的,一览无遗的房间,那个人的踪影和味道正在急速消失。

  “荣焕耀!!”

  她发誓这绝对是可以和当初并列的哀嚎。都是一样的,睡完一觉,什么都好像是消失了。

  “我在这!怎么了!!??什么让你那么大喊?”

  惊惶无措的少年正端着早饭慌张的站立在门口,米粒和汤汁都撒在了衣服的正中央,可想他是突然小跑了一阵。

  虽然知道这间屋子很安全,但他还是跑了起来。

  “……太好了。你还在。”

  “对对,都在这里,啥都别怕啊。”

  就去拿个早餐的时间就出这档子事,他精神都快衰弱了好嘛!

  好不容易才提起劲去做了个饭,这下好了,去洗衣服吧。

  “吃点饭吧,别让你觉得我连火都不会开……你,干嘛?”

  有时候真的是出乎意料的事情就发生在一瞬,白臂环抱着他的腰,很明显有人靠在了他的后背,紧紧的,连脸都埋了进去。呼吸着属于着他的气息和味道。

  亦韵雪发现自己离不开了,真的要离不开了。明明知道自己必须舍弃才可能不被抓住把柄。

  进入她心里的人,在这之前,都死了。都是不知道为什么就得逃跑,不知道为什么就会背锅,就好像自己永远在局面外。而且毫无疑问,大家都选择了保护她,所以她才会带着这条命,这条已经是别人的命走下来。

  这还是头一次,她想要用好这条命。就怕,想用的时候已经来不及。

  “没关系的,没关系的,你不要慌。饭还热着呢~先来吃点?你不是挺喜欢的吗?眼睛闪亮亮的~”

  长舒口气,他也知道背后的人有多紧张,紧张到勒着他的骨头都疼了。真不愧是职业刺客的后人,会用巧力气。

  四姨也会这么危险的招式么……

  时间还是安静的流过了,一点都没有影响到两人的心里种种。

  最后,还是放开了。粥也凉了。

  仅仅只是依存这一会儿,就足够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